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财长耶伦:试图与中国脱钩将是“灾难性的”

文章来源: 美国之音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540 次)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6月13日在众议院的一场听证会上表示,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有助于平衡中国,而美国试图与中国脱钩将是灾难性的,是一个大错误。在被问到财政部是否为中国一旦入侵台湾而对其进行制裁做好了准备时,耶伦说,这是财政部与其他部门合作应对的事情。一位议员敦促耶伦为中国在入侵台湾时大量抛售美国国债的可能性做准备。

共和党议员对美国的对华投资表示担忧,正在推出立法对此进行审查

在美国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星期三举行的有关国际金融体系现状的年度听证会上,肯塔基州的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美国与中共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成员安迪·巴尔(Andy Barr)等多位共和党议员对美国的对华投资感到担忧。

巴尔说:“我对威胁我们国家安全的西方资本流动和美国对中国实体的投资感到担忧。美国持有的中国股票和债务证券已飙升至超过1.2万亿美元,这意味着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可能因为既得的经济利益而反对未来的任何制裁或其他处罚措施。”

拜登政府正在努力敲定一项行政命令,对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对华投资加以限制。

不过巴尔认为,国会应该对此采取行动,因此他提出了《中国军方和监视公司制裁法案》,禁止美国企业对财政部指定的中国军工企业名单、商务部的实体名单、商务部军事最终用户名单和国防部中国军工企业名单上的中国企业进行投资。

巴尔说,事实上,众议院的金融服务委员会、美国与中共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以及外委会正在以两党合作的方式合作制定对美国的出境投资进行审查的立法方案。他希望拜登政府在与国会进行磋商之前暂缓出台这项行政命令。

耶伦说,这要由总统来定。不过她也表示,行政部门与国会就此进行过沟通。

民主党议员:摧毁中国经济是否符合美国的国家和经济安全?

不过,众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籍资深议员吉姆·海姆斯(Jim Himes)在听证会上表示,这场听证会总体上表明,美国国会在中国问题上使自己陷入了一种狂热状态。

“有要切断中国与全球资本市场联系的提议,基本上是要摧毁他们的经济。我明白这种情绪。我们显然对中国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感到震惊。我们对他们窃取我们的知识产权感到震惊。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但我认为,在涉及中国的问题上,眼下是一个需要严谨的治国之道的时刻。我们与中国的贸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我们在中国的投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他们拥有我们一万亿美元的主权债务,”他说。

海姆斯还提到,耶伦在七国集团的一次会议上表示,美国应聚焦中国构成的国家安全威胁,而不是损害中国的经济竞争力或发展经济的能力。他问耶伦:让中国人民陷入贫困符合美国的国家或经济安全利益吗?

耶伦:“去风险,肯定要;脱钩,绝对不可以”

耶伦对此做出了否定的回答。

她说:“不,我当然不认为扼杀中国人民的经济发展符合我们的利益。中国成功地使数亿人摆脱了贫困。我认为我们应该为此鼓掌。我们当然对中国有合理的担忧,首先是国家安全,我们绝对要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利益,而不是在这方面妥协。人权是至关重要的。总统坚信制裁侵犯人权的行为。除此之外,我们对中国在一些我们认为与贸易有关的领域的行为有合理的担忧。”

她明确表示,美国应该与中国去风险,而不是脱钩。

“我认为,我们和中国都能从尽可能开放的贸易和投资中获益,如果我们试图与中国脱钩,那将是灾难性的。去风险是肯定的;脱钩,绝对不可以,”她说。

在被问到如果把美中之间的贸易减半甚至切断所有的贸易会对美国经济和美国消费者有什么影响时,耶伦说,美国从中国获得更便宜、种类繁多以及在某些情况下中国拥有技术领先地位的产品中受益匪浅,从对中国的出口中获益良多;反过来,中国也从美国的出口中受益。

“与中国的良性竞争,就像美国国内企业之间相互竞争,导致更快的创新、更快的技术进步一样,每个人都受益于更好、更便宜的产品。因此,这是非常有价值的互动,虽然我们确实有需要解决的担忧,但脱钩将是一个大错误,”她说。

耶伦的这个说法与前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的看法形成了对照。莱特希泽今年5月在国会作证时表示,中共当局数十年来都在对美国发动经济战争。他呼吁美国政府应该在经济上与中国战略性脱钩。

一旦中国入侵台湾,美国是否做好了对中国进行制裁的准备?

在听证会上,密苏里州的共和党籍众议员布莱恩·卢特克麦尔(Blaine Luetkemeyer)问耶伦,一旦中国入侵台湾,美国是否做好了对其进行金融制裁的准备?

耶伦似乎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她说:“国安会与跨部门合作,以确保它能够应对对我们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我无法提供关于对与台湾有关的假设事件的反应的任何细节,但我要说的是,这是我们与其他政府部门合作的事情。”

巴尔众议员在听证会上提到,特设委员会对中国入侵台湾后对它进行制裁做了一个桌面的推演,推演的情形显示,美国的第二大外国债权人中国将抛售它所持有的8,59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

他问道:“如果中国一夜之间抛售这种体量的美国国债,你将如何与我们的国际盟友以及美联储合作来应对这种情况?”

耶伦回答说:“我们没有参与应对这种风险的具体推演,但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显然对此有持续的关注。”

巴尔建议财政部为中国抛售美国国债做好准备,包括与美联储以及美国的盟友合作,来应对这种情况。

今年2月底,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表决通过了三个支持台湾的立法议案,分别是《2023年台湾冲突阻遏法》、《2023年不歧视台湾法》与《保护台湾法》。众议院外委会当天也无异议口头表决通过了《台湾保证落实法》,凸显了美国国会对台湾的支持。

议员批评国际金融组织,耶伦:它们是对中国的重要平衡

这次听证会的主题是国际金融体系的现状。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副主席、阿肯色州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法兰西·希尔(French Hill)批评国际金融机构没有为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服务,而让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人。

“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该把精力集中在消除贫困和帮助各国克服危机上。但不幸的是,国际金融机构似乎什么都考虑,唯独不考虑经济增长。他们陷入了为西方非政府组织而不是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服务的空洞言论的无底洞。难怪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官方债权人,尽管其贷款条件往往比国际金融机构的贷款条件更为苛刻。非洲是一个有用的案例研究,”这位议员说。

他批评财政部反对多边开发银行计划在非洲进行的几乎所有化石燃料和核项目,尽管非洲大陆的一半都没有电力供应。这使得中国得以在非洲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希尔还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未能让中国遵守国际准则。

“如果该组织认真对待自己的长期使命,就必须严肃对待如何勇敢的面对中国政府。如果继续让北京方面拖延与借贷国的债务重组谈判,那么到今年年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没有太多理由获得额外的资源,”他说。

不过财政部长耶伦说,这些机构提供的资金是对中国对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资金的平衡。

“国际金融机构为解决世界面临的挑战,从抵御经济风暴到刺激经济的长期发展,提供了实实在在的资源。仅在2022年,国际开发银行就向发展中国家提供了超过1500亿美元的资金。这些机构反映了美国的价值观。国际金融机构的援助带来了对治理、问责制和债务可持续性的强烈要求。它是对来自中国等其他国家的不透明、不可持续贷款的重要平衡。例如,多边开发银行是缩小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差距的主要融资来源。这些基础设施项目遵循旨在实现我们合作伙伴社区的可持续和包容性增长的强劲的技术和其他标准,”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