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官访华成效不彰?共和党批拜登政府软弱

文章来源: 德国之声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407 次)
美国高官近期接连访华,20日遭共和党议员批为“软弱”之举,众院的中国问题特设委员会主席更批评这是“僵尸接触”政策。同时,以公民身份前往中国的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似乎更受北京欢迎。对于此差异,白宫表达遗憾。

美国众议院“美国与中共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週四(7月20日)召开听证会,就如何妥善处理美中关系展开激烈辩论。会上,部分共和党议员认为,美国高官近期积极与中国高层接触是一种“软弱”的表现,遭到民主党议员的强烈反驳,并称对此论述感到“相当震惊”。

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在开场时批评,拜登政府是在与北京进行“僵尸接触”(zombie engagement),并质疑拜登政府为了推动美中高层互动,停止抵御中国的侵略行径。

加拉格尔表示,拜登政府对中国人权、半导体出口限制等采取了较强硬的措施,然而在过去6至7个月以来,其中国政策似乎转移了重心。

今年2月爆发“间谍气球事件”之后,中美关系降至冰点。加拉格尔批评,美国不仅未向中国共产党究责,反而“追著中国的外交官在全球到处跑”,积极推动恢复与中国高层对话,彷佛其不需要道歉。

“就我看来,良好政策卡在跨部门程序的炼狱之中,显然被牺牲在‘僵尸接触’的祭坛上,”加拉格尔说,并指控拜登政府延误了多项对中制裁举措。6月,他投书《华尔街日报》时就曾提到“僵尸接触”一词,指拜登政府重启了过去数十年来已被证明无效的对中接触政策:推动对话与合作的同时,因担心激怒中国,而不寻求自身防卫措施。

据“昆西国家事务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旗下网络杂志“Responsible Statecraft”报道,共和党议员吉梅内斯(Carlos Gimenez)在听证会上问道:“中国上一次要求会见美国高级官员是什么时候?我们继续要求与中国举行高级别会议,你不觉得这可能被全世界视为软弱的表现吗?”

部分民主党议员强力反驳这项论述,并称对相关说法感到“相当震惊”。其中,民主党众议员奥金克洛斯(Jake Auchincloss)对于听证会将“外交政策”与“软弱”错误地划上等号,表达了不满。

接触外交未果?

近期美国高官陆续访中,继布林肯6月中旬重启延宕已久的访华之旅后,美国财长耶伦(Janet Yellen)、气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皆在7月相继造访北京。

外界观察,相较上述美国现任官员,目前仍在中国出访的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似乎更加受到北京礼遇。他在18日突访中国之后,已分别会晤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王毅,以及中国国防部长李尚福。

此前,白宫表示知悉基辛格此行,并强调这只是“一位公民”的私人访问。20日,白宫进一步对基辛格到访北京期间,较现任华府官员接触到更多中方官员表示遗憾。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柯比(John Kirby)说:“一个普通公民可以与(中国)国防部长会面并进行沟通,而美国(政府官员)却不能,这令人遗憾。”

柯比强调,美方仍会继续致力让两国军事“沟通渠道恢复畅通”,因为若缺乏沟通渠道,将导致双方在紧张局势下的误判风险增高。

盡管近期中美高层互动增多,但双方的军事往来仍未恢复。美国上月表示,中方拒绝两国防长在新加坡会面的邀请。此举背后原因被认为是美国尚未撤销对李尚福的制裁。李尚福担任中国防长之前,曾因涉嫌参与从俄罗斯进口武器而受到美国制裁。

中国外交部当时则批评,美方应立即撤销对李尚福的制裁,并且“采取实际行动为对话沟通扫清障碍、营造氛围、创造有利条件”。

检讨美中经贸关系

在20日的听证会上,共和党议员也认为美国在经贸上对中国的态度不够强硬;其中2位议员更呼吁,应终止与中国的所有贸易往来,严格禁止技术出口至华为等中国科技企业。 “我们必须停止一切对华贸易,因为与他们(北京)成为合作伙伴会危及我们的未来,”共和党议员卢特克迈耶(Blaine Luetkemeyer)说。

他补充道,当中国在经济上超越美国时,“我们就完了”,并引用投资银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的预测报告,称中国“最终将在未来10年内超越美国”。届时,他认为中国“将能够对全球所有的经济伙伴发号施令”。

而部分民主党议员则认为,若与中国在经济上完全脱钩,将削弱美国企业的全球竞争力。美国商务部负责出口管理的助理部长肯德勒(Thea Rozman Kendler)表示,美国不寻求与中国脱钩,但已采取一系列措施确保北京无法获得“可用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技术”,包含涉及军民两用技术的相关出口限制。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听证会上针对中美投资及贸易的唇枪舌战,凸显了华盛顿在对待北京的态度上存在越来越大的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