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尚巨头Shein雇佣美国前副总统之子做“这事”

文章来源: VOA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3011 次)

备受美国年轻消费者喜爱的中国电商Shein从去年起已经在美国花费超过50万美元进行政治游说。过去几年里,这家迅速成长的国际快时尚公司因其缺乏透明度的劳工状况和有争议的商业行为遭到了美国国会议员和活动人士的批评。

在美国,私人企业可以合法地通过雇佣游说人和游说公司,对联邦及地方的立法与行政部门进行游说。美国国会的公开记录和追踪游说活动的网站“公开秘密”的统计显示,Shein目前雇佣的八名游说人均有过美国政府工作的背景。

这八人分别来自于两家游说公司。其中一家是美国游说界的重量级公司Akin Gump。而另一家公司HHQ尽管规模较小、成立时间短,但其合伙人本杰明·奎尔(Benjamin Quayle)是美国老布什政府时期的副总统丹·奎尔(Dan Quayle)的儿子。本杰明·奎尔本人也亲自为Shein进行游说。

尽管在中国国内默默无闻,但过去几年里,成立于中国南京的快时尚电商Shein的商业规模在全世界快速增长。以销售廉价时尚服饰为主的Shein受到了各国年轻消费者的青睐。

彭博(Bloomberg)的分析显示,Shein已经成为了美国快时尚市场占比最大的公司。去年,Shein的估价达到了1000亿美元,高于其他两个国际快时尚巨头H&M和Zara估价的总和。今年年初,金融时报报道的称,这一估价数字降低到了640亿。

华尔街日报上周报道,除了销售自己的服饰外,Shein正计划为其他商家提供平台,模仿美国亚马逊的销售模式。

Shein已经在2022年将公司总部从中国迁到了新加坡。

不过,Shein的负面新闻为也层出不穷。该公司不仅被卷入了抄袭设计的丑闻,还被英国媒体“第四频道”(Channel4)曝出工厂员工被迫超长时间工作和受到的其他严苛待遇。Shein承认了该报道内容,并表示内部调查发现有两家供应商的工作环境是“不可接受的”。

此外,一些美国国会议员担心Shein的产品使用了来自中国新疆地区出产的棉花。这些棉花被认为是维吾尔人强迫劳动的产物。Shein否认了使用强迫劳动产品的指称,表示该公司在新疆地区没有供应商,对强迫劳动的态度是“零容忍”。

Shein经营的快时尚本身也是一个受到越来越多批评的领域。环保人士和研究人员都指出,廉价生产大量不耐穿、很快过季的时尚服饰会对生态环境造成极大伤害。

“无论是像Shein这样的外国企业还是外国政府,当他们看到批评的声音开始增多时,他们便会主动出击,试图确保国会不会对此采取任何行动,试图确保国会或者整个美国政府不会采取任何影响他们商业利益的行动,”美国昆西国家事务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研究政治游说和外国影响的研究员本·弗里曼(Ben Freeman)告诉美国之音。

“他们会愿意花费数百万美元来保护他们的数十亿美元,”他说。

Shein没有就美国之音的问询做出回复。

雇佣前副总统之子

美国国会的公开记录显示,重量级游说公司Akin Gump去年9月1日注册成为了Shein在美国的游说代表。根据网站“公开秘密”的统计,成立于1945年的Akin Gump是去年年收入第二高的美国游说公司。他们的客户包括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UPS)、亚马逊、惠普、辉瑞、易趣等。除了Shein,中国的中兴和小米也是Akin Gump的客户。

记录显示,Akin Gump的五名游说人代表Shein对美国国会众参两院都开展了游说活动。游说的议题包括“影响衣帽行业和电子零售商”的立法和监管事务。

Shein雇佣的另一家游说公司HHQ (Hobart Hallaway & Quayle Ventures)规模较小,成立于2014年。HHQ的游说人同样就“影响衣帽行业和电子零售商”的立法和监管事务对国会两院进行了游说。但此外,HHQ的游说议题还包括讲解“有关Shein在美国的的存在、运营脚印和经济影响”。

根据Akin Gump和HHQ签署于2023年第一季度的游说公开文件,目前为Shein游说的八名游说人均有过在联邦政府工作的经验,其中多位游说人曾为国会议员工作。他们当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本杰明·奎尔。

奎尔曾经在2011至2013年间担任过一届亚利桑那州的联邦众议员。他的父亲丹·奎尔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美国副总统。

另外,本杰明·奎尔的兄弟塔克·奎尔(Tucker Quayle)有着深厚的中国商业背景。根据一篇他的生平介绍,塔克在中国工作了20多年,精通汉语普通话。直到五年前“中国的政治变化使得在那里做生意越来越难”,他才结束了相关领域的工作。他目前生活在亚利桑那州。

外国游说专家弗里曼告诉美国之音,像本杰明·奎尔这样的游说人对Shein来说非常重要。

“不是所有的游说人都是生而平等的,”他说,“本·奎尔很特别,他本人是前国会议员,也是一位前总统之子。他的姓氏在政坛里是有名的。本·奎尔能够比其他一般的游说人打开更多扇门。”

尽管Akin Gump比HHQ要资深得多,但记录显示,Shein今年第一季度只支付了Akin Gump的五名游说人总共9万美元,却支付了包括奎尔在内的HHQ的三名游说人14万美元。

“说到底,他们每年花费50多万美元聘用他的公司,”弗里曼说,“我相信,本·奎尔的服务是物有所值。”

“关闭Shein”

在Shein花费数十万美元为自己在华盛顿游说的同时,一个反对Shein的组织也在采取类似行动。

“关闭Shein”(Shut Down Shein)今年3月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根据该组织在网站上的介绍,“关闭Shein”是“一个由志同道合的个人和企业组成的日益壮大的联盟,致力于提高人们对SHEIN的危险和应受谴责的行为的认识。”

“关闭Shein”将Shein使用强制劳动生产的棉花和收集美国用户数据的指控列为该公司对美国“威胁”的主要方式。

2018年,3900万Shein用户的数据被窃取。由于没能妥善处理这一泄露事件,并谎报了数据泄露的严重程度,Shein的母公司Zoetop被纽约州处以190万美元的罚款。

“关闭Shein”的执行主任查平·非(Chapin Fay)告诉美国之音,该组织的首要目标是要求Shein证明自己没有使用来自强制劳动的棉花。

“我们希望他们能够接受其他所有想在美国做生意的、守法的国际以及国内企业都接受的监管系统,”他说,“详细地讲,直到他们至少回答了这些问题,否则Shein的上市程序不能推进。”

路透社上周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称,Shein正在和三家投资银行商谈,为在美国上市做准备。

查平·非没有透露“关闭Shein”背后的个人和企业的身份。他表示会在“合适的时候”公布这一信息。

“关闭Shein”雇用了游说公司Actum在华盛顿进行游说。事实上,非本人就是Actum的管理主任。

国会记录显示,“关闭Shein”在2023年第一季度支付了Actum 3万美元,就“外国公司监管”和“不公平的劳动行为”对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进行了游说。

从游说的角度说,昆西国家事务研究所的弗里曼不看好“关闭Shein”的胜算。

“Actum在游说领域是一个小公司,中等规模。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带来很大的影响力,” 他表示。“如果你把他们与Akin Gump和本·奎尔相比,Actum的游说能力肯定无法与之抗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