5000一晚的野奢酒店,中产不买账了

文章来源: 新周刊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448 次)

因为缺乏统一标准和管理,“野奢”的概念弹性极大,唯一不变的似乎只有高价标签。如何让游客以最简单的方式(只需掏钱)享受野外,是野奢酒店最本质的课题。

作者 | 阿祯

在上万亩的深林中醒来,推开窗户即是可以沐浴朝阳的大露台。夜间在私人汤池中与星空对酌,白天则坐享山林静谧。

这样“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理想化体验,是多少城市人向往的生活?

(图/图虫创意)

《向往的生活》迎来最终季,回望过去6季节目中,或绿林环绕,或面朝大海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着实对观众产生了不小的吸引力。

(图/《向往的生活》)

荧屏之外,主打“归园田居”的野奢酒店如雨后春笋般涌出。除了山景外,海景、沙漠,甚至乡村田园都能造就一家野奢酒店。

但回到现实中,野奢酒店往往成了中产、网红的“收割机”,那些遍布乡野的“向往的生活”也都成了一次性体验

凡是体验过一次的人,都不愿再去。

山间野奢,中产的世外桃源?

何谓野奢?目前,国内酒店行业尚未形成统一的评判标准和衡量准则。

单从字面上理解,“野”代表着自然,酒店建在山野、田园中,未经修饰的自然景观构成了酒店外观的一部分,入住的游客可以尽情享受大自然带来的种种乐趣。

“奢”则是对酒店的要求,无论是内外装潢还是餐饮、服务,都应该达到不输于高档酒店(四星级以上)的水准。

位于冲绳岛北部的树屋Aero House房屋内部。(图/Treeful官网)

谁说想要亲近自然,就一定要风餐露宿?推开野奢酒店的大门,才知道门外是质朴的山野风光,门内是一应俱全的豪华设施。

可以说,野奢酒店的存在,填补了野外露营与城市CBD里传统高档酒店之间的空白。

与装潢、服务成正比的,则是酒店的价格及度假成本。“野奢”虽然没有明确的认证标识,但订房价格已然自动划出了一道它们与普通民宿的分水岭。

大多数的野奢酒店,都定价高昂,部分只接受在公众号预订房间。(图/公众号截图)

除却房费,想要体验野奢一夜,比起入住热门景点的传统酒店,旅客的时间成本和交通成本都大大上涨。

为了追求“够野”,大部分野奢酒店都建在风景优美的山林深处,交通极为不便。有没有车,甚至驾驶水平如何,都在无形中成为了第一道入住门槛。

以青城山老牌野奢酒店“坐忘森林”为例,虽然宣传上将定位模糊为青城山,但实际深藏在青城山景区外延绵的山林中,不止一位自驾前往的游客曾通过某书表示,在山中迷路。

坐忘森林民宿,是青城山上修建较早、价格较高的野奢酒店。

但正是这动辄几千上万的房费和一道道入住门槛,在美丽的风景之外,为入住野奢的人带来了隐秘快感。享受野奢成为一张社交圈里低调又昂贵的展示标签。

正因如此,野奢酒店也被视为中产人群的“快乐老家”。大大区别于城市中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不易抵达的百亩森林构成了中产朋友圈里的“新奢侈”度假景观。

农家乐PLUS,有野无奢

在“野奢酒店”的概念尚未泛滥时,莫干山里的民宿曾创造了酒店拉动当地旅游的神话。山林间的独栋别墅,盛下了一个个“诗与远方”的田园梦。

设计师们倾力打造的乡野居所,成了后来者争相模仿的对象。山、水、落地窗、入户汤池带着或禅意或极简的装修风格,闯入全国各地。

莫干山,因山间民宿生意而全球闻名的浙江小镇。(图/视觉中国)

但“野奢”讲究的从来是因地制宜,而非模板化、流水线般的批量式生产。它任由钢筋水泥搭建的建筑,突兀地散落在自然生态中。

位于安徽省齐云山的自由家黄山齐云树屋世界,曾卖出3000多元一晚的高价。飞机、飞碟等形状的树屋在航拍镜头下充满了童话风情,整片山林几乎都被树屋承包。

但在营业不足5年时,树屋世界黯然关闭。根据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政府官网公示显示,该营地46栋别墅在违建别墅清查整治之列,依法予以没收处置。

营业期间的自由家黄山齐云营地树屋世界。(图/飞猪)

违规修建的房屋、农家乐式的服务都会将消费者拉回尴尬的现实。因为缺乏统一标准和管理,“野奢”的概念弹性极大,唯一不变的似乎只有高价标签。而“有野无奢”也渐渐成为了国内旅客对野奢酒店的共同认知。

如何让游客以最简单的方式(只需掏钱)享受野外,是野奢酒店最本质的课题。

修建在澳大利亚圣诞岛西部海崖的Swell Lodge旅馆,选择使用太阳能供电,房间内的物品也多为可降解的环保材料。

修建于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内的老牌野奢酒店Singita,则为游客安排了能欣赏到野生动物迁徙这种宏大场景的项目。

位于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Singita酒店。(图/ins截图)

生态保护在地项目体验也应当是野奢酒店运营的重中之重。

向往的生活还是荒野求生

野奢酒店,本应是一个既能追求避世感,又能享受豪华服务的理想居所。

但关于野奢酒店的入住体验却褒贬不一,主要围绕着卫生、安全、服务等问题。社交媒体上卸下网红滤镜的野奢酒店,犹如裸奔。

即便贵价如高档酒店品牌的“安缦”,也依旧出现了各种问题。(图/小红书截图)

首先在选址布局上,如前文所说,大多数野奢酒店恨不能将自己“藏”进深山。

自驾的旅客从办理入住前就开始在七绕八拐的山道上,开启了“荒野求生”模式。定位不准、走错岔路等,都有可能让不熟悉山路的旅客被困山中。

而对于没有私家车的旅客来说,偏僻的野奢酒店如果不能提供接送服务,出行就只能依赖于本地私人拼车、包车,成为任人宰割的“肥羊”。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旅游宣传途径和大众旅游消费观念的变化,野奢酒店的服务对象不再只是自驾出行的中产人群。

铺满社交媒体的精修图片,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而一些年轻人,无论是出于“躲”进深山休假的需要,还是追求拍照出片等直观原因,也愿意为了入住野奢酒店而“一掷千金”。

更方便图片展示的某书,是野奢酒店的重要宣传阵地,部分酒店甚至可以一键订房。(图/小红书截图)

但显然,即便花高价也很难买来与价格匹配的入住体验。配套不完善、装修徒有其表等一系列问题,给旅客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甚至因其偏僻的地理位置,一度让山间野奢成了山间鬼屋

曾入住过某野奢酒店的唐小姐就表示,花高价买回的可能不是“向往的生活”,而是“荒野求生”。

将“向往的生活”玩成“荒野求生”的情况,在野奢酒店体验中并不少见。(图/大众点评截图)

订房前,从酒店提供的外观图来看,似乎是独享整片风景。但真正到了目的地,才发现自己也不过是自建房群里的一栋。

野奢也好,民宿也罢,最后都挤在了镇上为数不多的几家餐厅里,平等地拼桌、等位一条龙。

部分野奢酒店虽然提供单独收费的三餐和体验项目,但远超当地甚至一线城市的标价颇有种强买强卖的味道。至于游玩项目,也大多走的是山林漫步、田间耕作、书法、陶艺等千篇一律的“禅意”风。

因为酒店定位如此,所以消费一般都不算便宜。(图/公众号截图)

“要想彻底沉静实在太难,打发时间的最好办法,还是打开随身携带的电脑在山里办公。”

可能这才是最真实的野奢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