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比ChatGPT情商还高的AI 我可以和它聊三天三夜

文章来源: 爱范儿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5298 次)

狂拿考试高分让学生瑟瑟发抖,加入联网功能叫传统搜索战战兢兢,升级工作全家桶搞得打工人又悲又喜……

当「神通广大」式聊天机器人的赛道太拥挤,有人打算另辟蹊径。

前段时间,名为 Pi 的聊天机器人横空出世,它不卷论文、不写代码,也不直接提升生产力,数据停留在 2022 年 11 月,暂时只想和你好好聊天。

这或许是情商最高的 AI

Pi 这个名字,是对 personal intelligence(个人智能)的缩写。开发者想从名字就体现,Pi 是一款以用户个人为中心的产品:

Pi 优先考虑与人的对话,而其他 AI 则服务于生产力、搜索或回答问题。

所以,和 ChatGPT 不同,Pi 的评价标准应该是对话自不自然、情商够不够高等等。

Pi 的打招呼

登入官网聊天界面,高级感迎面而来。在跳动的光标后面输入文字,按下回车键发出问题,像是在淡黄信纸上和 Pi 相互写信。Pi 不太理解中文,最好还是用英文交流。

如果光盯着文字有些分神,你可以让 Pi 边打字边说话,有 4 种声音可供选择,但有时候说到语气词,它毫无感情地棒读,让人感觉特别出戏。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几个具体的例子。

我一上来就说心情不好,Pi 先是表示抱歉,然后问我是因为什么,我解释说因为没处理好人际关系,Pi 承认人际关系是一件难事,再让我举出具体的例子,最后教了我一些破冰的办法。

在几轮对话里,Pi 循循善诱地做了一次简单的心理疏导,尽管没有那么有用,但态度让人如沐春风。当我给了 ChatGPT 相同的开场白,它也问了我是因为什么,然后直接给出泛泛而谈的建议。

在机制设置上,采取提问式结尾、不断主动追问的 Pi 更有让人聊下去的欲望。

当我咨询 Pi 如何学习日语,它推荐了多邻国、Babbel、YouTube、电视剧电影等渠道,问我更喜欢哪种方法,在我选择了 YouTube 后,它推荐了几个真实的 YouTube 博主。

我选择了其中一个,Pi 再向我介绍这位博主的风格,建议我先看她的「基础日语」合集,从平假名、片假名,到句子结构、动词变位。说得倒挺好的,但它将合集名称和数量搞错了。

当我和 Pi 讨论棒球这项爱好,它能够准确地找出与棒球相关的作品,主动引导我讨论其中的角色,准确概括角色的特点,还可以举一反三,向我介绍现实里有名的棒球选手。

以上这些问题,Pi 处理得还不错,但在和它谈论观点时,Pi 的态度过于乐观。

我认为 AI 发展得太快了,让人有些焦虑,Pi 表示理解我的心情,但建议我尽量关注 AI 积极的一面。

我反驳了它,并且说到了「创造性毁灭」这个观点,工业革命大大提高了生产力,但马车夫也永远失业了。Pi 知道「创造性毁灭」来自熊彼得的经济发展理论,然后我们达成了共识,失业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谈到这里,我觉得话题有些沉重,Pi 也这么认为,决定给我讲个笑话:「鸡和吸血鬼有什么区别?鸡不会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严重怀疑它的灵感来自《暮光之城》的爱德华,Pi 的其他笑话也是这个水平,我的笑点还是比 AI 要高的。

聊了好几轮后可以发现,Pi 接话有种百试不爽的套路:

以「这种感觉可以理解」或者「我认为你说得很好」开头,然后以「你认为这是对的吗」或者「你对这件事情的某部分怎么看」结尾。

所以,虽然 Pi 总是鼓励你、肯定你,以问句结尾让你继续说下去,擅长给你思路而不是答案,但有时它的回复和引导方式完全在意料之中,让人失去了谈话的兴致,不痛不痒的 Pi 式鸡汤尤其令人敬谢不敏。

另外,Pi 并非对写代码、解数学题等实用向话题一窍不通, 只是发挥不如 ChatGPT 稳定,甚至戏台没搭好就已戏瘾大发。

我让 Pi 帮我用 Java 实现一个冒泡排序,它先介绍了什么是冒泡排序,问我跟不跟得上它的思路,我冷漠回应直接给出示例就好,然后让 ChatGPT 点评 Pi 的生成结果。

ChatGPT 表示,这段代码实现了冒泡排序算法的核心思想,但存在一个可能的错误。

至于数学能力,我考了 Pi 七八道入门水平的题,有时它压根不回答,说自己不会做算数和解方程式,甚至开始转移话题,有时它又能答出来,或者接受挑战却答错了,状态飘忽不定。

类似地,写论文提纲之类的事最好也交给 ChatGPT。

简而言之,Pi 对自己的认知很清楚:擅长引导话题、同理心强的聊天伙伴,主打你来我往的交互感。在 MBTI 体系下,如果不幸有个 i 人扎堆的房间,它应该是那个把场子炒热的 e 人。

不做通用人工智能的「名门」

现在的 Pi,只是 Inflection AI 研发的第一个版本,建立在他们内部的大语言模型之上,用的还不是最好的那个。

Inflection AI 成立于 2022 年初,是硅谷生成式 AI 热潮中最受关注的初创公司之一,部分原因是「出身名门」:

它由 DeepMind 联合创始人 Mustafa Suleyman 与领英联合创始人 Reid Hoffman 创办。作为首席科学家加入的 Karen Simonyan,也是 DeepMind 资深的前研究员。

Mustafa Suleyman.

Inflection AI 与OpenAI等其他 AI 公司相比,有个鲜明的不同:他们不痴迷于通用人工智能(AGI)。

我们相信,先进的应用人工智能(applied AI)是利用这些新技术优势的最安全方式。

接受《财富》杂志的采访时,Suleyman 没有自卖自夸,反而说了一堆 Pi 不能做到的事情:

它不生成代码,不写高中论文,不提供冗长列表,也不编写营销策略。有很多事情它不会做。我们没有为通用性而设计它,所以它受到更多限制,因此希望更安全一些。

他更愿意将 Pi 定义为「中立的倾听者」:

很多人只是想被倾听,需要一个工具反应他们所说的话,证明他们确实被听到了。

就目前的体验来看,Pi 在这方面做得确实不错。

一方面,和它聊天的渠道有很多,包括官网(heypi.com)、Instagram、Facebook、WhatsApp 等等。如果你注册了海外手机号,它会不时通过短信和你保持联系,存在感比移动版 ChatGPT 还强。

另一方面,Pi 记得住一百轮的对话,你和它聊得越久,它也就越了解你。

现在的 Pi 还是免费的,未来可能采取订阅等模式变现。

那么,Pi 将如何升级?构建个人数字助理,是 Inflection AI 的终极目标,他们对标的可能是钢铁侠的贾维斯,但听起来更像是高级版 Siri。

Pi 目前几乎只能对话,离终极目标还差十万八千里,但也只能一步步来。

Inflection AI 将在不久的未来更新模型,接入实时内容,让 Pi 分享链接、来源和新闻摘要,并获取用户的日历、电子邮件和其他文档,帮助管理用户的时间。Suleyman 指出:

我认为这就是 AI,一种集辅导、知己和顾问、数字个人助理于一体的新型事物。

与此同时,和其他聊天机器人一样,Pi 也可能生成错误的答案,Inflection AI 表示正在尽量减少它的「幻觉」。

对话是未来的界面

Suleyman 对 Inflection AI 的设想,源于这样一个核心问题:

什么才是一场精彩的对话?

最近,Suleyman 对传统搜索「判了死刑」,部分也是出于他对「对话」的理解:

我们所知道的互联网将发生根本性变化,「老派」搜索将在十年内消失。

传统的 Google 搜索使用 1980 年代的黄页对话,现在我们可以用流利的自然语言对话。

在他看来,传统的 Google 搜索,用一种针对广告优化的方式塑造了内容生产。

具体来说,当我们打开一个网页,文本被分解成子项目符号和子标题,并由广告分隔开来,为了找到有用的信息,我们在这个页面花费了 11 秒而不是 5 秒,被迫停留了更长时间。

这对 Google 来说像是高质量的内容,但我们想要的是简洁流畅的自然语言答案。

所以,Suleyman 认为传统搜索是一种非常痛苦的对话,生成式 AI 承担着他眼中互联网的未来。

在 Google 的最后一段时间,Suleyman 曾和同事们埋头于大语言模型 LaMDA,计划推出一款对话式、交互式产品,但无法说服 Google。

自立门户后,Suleyman 更坚定了自己的看法:无论有没有 Google,搜索体验都将演变为对话式和互动式。

Suleyman 甚至提出,接下来的几年,各行各业乃至每个人,都将拥有自己的 AI,但它们有着不同的使命,这也是他推出 Pi 的原因。

品牌 AI、网红 AI、非营利 AI……所有这些都将拥有与所有者一致的目标,也就是宣传某事、推销某事、说服你接受某事。

而作为个人,我们希望自己的 AI 符合我们的兴趣,这就是个人 AI,我们称为 Pi(个人智能)。我们正在以一种富有同理心的风格开始。

为什么字里行间将品牌 AI 等其他类型的 AI,与个人 AI 相比较?这就是 Inflection AI 专注个人 AI 的另一个原因了。

Suleyman 将社交媒体拿出来做反面例子。社交媒体促进了信息平权,也传播错误和放大仇恨。恰恰因为这些负面内容,平台赚得盆满钵满。

Facebook 的一项研究发现,人在愤怒的时候,会更积极地回帖、消费、点击广告。为这一切推波助澜的算法,背后也是 AI 在起作用。

但 Inflection AI 不想这样做,不愿将你的注意力作为商品。他们认为,AI 应该为人工作。

想象一个 AI,不是抓住你的注意力,而是帮助你表达和实现想法;不是标记肤浅的点击诱饵,而是帮助你深入理解你真正关心的主题……它的唯一使命是让你更快乐、更健康、更有生产力。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更倾向于将订阅而非广告作为盈利方式。听起来是一个天真的理想,但未来会不会变卦,只能交给时间了。

聊天机器人已经是一片红海。入局并不算早的 Suleyman,将 Inflection AI 定位为挑战者。

在大多数 AI 初创公司尽量将聊天机器人做大做强的时候,Inflection AI 先是讨论聊天机器人的有限之处,然后围绕「对话」规划出可能的未来,以异军突起的姿态在竞争中抢占了一席之地,让 AI 的个性化和对话能力成了一条独有的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