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欣欣被捕,苏享茂姐姐哽咽:6年坚持一路不易

文章来源: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2386 次)

6月9日上午11点39分,微博ID“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发布微博,称翟欣欣已被北京海淀警方逮捕。

红星新闻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海淀区检察院已经依法对翟欣欣批捕,海淀警方已对翟欣欣执行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当中。

苏享茂姐姐告诉红星新闻,自己是5月17日从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得到消息,翟欣欣涉嫌敲诈勒索已被刑事立案,5月18日被刑事拘留。5月20日,自己从海淀分局刑侦支队拿到了翟欣欣涉嫌敲诈勒索的立案告知书。“目前翟欣欣已经被逮捕了,在看守所里。”

↑苏享茂姐姐提供的告知书

6月9日,她将文书发布在苏享茂哥哥苏享龙的微博账号上,该微博目前是她主要在打理。

苏享茂姐姐说,从案发至今,6年来他们的诉求一直都是希望本案能够以涉嫌敲诈勒索刑事立案。现在终于迎来这个盼望已久的进展。谈到此刻的心情,苏享茂姐姐哽咽了,她说:“(此刻的心情)难以表述。非常感谢红星新闻从事发到现在一直的关注和报道。”

回忆起6年来的坚持,苏享茂姐姐说确实一路走来不易,经历了更换律师等种种波折,但坚持下去的原因是:“因为一路走来,我现在完全明白案件性质了,我有底气所以我坚持。”

苏享茂姐姐回忆,案发以来,苏享茂家人只在2018年7月12日本案第一次庭前会议法庭外,见到过翟欣欣一次,双方没有任何实质性交流。

案件回顾:

还记得苏享茂吗?

那个出身寒门的天才程序员。

因为一款受到3000多万用户欢迎的软件,在北京创立公司,赚了一千多万,拥有北京和海南两地房产。

他如一棵顽强生于悬崖之上的树木,努力让自己强大,几成一幅美丽的风景。

但是,暴雨突袭,一场仓促且荒唐的婚姻,把他逼上了绝路。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苏享茂跳楼自杀前的那份遗书。

在前妻翟欣欣的逼迫和威胁下,他倾家荡产,万念俱灰。

6年前,事件曝光,人们痛惜、愤怒。

苏享茂的家人,还将翟欣欣告上了法庭。

可随着时间流逝,人们似乎淡忘了一切。

6年后,翟欣欣的报应终于来了。

前几天,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就该案做出了宣判:

“经审查,翟欣欣与苏享茂系闪婚闪离。苏享茂在婚前及短暂婚姻关系期间为维系双方感情赠与翟欣欣高额财物、钱款,而翟欣欣在协议离婚期间及离婚后为获取高额补偿对苏享茂实施胁迫,是导致苏享茂自杀的重要因素。”

法院认定,翟欣欣须退还苏享茂家属现金、汽车共近千万以及撤销翟欣欣海南、北京两套房产的个人所有权。

当然,这是一审,按照翟欣欣的秉性,可能她不会善罢甘休。

不过,这个世界终有因果,翟欣欣的结局从这次判决中

可以预见。

只是想起苏享茂这个名字,我们依然还会唏嘘不已:

为什么一个事业有成的青年才俊,会被一个相识不到半年的女人,一次又一次地玩弄在股掌之间,直至走上绝路?

是翟欣欣心狠手辣?还是苏享茂不通世故?

其实,回望苏享茂和翟欣欣的这段“孽缘”,有太多东西值得我们深思。

01

被翟欣欣逼死的苏享茂,其实有三次活下来的机会。

至少三次。

2017年3月30日,苏享茂和翟欣欣通过相亲网站认识。

翟欣欣的履历光彩照人:

出生1986年的她,身高175cm,相貌靓丽,身材姣好,是北京交通大学的研究生。

又有北京户口,出身书香门第,在北京拥有两套别墅,父亲是大学教师,母亲是退休干部。

抛去自己现在的事业,在出身福建农村,年龄已经36,身高只有165的苏享茂眼中,翟欣欣简直就是一只白天鹅。

起初他并没有对这次见面,抱有多大的希望。

但是短短两天,翟欣欣摸清了苏享茂的虚实之后,竟然直言不讳地表达了对苏享茂的爱意,并称想和他生孩子。

翟欣欣主动提出去见苏享茂的家长,表现得尤为善良孝顺。

于是,苏享茂彻底沦陷了。

两人确定恋爱关系后,为了讨翟欣欣的欢心,苏享茂一掷千金。

从车子到房子,从衣服到首饰,只要翟欣欣想要的,苏享茂从没有拒绝过。

短短两个月后,他们选择领证。

但是在领证前,翟欣欣有一件事情瞒不住了。

她有婚史。

翟欣欣先是谎称只是和一个叫李铁军的男人因为买房假结婚。

但是离婚调解书上明明写着的是刘某,两人婚姻存续时间大概有3个多月,而且离婚时男方赔偿了女方20万。

而这份调解书,还是苏享茂花了88万从翟欣欣手中买来的。

他们为此发生了激烈的争执,领证前一天,翟欣欣甚至动了手,两人不欢而散。

苏享茂后来回忆道:

“如果我后来不去找她,我们也就这样分手了。”

但是,人生没有如果。

苏享茂选择了原谅,带着眼角的淤青,他和翟欣欣于2017年6月7日领证。

于是,苏享茂错过了第一次生还的机会。

就在苏享茂幻想着婚后生活有新开始的时候,翟欣欣又给了她一记当头棒喝:

她拒绝搬进苏享茂在西二旗的住所。

翟欣欣首先要求苏享茂换一个大一点的房子,因为她和她家的亲戚在北京都是住的140平以上的大房子,甚至是别墅。

其次,还要苏享茂每个月给她5万元生活费。

在苏享茂的“回忆录”里,有这样一段记载:

种种迹象让我觉得这个女人太物质,太有心机了。

这个阶段,我自己也变得压抑起来,一面觉得自己选错了,自己似乎不喜欢她了,另一方面觉得离婚的代价太大,骑虎难下。

不喜欢,还不想放手,苏享茂错过了第二次生还的机会。

因为苏享茂迟迟不能满足翟欣欣换房子的要求,翟欣欣便不断以各种理由向苏享茂要钱作为赔偿,并且不断打击他,还以离婚做威胁。

最后,苏享茂忍无可忍,便同意离婚。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翟欣欣“图穷匕见”。

不仅索取高额的精神损失费,还用所谓的“非法经营”威胁苏享茂。

常年和代码打交道,苏享茂不通人情世故,很快被翟欣欣唬住,然后“自觉”地交出了自己全部的家当。

已支付660万收据

而这时,苏享茂和翟欣欣婚姻破裂的事情被家人知晓。

在家人的劝解下,苏享茂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打算报警,并准备诉讼材料。

原本,这是苏享茂第三次活下来的机会。

只是他没有等到法律的公正判决。

翟欣欣咄咄逼人,不断放大他在公司运营上的错误,并且声称自己背后有人,分分钟可以把苏享茂打落深渊。

2017年9月7日,凌晨五点左右,苏享茂的心理防线被彻底击溃。

自杀前,他给姐姐发了最后一条讯息:

“姐姐,好爱你们。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继续了,对不起家人。”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那些同糜烂的婚姻纠缠不清的人,都可能成为一条冤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