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顶维权”张女士与特斯拉“缠斗”的835天

文章来源: 海报新闻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030 次)

6 月 6 日上午,在延期近一个月后,特斯拉诉张女士(即在 2021 年上海车展站在车顶上维权的车主)名誉权纠纷案在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召开庭前会议。

截至上述庭前会议的召开,张女士与特斯拉已经 ” 缠斗 ” 了 835 天。

2021 年 2 月 21 日,张女士的父亲驾驶一辆特斯拉发生交通事故,张女士认为事故发生时车辆刹车存在失灵的情况。由此,张女士与特斯拉之间有来有回,开展了旷日持久的 ” 缠斗 “。

835 天里,张女士与特斯拉因名誉权纠纷、隐私纠纷等案由,三次(指三个案件,并非实际开庭次数)对簿公堂。复盘整个事件不难看出,这些案件始终是 ” 盘外招 “,就最核心的问题——事故发生时由张女士父亲驾驶的那辆特斯拉究竟存不存在刹车失灵,目前仍是一笔 ” 糊涂账 “。

835 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能讲的故事却有很多——

835 天里,特斯拉成为张女士生活的一部分,在张女士的社交媒体上,特斯拉永远是被提及最多的字眼。这期间张女士学习了许多汽车与法律的知识,现在的她谈论起汽车问题时已是头头是道。

835 天里,特斯拉 2022 年在海外的第二座超级工厂已经竣工投产,在产能不断扩大的同时,其交付量也不断攀高。2023 年一季度,特斯拉全球交付了超 42.2 万辆车辆,打破了特斯拉单季度的交付纪录。

但更宏大的故事由中国汽车厂商书写,这 835 天里,中国的汽车厂商在新能源的赛道里实现了弯道超车,2022 年比亚迪坐上了全球新能源车交付量的头把交椅。

张女士诉特斯拉、陶琳名誉权纠纷判决书

两起案件张女士一审败诉

2021 年 2 月 21 日下午 18 时左右,张女士一家四口出游返程时,发生交通事故,张女士的父亲表示,事故发生时刹车存在失灵的情况。

此后,张女士便与特斯拉就刹车是否失灵的问题,开始了旷日持久的 ” 缠斗 “。

2021 年上海国际车展期间,双方的 ” 冲突 ” 达到高潮。车展开幕日,张女士身穿印有 ” 特斯拉刹车失灵 ” 字样的白色 T 恤,爬上特斯拉展车车顶大喊 ” 特斯拉刹车失灵 “。

当天下午,特斯拉副总裁陶琳接受媒体采访作出回应,” 她的诉求我们不可能答应,因为诉求是不合理的 “;并明确表示:” 我们没有办法妥协。” 陶琳在接受采访时还暗指张女士的行为背后有团队在支撑,彼时,国内的一家造车新势力还被指卷入其中。

通过上述双方的一来一回,一个探寻刹车是否失灵的案件,又衍生出另外三起有关名誉权或隐私权的案件。

张女士认为陶琳在接受采访时暗指其维权行为受人指使,有专业团队策划等侵害了其名誉权,遂向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起诉特斯拉公司和副总裁陶琳。

此外,张女士还认为特斯拉将车架号、车辆事故发生前一分钟的行车数据配以文字说明公之于众,涉嫌侵害其个人隐私,并再次提起诉讼。

时隔两年,这两起案件的一审结果终于出炉。

根据相关民事判决书:” 特斯拉北京公司及其工作人员通过官方微博、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的‘团队’‘洗白’‘她只愿意高额赔偿’等内容,总体上是对双方沟通、协调过程中相关事实的叙述和对张女士诉求主张的回应,虽然措词不够严谨,但并未使用侮辱性言辞,也未刻意贬损、丑化张女士的人格,故不能认定侵犯名誉权。”

而对于个人信息保护纠纷案件,相关民事判决书显示:” 特斯拉公司针对张女士的质疑予以回应,其将包括车架号在内的案涉车辆事故发生前一分钟的车辆数据配以文字说明提供给市场监管报社,市场监管报社未做删改、未做主观评论予以公布,从该组数据及文字说明内容上看,仅是对相关数据做出了描述和说明,并不能关联到张某的个人私密信息。”

相关民事判决书还显示:” 关于张女士称特斯拉公司将不完整行车数据选择性公开恶意引导社会舆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对此张女士在社交媒体上回应称:” 会依法提起上诉!并且坚决维权到底!第一个回合而已,有时候输未必是真的输,赢也未必是真的赢!凌晨四点的天最黑,但是也最接近光明!”

特斯拉西安曲江展示中心

核心问题难解

今年 4 月 18 日,上海车展开幕,张女士再次来到车展现场,带了印有 ” 标语 ” 的白色 T 恤,不过 ” 标语 ” 已经从 ” 特斯拉失灵 ” 换为 ” 特斯拉交出完整数据 “。

但由于特斯拉未参加此次车展,最终张女士并没有在展会现场穿着上述白色 T 恤。

张女士表示,此次前往上海车展,最终目的还是搞清楚自己的车辆刹车是否存在失灵的情况,而直接诉求则是拿到车辆在事故前半小时完整的行车数据。

因为这一数据才是解决整个 ” 刹车失灵 ” 事件的关键和核心,不管是双方的名誉权还是隐私权纠纷,无一例外只是 ” 盘外招 “。

关于完整的行车数据,2021 年 4 月 21 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公告称,督促指导地方依法处理特斯拉车主维权事件;2021 年 4 月 22 日晚间,特斯拉中国公司发布了事故车辆发生事故前 30 分钟内的数据。2021 年 4 月 21 日,郑东新区市场监管局责令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 ( 郑州 ) 有限公司无条件向张女士提供该车发生事故前半小时完整行车数据。

但张女士表示,时至今日自己也未能拿到完整的数据。

张女士给记者提供的一张图片显示,自己收到的行车数据仅 11 项,而海外事故车主收到的数据却有 25 项,在数量上有着明显差距,但这两份行车数据都没有 ” 制动踏板位置 ” 这一项数据,而该项数据直接体现出到底踩没踩刹车,踩下力度如何等关键问题。

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除了数据,对智能汽车的检测和鉴定目前也是一个业界难题。

在张女士一案中,” 中国质量认证中心 ” 曾被指定为第三方检测机构,但该中心汽车部责任工程师郑晖曾对海报新闻明确表示 ” 检测不了 “,” 我们是认证机构不是检测机构,我们做不了检测。”(详见海报新闻此前报道《谁能检测特斯拉?》)

同济大学教授、汽车安全技术研究所所长朱西产 2022 年 11 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的权威第三方鉴定机构主要包括两类,一类是司法鉴定中心,另一类是国家级汽车检测中心,但是针对智能电动汽车的新问题,这些机构也难以做出专业的鉴定。

此外,还有不少机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可以为车辆进行硬件方面的检测,但如果是软件或系统存在问题,以机构现有技术不能保障检测出来。也有机构表示,如果车辆损毁严重,对硬件造成损坏,不能保证鉴定事故原因。

110 多万辆特斯拉被召回

特斯拉交出选择权

5 月 12 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发布的信息显示,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自 5 月 29 日起,召回生产日期在 2019 年 1 月 12 日至 2023 年 4 月 24 日期间的部分进口 Model S、Model X、Model 3 及国产 Model 3、Model Y 汽车,共计 1104622 辆。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方面指出,本次召回范围内的车辆,没有允许驾驶员选择能量回收制动策略;同时,对驾驶员长时间深度踩下加速踏板的情况可能没有提供足够提醒。以上因素叠加,可能增加长时间误踩加速踏板的概率,可能增加碰撞的风险,存在安全隐患。

2021 年 1 月,特斯拉在进行一次软件升级后,启用单踏板模式,这也被业内认为是可能导致车辆刹车失灵、车辆失控加速的重要原因之一。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分析认为,单踏板模式节能效果确实比较好,但如果用户不接受、不习惯或容易误操作。

美国交通部高速公路与运输安全管理局(NHTSA)此前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也显示,特斯拉汽车 246 起事故都是由 ” 踏板的错误使用 ” 导致的。

现在,特斯拉将选择权交还给用户。

事实上,除了面临监管上的挑战,835 天里,中国乃至全球新能源车的市场格局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斯拉正在被中国的厂商追赶。

2022 年,比亚迪以 187 万辆的交付量坐上全球新能源厂商的头把交椅。

据中国汽车工业联合会(CPCA)的数据,到 2022 年,中国电动和混合动力汽车的销量翻了一番,占所有汽车销量的四分之一以上,这代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领先的电动汽车市场。得益于中国政府对新能源汽车的支持,加上消费者日益增长的兴趣,中国汽车制造公司也得以主导国内市场。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报道,尽管特斯拉仍然是世界最大的电动汽车销售商,但中国品牌的知名度正在蓬勃发展。例如比亚迪,就是这一领域最突出的本土品牌之一。

不过特斯拉仍是全球最赚钱的新能源车企,财报数据显示,2022 年,特斯拉营收为 814.62 亿美元,同比增长 51%;毛利润为 208.53 亿美元,同比增长 53%;毛利率为 25.6%,高于 2021 年的 25.3%,此外,2023 年一季度,特斯拉在全球交付了 42.3 万辆电动车,再创历史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