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氚防废水 防氨防废气 “民气”猛排超标了!

文章来源: 邱开冒的文学城博客一丘万壑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455 次)

民气可用,但要达标排放

来源: 邱开冒的文学城博客一丘万壑,点此阅读>>

慈禧太后比武则天更伟大,同为牝鸡司晨女主临朝,慈禧没有篡位之名却把持权柄至终,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慈禧面临千年未有之变局,其探索之艰辛非传统王朝所能比拟。

对待草民,历代王朝有传统的驭民六术:弱民、贫民、疲民、辱民、愚民、虐民。目的是榨取民脂民膏以固江山。这是统治心法非常6+2。但到了慈禧,却有技术创新——民气可用。

历代朝廷为了强调合法性,总标榜自己“得民心者得天下”,其实是“得天下者得民心”,是“枪头子里面出政权”,在刀枪之下,哪个草民敢耍歪心眼子?草民只是辗转于“做稳奴隶”和“做不稳奴隶”之间,一旦做稳奴隶,自然奉献民脂民膏和民心。历代朝廷面对内变和外寇入侵,或胜或亡,只是换了民脂民膏的下单人,民心只跟着胜者走,正所谓“驿动的心”,从来没有“民气”这个选项。盗马贼啥时候操心过马心马脾气?“民气”在起义军和异族武士的铁蹄下,屁都不是。

到了慈禧把持朝廷权柄时,遇上了千年未有之外寇——洋人。这群外寇不思进取,对满清的花花江山没有取而代之的意思,一门心思做生意赚钱。英法联军都占领北京了,还跟晋惠帝一个思路,打听哪是公家的哪是私人的,把皇上的私家园林圆明园烧掠泄愤,却放过“公家”的紫禁城,然后就等着签条约退兵。这下可把恭亲王给震撼了:他们明明可以“奉天承运”“吊民伐罪”逼满清皇室集体上吊,却签个条约弄俩钱就撤了?帮着英法联军竖梯子攻打城墙又配合抢劫圆明园的大清草民,本以为要改朝换代做稳新一轮的奴隶了,若是“驱除鞑虏”让汉人自己组成新朝廷,哪有后来孙中山的嘛事?谁知道洋人谈判妥了拿钱就走,让草民心里空落落的,始乱终弃啊。看着洋人这么没追求,熟读《三国演义》的草民感觉他们是扶不起的阿斗,“望之不似人君”,还是跟着爱新觉罗家混的命。

以后又发现洋人很好欺负,惹急了也只跟官府耍脾气,拿草民没太有办法。于是就出现了“百姓、洋人、官”的说法,取代了“剪子石头布”,意思是洋人怕百姓,百姓怕官,官怕洋人,相生相克,不亦乐乎。这也算民间版的“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以前的金人、满人、蒙古人也是“蛮夷”或“洋人”,哪个汉人老百姓活腻了敢惹他们?而到了晚清,竟然出现了“百姓、洋人、官”的千年未有之新算法。

慈禧太后迷糊于“百姓、洋人、官”新算法,把“洋人怕百姓”扩大化,用义和团“扶清灭洋”,就有了“民气可用”的理论“创新”。

过去的朝廷只榨取民脂民膏做养料,没想到要从“民心”“民气”里提炼营养。肺主气,民心、民肺是属下水系列,从“民气”来提取正能量,慈禧是开创者。在宪政社会,民意很重要。在皇权专制社会,民意只不过是“民臆”,所谓“民气”只不过是专制发动机排放的尾气而已,对慈禧太后来说就是个屁,放不放取决于太后的消化系统。在庚子年间,太后必须放出这个响屁才舒服,于是,便有了“民气可用”。可悲的是,义和团大师兄们还不知道自己通过肠道被排出的屁命运。

老佛爷是气宗的鼻祖,想以气御敌,无奈气不沉丹田,满身游走,排气不通畅反被气反噬,被屁熏晕了头。在西狩途中终于明白过来了,下令剿灭义和团,清除废气污染。

庚子赔款后,美国人觉着应该在文化教育上帮助中国摆脱愚昧理顺“民气”,以免“废气”超标排放害人害己,于是退回部分庚款办清华、办医院,想从精神和肉体上提供帮助。当然喽,咱并不欠美帝的情,教科书里说这是美帝文化侵略中国的阴谋。

老佛爷开创了以气御敌的气宗后,气宗代有高手行走于庙堂、江湖,每当上峰大佬胸闷气短时,气宗高手们就猛排“民气”,神州大地飘浮着浓重的氨味儿。

这几天,日本福岛核电站排放处理过的核废水,国际原子能机构现场检测,国际社会认为是安全排放。大国有担忧也是应该的,但要积极行动,应邀派出自己的专业人员去检测,用科学检测的数据反对才更有力量嘛。结果,不理睬日方的检测邀请,不回应自己核电站排放的含氚量超过福岛核废水的质疑,只是坚决反对。发言人说“若安全就没必要排入大海,不安全更不能排入大海”,反正就是不许排放。那自己的核废水安全也不排入大海吗?全世界的安全核废水都能排入大海,唯独不许日本福岛排,这得多大气性才说的气话呀?

随着气宗高手用“气”,“民气”也超标排放了,喊核平的喊打倒的群“气”激昂。民气可用,但含氨量要限制在安全嗅觉范围内,就像核废水的含氚量要达到安全饮用水标准一样。日本核废水排放导致中土民气大排放,一个是废水一个是废气,都要进行处理达标排放才是。没有净化处理的“民气”是一种有害废气,对环境和身心的危害不亚于核辐射吧。

既要防氚防废水,也要防氨防废气,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2023.8.29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