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英汪峰将如何收场?把刀郎当做草根是种误解?

文章来源: 娱鉴viewpoint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932 次)
十多年来,人们认领刀郎作为草根代言人,通过对他受排挤受打压的叙事,抒发自己的愤懑。而对于众矢之的那英而言,被变相地打为门阀、垄断操纵乐坛、打压新人草根,确实是非常重的罪名,但如果她一直不表态,这件事情归根结底撑持不了多久。

截至目前,那英的微博评论区前去“观光”、“打卡”的网友已经突破720万,且仍无收手迹象。同样被冲的还有杨坤、高晓松、汪峰等人,网友们在老几位的社交媒体账号下组团、发车、巡回,形成了一个互联网语言奇观,而这一切皆因歌手刀郎沉寂多年突然发布的新专辑里一首《罗刹海市》。

这首以西北花儿结构、网络神曲曲风、喊麦歌词为综合体的新歌,为什么能突然炸翻华语乐坛,各路人马努力解读试图不让它成为一个谜:

于是,有钩沉派扒烂刀郎的年表谱系,找出来他与那英等人与刀郎的往事纠葛,2010年,网络评选“最具影响力十大歌手”,刀郎带着他极具洗脑功能的金曲赫然名列榜单,遭到了身为评委的那英的强烈反对。那英当年的反对,站在了华语音乐、艺术审美的高位上,不但定性刀郎“不具备审美观点”,而且直接将大众听者放到了对立面,认为市场销量推热了下里巴人的东西,影响了音乐的阳春白雪。

网友对《罗刹海市》的歌词解读

有文本细读派,从《罗刹海市》一些呓语+一些又鸟鸡马户驴的俚语(粗话)+一些“生儿维特根斯坦”式突兀迥绝的歌词里,找出了一句“未曾开言先转腚”(编者注:以上引用均为刀郎歌词),立刻与某热门综艺节目中经典环节的规定动作形成互文,使得战火从那英扩大化到杨坤汪峰高晓松,继而又扩大化到整个华语乐坛曾经并至今仍具有“音帝”、“乐霸”地位,掌握着资源、话语权的权威人士们,继而再扩大化到草根边缘or主流共同体之争。

当然,更有一些派别,借刀郎之词浇各种块垒,牵扯到一些其他议题上(然后开始卖书或者卖课的),属于借题发挥,暂且不谈。

那英,受伤了吗?

不难看出,事实上,无论哪一派的解读都属于借题发挥,因为这首《罗刹海市》从立意到歌词到音乐呈现,主打就是一个隐晦,它的曲风越粗狂、歌词越烈,表意越含沙射影、绵里藏针、虚与委蛇、指桑骂槐,立意其实就越“空”,它不但试图结合民族的与世界的,甚至试图学贯中西,给古典文学生们贡献了“罗刹国”这个意象的同时,还给西方哲学生们顺便贡献了一句“维特根斯坦”词条以供撰文。这般内涵、那般讽刺,其实最有可能是因为原文大抵就没有确定性的内涵;换句话说,这可能正是音乐艺术的“多义性”,而这份多义性撑起的空间,则是网络舆论最容易发酵出上述奇观的所在

《罗刹海市》的晦涩歌词

千万量级的浏览评论,发生在华语音乐这种略显式微的领地,实属大事件,以至于,细看网友评论并没有污言秽语,没有人身攻击,甚至一些揣测和猜疑也比较隐晦,谈不上太多造谣传谣。但只是这个量级本身,就足以构成某种形式的网络压力,与网络暴力实属一墙之隔。

有网友列文虎克,索隐出,当年那英说“听刀郎的都是农民”,属于断章取义,在这个层面上,若以那英说过“听刀郎的都是农民”,论证那英不但歧视刀郎而且歧视农民,以此发动对那英的网暴,在当下的言论环境里,那英真的有可能吃不了兜着走。业界,有律师已经指出,那姐需要法律援助可以联系自己,并分析了拿起法律武器抵制网络谣言和暴力的可能性:网友强行解读,如果涉及对那英名誉的侵犯,解读字眼有对那英的侮辱诽谤,且对那英的社会评价造成了一定范围的影响,解读网友将承担侵犯名誉权的责任,影响范围巨大、情节严重还将承担侮辱诽谤罪的刑事责任。

那英短视频账号评论区被“攻陷”

只不过,根据娱乐圈的公关经验,从哪个角度那英都很难接这个话头,大姐大如她,不一定受舆情言论影响而产生内耗,但不管怎样,被变相地打为门阀、垄断操纵乐坛、打压新人草根,确实是非常重的罪名,尤其是在各种威权摇摇欲坠的当下。

刀郎,草根过吗?

刀郎这张新专、首当其冲这首《罗刹海市》,根据刀郎、经纪人、好友的一些回应称,是被动成为了网友发动语言洪水的推动力,一些针砭时弊或者横扫乐坛的企图,经纪人称,创作初衷并无此意,而好友也表示,刀郎本人“不可能写歌骂人,空闲时候都在读书”,直接否定了他要来炸街或者复仇的动机,表示,我们是文化人——我们不是草莽——我们不与主流为敌——我们不为草根出头。

扒过刀郎历史的人应该看得出,刀郎其实根本不草根。2005年的一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红遍大江南北,传唱度之高,当时少有人可以匹敌。2010年的“音乐风云榜十年庆典”,也就是那英作为华语乐坛的大姐大担任评委主席之职的那一届,在选出的2000年-2010年最具影响力的10位歌手里,论歌曲传唱度,刀郎碾压全场,论专辑销量,刀郎更是绝对NO.1。几年后,万达王健林亲自演绎刀郎的《西海情歌》。2008年,刀郎为北京奥运会写了《荣誉》《就是现在》等歌曲,也受邀参与主题曲《北京欢迎你》的演唱。这份履历,放在华语乐坛,论名论利,跟草根真的没有半毛钱关系。

刀郎(资料图)

文艺圈此前当然有过出身论,汪峰、高晓松等学院派,事实上跟那英、杨坤这种流行乐市场派,已然不属于一个阶层,只不过在面对2000年后的华语乐坛来势汹汹的新人、尤其是从创作到发行自我建构的网络歌曲新事物,不得不自动站为一队。但其实,尽管刀郎嗓音沧桑、曲风粗犷、歌词显白,但他的音乐人生,从发愿,即并非自觉选择草根歌手之路。在过往的采访中,刀郎事实上一遍遍解释道,自己是理想主义,追梦音乐而非娱乐圈。他的偶像是约翰·列侬,一个伟大的摇滚民谣歌手,他在金钱现实和音乐梦想之间毫不犹豫选择后者,他的创作过一段时间就需要严肃的退隐、思考和沉淀。

那可是2005年,网络歌曲制霸,如那英汪峰杨坤高晓松,事实上早已失去了能够垄断和控制流行音乐的地位。他们几个的言论,与其说是打压控制,不如说充满了话语权旁落的沮丧。

某种程度上来说,正如当下把刀郎推向一个针砭时弊的勇者、一个磨刀十年雪恨的忍者、一个扫清“四大恶人”的侠客、一个整顿乐坛的英雄的逻辑,本质上是网友意淫的逻辑一样:十多年来,认领刀郎作为草根代言人,通过对他受排挤受打压的叙事,抒发自己关于对现实各种不公、上升通道受阻的愤懑的逻辑,一样是网友想象的逻辑。

舆论,如何收场?

继杨坤回复赞同了网友评论“网暴四位大哥大姐的,刀郎骂的其实就是你”后,汪峰出面严肃认真地回应了,观点和表达都很持中守正,令人们看到一个有涵养的学院派真正的水平。汪峰表示,音乐和艺术不是也不应用于道德审判,表达和创作在没有主观侮辱或攻击他人的前提下都是自由的,他认可了刀郎发新专辑及其所代表的刀郎始终在钻研音乐、不愿离场这件事情,还给新专辑很严谨地打了93分,表示未来一起加油。

汪峰录制22分钟视频回应并评论

我们没有明确的舆情数据,可以看出刀郎新专辑事件从发生到发酵,到关键人物关键回应的关键节点,舆情声量的走势究竟如何,从意见人士提出观点,到网友分野站队,到其他杂音掺入,舆情的情绪态度、信噪比、旨归究竟如何。

预测一下,汪峰的这个表态之后,刀郎炸的这个大水花,差不多也该收场了。也许还会有人去那英账号评论区蹲着,要求她也表态,按照那英这几年很稳固也很得人心的耿直敢言人设,那英一直不表态,也可能引发一些微词、一些阴谋论、一些虚空的掐架,但那英一直不表态,这件事情归根结底会过去。2023年,华语乐坛的沉寂是常态,靠着十多年前莫须有的恩怨和八卦激起当下的水花,归根结底撑持不了多久。

那英早年评论刀郎音乐风格

也许,唯一重要的是,积淀多年的刀郎带着新专辑新作品强势回归,他会发现,在“恐龙扛狼扛狼扛”、“我没K”、“心在跳是爱情在燃烧”和“在小小的花园里面挖呀挖呀挖”的神曲世界里,在李荣浩开始唱起“你浅浅的微笑就像乌梅子酱”的乐坛,自己竟是那样的古板、老派、不合时宜。刀郎成了那个阳春白雪,一阵舆论的喧嚣过后,被解读为批判权威的那个刀郎也许终将站到那英汪峰杨坤高晓松的队列中去,转头批判世俗。

而当《罗刹海市》同样以借助短视频平台传播的方式造成轰动的那一刻起,事情的发展便朝着他不可控制的方向而去。“吉尼斯世界纪录”辟谣已经引发了部分网友逆反,也出现了对他鲜少进行舆论疏导的道德指摘。或许并非刀郎所愿,但被洪流裹挟,这在未来可能又会是一个“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