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班增多 美华裔家庭追寻团聚 跨越三年情感等待之旅

文章来源: 美国之音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508 次)

美国洛杉矶国际机场

美国交通部(USDOT)表示,将于9月1日增加允许飞往美国的中国客运航班数量,每周往返18班,并从10月29日起增加到每周24班。尽管跟目前每周12个航班相比,美中直飞航班的数量将增加一倍,但是跟疫情前每周150多个往返航班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不足挂齿。

尽管如此,随着航班数量的增加,许多加利福尼亚华裔家庭正在启程,踏上通往中国或返回洛杉矶的旅程,希望能够尽快与亲人团聚。

国泰航空公司洛杉矶国际机场中文客服刘琼斯(Jones liu)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根据洛杉矶现在的订票系统显示,美中往返航班最近比较紧张,各种舱位都一样,没有什么空余位置。除美国返回中国的航班有少量空位外,现在从香港中转至美国的航班全部人满为患。目前来看,机票很早就已售罄,位置非常紧缺,其中一部分原因是暑假开学,留学生比较多。”在美国之音记者询问中美乘客比重时,刘琼斯表示,只能就具体票务系统预订情况回答,不便透露乘客相关信息。

洛杉矶国际机场,国泰航空公司柜台前从洛杉矶飞往香港的华裔旅客。

留学生航班需求量大,入境体验多变

在洛杉矶国际机场的到达区域,一位名为李希的留学生对美国之音记者说,她来自中国广东省,在洛杉矶就读大学。她希望未来的航班能够增加,因为现在的机票价格实在令人望而生畏。

“尽管中美航班恢复好很多,但还要多开一些,我们需要更多的航班,机票实在是太贵了,根本买不起。”李希说。

同样刚刚抵达洛杉矶的中国留学生陈肯Ken Chen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刚从海关的“小黑屋”被放出来,与上次入境相比,这次入关显得特别“不丝滑”,他称里面人很多,大多数人都是留学生,好在海关速度还可以,并没有耽误太久。

“海关询问了我此行的目的,得知我是留学之后,查看了我秋季选的课,然后很快就放行了,以前往返都是在入境中国时经历各种检查和疫情检测,随着中美关系日益紧张,没想到在美国也被请进了小黑屋,而且里面大部分都是中国留学生。”陈肯说。

陈肯来自中国广东省广州市,现在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读数据分析研究生学位。

陈肯称他来自中国广东省广州市,现在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读数据分析研究生学位,在来美国之前,他在广州一所普通大学读商科,后来成功申请进入南加州大学攻读研究生学位。

“感觉美国的教育还是更过硬一些,等毕业后看看有没有机会留下来,希望可以找到合适的工作机会,”陈肯告诉美国之音。

加州华裔家庭:跨越三年的情感等待

来自上海的孟女士,伴着丈夫、女儿和丈夫的哥哥,一共4个人赶在孩子暑假期间回中国探亲,刚刚从上海返回洛杉矶,记者见到她时,她正在清点行李,孟女士透露,她的父母、家人和丈夫的家人都在上海,受疫情和机票影响,他们三年未曾回家看望长辈,她和先生都非常想念父母,无论如何,都要回去看望一次。

“我们从上海中转菲律宾马尼拉,然后才到达洛杉矶。我建议大家慎重选择菲律宾的航班,实在太麻烦了。因为我们的目的地是洛杉矶,正常情况下中转航班会负责托运行李。但在马尼拉,航空公司却要求我们所有人用手指出自己的行李箱,由于不确定,所有人都一个一个打开看,我们4个人带了8个行李箱,直到现在,我还在担心行李在拿出来的过程中是否遗漏了东西。简直是太乱了,不能买到直飞航班,实在让人难受,”孟女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

来自澳门的薇薇安(Vivian Huang)一家人(三个女儿、妈妈、弟弟和弟媳)

另一位来自澳门的薇薇安(Vivian Huang)此次与妈妈和两个小女儿一同从洛杉矶返回澳门。她的弟弟、弟媳,以及丈夫的弟弟、弟媳,都居住在洛杉矶。薇薇安的大女儿也在洛杉矶,目前就读八年级。

“我们已经分开太久了,以前是买不到机票,现在不管机票价格多高,我们都要买,都要来,我无法用语言形容见不到孩子时的心酸,和心中情感无法寄托的痛苦,”薇薇安感慨地说。

魏温迪(Wendy Wei)来自黑龙江大庆市,来洛杉矶机场接在德国留学的大儿子,过去三年她一个人带着小儿子在洛杉矶,丈夫留在国内,在大庆油田从事采油工作。她称由于中美关系不好,老家去申请美国签证的小伙伴都被拒了,虽然分别了三年,她并不敢让丈夫去申请签证,除了排队费劲,更怕被拒绝。

“这三年的疫情,将我们与家人隔离,国内经济受到了严重冲击,影响了百姓的生活。由于缺乏航班,回国变得极其困难。我甚至无法回去参加我母亲的葬礼,无法为她送葬。在亲情和心灵层面,我都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我和丈夫分开三年,孤身一人在这边,来的时候孩子三岁,现在已经六岁了。孩子这三年最需要父亲的时候父亲却不在身边,有一次凌晨1点孩子生病了,我半夜带他去急诊,语言又不通,孩子一直高烧,那个时候多希望有人能帮我一把啊,”魏温迪对美国之音说。

她提到,最近在考虑购买回国的机票。作为普通人,她只能选择经济舱,但几乎每个航空公司的票量都非常有限。在疫情之前,机票价格只需几千人民币,如今则翻了一翻。

移民律师刘龙珠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最近几年来,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合法入境美国的路子越收越窄,结果导致非法偷渡的人日益增多:“要抓走线来的人其实难度很大,不如直接拒签更为有效,因为虽然是非移民签证,但大家都知道一旦来了就不会再回去。现在中国的大城市到处弥漫着抛售房产的氛围,二手房直接跳水,很多人卖房后直接出国,申请签证的人数急剧增加。可是在移民政策上,美国两党也达成共识,随着中美紧张关系升级,由于担心中国政府的渗透,因此而对来自中国的访客加紧限制。”

刘龙珠举例说,有一名客户因翻墙来美把腿摔断了,目前正在与涉及非法渡境的“蛇头”打官司。他告诉美国之音:“走墨西哥线的人数迅速上升,偷渡方式更为多样,以前走线的都是年轻力壮的人,现在甚至包括老人、儿童等,美国也意识到这些人来到美国后可能不会再返回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