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结束访华行 在中国成焦点

文章来源: 德国之声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667 次)

美国企业家马斯克在中国的访问,获得了官方的高规格接待和民间的热烈欢迎,这与中美地缘政治和特斯拉的市场有什么关系?专家怎么看?

推特与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马斯克(Elon Musk)週四(6月1日)结束了行程满档的铁人式中国访问。除了与中国外长秦刚会面外,马斯克也会晤了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和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金壮龙,全程受到中方高规格接待,成为媒体焦点。

根据中国官媒释出的消息,马斯克週二(5月30日)在与中国外长秦刚会面时表示,他反对与中国脱钩。

隔日(31日),王文涛会见马斯克;据新华社报道,王文涛称中美经济深度融合,双方应在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原则指引下,加强经贸对话与合作;马斯克则赞扬中国发展的“活力和潜力”,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愿继续深化互利合作。

马斯克也在31日会见了金壮龙,双方就中美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等议题交换意见,当日晚间还与中国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共进晚餐。

特斯拉没有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请求,马斯克本人也未向媒体透露具体的谈话内容,因此目前外界对于他与中国官员的对谈细节所知甚少。

路透社指出, 马斯克本週的中国之行,备受中国网友关注;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称他为“先驱”、“马哥”和“全球偶像”。有用户评论道:“马斯克真是太棒了,要是中国能有马斯克这样的人就好了。”

先前,苹果公司总裁库克(Tim Cook)3月曾访问中国,摩根大通的首席执行官戴蒙(Jamie Dimon)和星巴克的行政总裁拉西姆汉(Laxman Narasimhan)本週也在中国访问;与其他美国企业家相比,马斯克访华更受瞩目。

然而,虽然在中国媒体成为焦点,但在推特上马斯克似乎一改平时高调作风,至本文截稿前,都并未在自己的推特上发表任何与中国行有关的内容。

参访中国特斯拉工厂

除了会见中国官员,马斯克週三晚间还参访了特斯拉在上海的电动车工厂;路透社指出,他在当地受到数百位员工欢迎。

“非常有意义的一天!”特斯拉驻中国公共事务负责人陶琳(Grace Tao)在附有照片的微博文章中说道。

马斯克此行是自2020年初参观特斯拉上海工厂以来首次访华。特斯拉2019年在上海兴建超级工厂,是该公司旗下生产力最高的汽车制造厂。今年4月9日,特斯拉在推特宣布,将在上海开设储能工厂,这将是特斯拉在上海的第2座工厂。

针对特斯拉未来在中国的前景,中国华东師范大学企业管理系副教授陈弘信向DW指出,特斯拉在美国和德国的生产规模已比在中国小,提升生产规模的速度也比上海工厂慢;特斯拉在中国今年的交车目标已达100万辆,且中国制造的特斯拉售价比美国制造的价格低。

不过,特斯拉目前正面臨许多问题,包括在中国市场需求疲软之际,与中国汽车制造商的竞争不断加剧。

陈弘信认为,中国目前整体汽车市场正在往下坡,但新能源汽车销售表现还是不错。 由于中国第六代国家环保標准将在7月1日上路,随著环保標准提高,中国汽油车市场的销售将会受到严重冲击.因此外界仍相对看好电动车市场。

学者:释出中国欢迎外资信号

陈弘信向DW表示,马斯克访华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在此时极力邀请,代表其正在释放信号,希望澄清近期中国经济不佳的说法。“中国政府做的每件事情都有它的意义,”他说。

中国广西大学梧州学院台籍特聘教授王立本告诉DW,最近这4年外资不断从中国外移,“很多指标性的大厂都撤退了” ,这固然是新冠疫情的缘故,但是跟2018年之后的中美贸易战也有很大的关系。

王立本解读,马斯克这次的访问,等于是在向外界宣告,这些状况有可能会结束,“他来到中国,如果能够有指标性的加码投资,那么对于未来再度吸引外资很有帮助”。

陈弘信则指出,马斯克等西方企业家,不断释出不能与中国脱钩的论点,这对他们自己公司和中国来说都具有意义,因为中国拥有庞大的市场。

“脱钩的结果只是逼中国自己去做(这个产业),甚至于万一越做越好,中国还可以去国外收购。”陈弘信认为,对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而言,美国的制裁政策“不一定是对的方法” 。

欧美商界对中国仍有疑虑

相对于马斯克和部分欧美商界人士积极重回中国市场,许多外商和政界人士仍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存有疑虑。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有些外商企业的高阶主管发现,中国现在是一个更加复杂的商业环境,其特点包含对国际谘询公司的打击、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不确定的投资前景。

这样的不确定性,导致一些公司不愿向中国投入更多资金。英国商会上个月一项调查显示,有70%的企业表示,他们对在中国进行长期投资的决定采取“观望”态度。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EIU)全球贸易负责人马志昂(Nick Marro)表示,由于中国最近才结束严格的防疫政策,商业信心“已经相对脆弱”。

“最近对信息提供者的打击加剧了这种不确定性”,马志昂告诉CNN。“公司越来越不确定政府的红线在哪里,以及他们需要采取什么措施来避免触犯监管机构”。

彭博社报道,中国美国商会会长何迈可(Michael Hart)上个月曾表示,美国商界害怕成为北京的下一个目标。“不管政府的意图如何,这就是(我们)收到的信息”,他说。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吴木銮(Alfred Wu)则表示, “中国政府正试图在安全与发展之间找到平衡点,但这将很难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