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对赵长鹏动手了:身家105亿美元的他凶多吉少

文章来源: 《潜望》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618 次)

美国监管当局正对数字货币交易所掀起一场风暴行动,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内,连续起诉两家最大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和Coinbase。

“通过 13 项指控,我们指控 Zhao(赵长鹏) 和 币安 实体参与了广泛的欺骗、利益冲突、缺乏披露和有意逃避法律的网络。”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 Gary Gensler 在关于起诉的一份声明中说。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SEC的举动是一场重要赌博,目的是将过去对于数字虚拟货币含混不清的定义彻底终结,并将这一行业纳入到联邦证券监管体系之下。如果这一目的最终达成,整个虚拟数字货币行业将在监管框架下进行重塑。

有数字货币行业人士对腾讯新闻《潜望》称,币安和赵长鹏将是这一轮密集行动的受害者,最好的结局和此前暴雷的FTX交易所类似,遭到巨额罚单,创始人得到相应的裁决,币安会被接管。

但他对于数字虚拟货币行业未来长期走势依然看好。“整体币价会深跌,然后稳步上涨,比特币最强。”这位人士表示。

根据彭博社报道,Coinbase 首席律师 Paul Grewal 表示,随着政府机构扩大对其视为上市证券的代币的打击力度,它愿意将其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法律斗争诉诸最高法院。 Paul Grewal 表示, SEC 的执法行动可能持续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

受SEC起诉事件影响,币安的平台稳定币 Binance USD(BUSD)在6月7日市值已跌破 50 亿美元关口。历史数据显示,BUSD 市值在短短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已跌去 50%。

数据公司Nansen的数据显示,投资者一天之内已经从币安平台撤资14.3亿美元。

SEC指控币安:操纵交易,滥用客户资金

“哥们,在美国,我们就像个该死的未经许可的证券交易所。”

这是美国时间6月5日,美国SEC提交的对币安的起诉书中所引用的币安首席合规官在2018年所说的一句话。

当天,美国SEC对币安发起一份民事诉讼,称该交易所在美国违规开展交易平台业务,并且对用户的资金使用不当。

SEC的诉讼还将币安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赵长鹏(Changpeng Zhao)列为被告。SEC称,币安和赵长鹏滥用客户资金,并将这些资金转移到赵长鹏控制的交易实体Sigma Chain。

SEC称,该交易公司进行了操纵交易,使币安的交易量看起来比实际上要大,同时币安还隐瞒了其将数十亿美元的客户资产混合在一起,并发送给了赵长鹏拥有的第三方机构Merit Peak的事实。SEC在去年就发起了一项调查,针对在2019年创建的美国分支机构Binance.US与Sigma Chain和Merit Peak之间可能存在的关联。

“这将是一起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Haynes and Boone律师事务所合伙人、SEC前丹佛办事处主管Kurt Gottschall表示,“SEC似乎非常关注客户资金的混合使用。”

作为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一直没有离开美国监管机构最集中的雷达范围。2020年底,SEC和司法部向币安在美国的分支机构发出了传票。在多个加密货币公司包括币安最大的竞争对手FTX破产暴雷的背景下,SEC在过去一年加大了执法力度。

除了SEC以外,还有更多的监管机构正在将币安作为目标。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在3月份声称币安和赵长鹏逃避了该机构的规则,这些规则涵盖向美国交易者提供衍生品的交易平台。此外,据知情人士透露,币安还面临美国司法部的洗钱调查。

在提交起诉书后不到24小时,SEC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提交了一份紧急冻结资产申请令,要求法院立即冻结币安在美国的资产。

通常,要求紧急冻结资产和接管的门槛很高,监管机构必须向法庭证明他们在接下来的案件中成功的概率很高,并且只有在采取紧急措施的情况下才能避免投资者可能面临的潜在损失。

SEC显然是有备而来。在附带的长达67页的支持文件中,SEC详细阐释了为何向法庭申请紧急冻结币安在美国资产的理由。

SEC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刚刚提起诉讼,提出严重指控,称被告多年来为美国投资者提供非法的加密资产证券交易平台和未注册的经纪人和结算服务。被告知道他们对美国投资者的行为是非法的,并有可能面临美国政府的执法行动风险,但赵长鹏和币安并没有停止这种非法活动,相反他们的行为有增无减。”

币安成立于2017年并迅速成为加密货币领域的巨头。根据数据提供商CCData的数据,截止到上个月,超过40%的加密货币交易发生在该交易所。币安一度控制着超过三分之二的加密货币交易。

两起诉讼,但对币安的指控更严重

就在SEC向币安发起猛烈攻势的同一天,SEC向另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Coinbase也同时发起了诉讼。

在一份长达101页的起诉书中,SEC称,自2019年以来,Coinbase非法促成了数十亿美元的数字货币证券买卖交易,Coinbase的角色介于传统交易所、中介和清算机构,但并没有根据法律的要求进行任何一项相应业务的注册。

尽管币安和Coinbase这两大数字货币交易所几乎在同一时间遭到来自监管的沉重打击,但这两起诉讼还是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

杜克大学法学院讲席研究员、前SEC网络执法部主管John Reed Stark评论称,对Coinbase的指控没有意外,相比币安来说,对Coinbase的指控不涉及欺诈,也不涉及到创始人Brian Armstrong个人,而对于币安而言,指控更为严重,涉及到欺诈以及赵长鹏本人。

在接收到法律诉讼后,币安和Coinbase均表示要进行积极辩护。币安方面否认了美国业务平台上用户资产面临风险的指控,该公司表示,它最近一直在与SEC进行和解谈判,但监管机构选择提起诉讼。

为了稳定外界信心,币安的战略主管Patrick Hillmann表示,币安的用户资金没有出现重大流出。赵长鹏表示:“我们的团队一直在准备好,确保系统稳定,包括提款和存款。”他指的是客户可能提取资金的可能性。根据CoinDesk的数据,BNB的币值在前24小时内下跌了超过7%。在诉讼消息之前,它下跌了2.5%。

“两起诉讼有着明显的差异,但是有重叠的方面,最终指向都是一样的,那就是SEC希望将加密数字货币行业纳入到联邦证券法监管框架之下。”美国前联邦检察官、律所Ford O’Brien Landy 合伙人Kevin O’Brien表示。

SEC目的:将虚拟数字货币纳入监管框架

如果币安方面关于其一直在与SEC进行和解谈判的表态是真实的,那么最终SEC选择直接起诉,不理会币安方面想要达成和解的举动,显然是SEC方面有着更大的野心、想要达成更大的目标,并且有十足的把握。

有分析人士称,此次SEC对两大交易所的高调诉讼,实际上也是SEC的一场重要赌注,SEC希望能够获得胜利,最终被授予对加密货币行业的管辖权。

与其他资产(如商品)相比,证券受到严格监管,并需要提供详细披露以通知投资者潜在风险。《1933年证券法》阐述了“证券”的定义,但目前依赖于两个美国最高法院的判例来确定投资产品是否构成证券。

SEC主席Gary Gensler长期以来一直表示虚拟数字货币属于证券,因此需要被纳入SEC的监管。近年来,他稳步持续施加对加密市场的压力,从最初关注代币的销售和带有利息的加密产品,到最近,开始对未注册的加密货币券商、交易所和清算活动进行集中打击。

尽管少数几家加密公司获得了作为替代系统交易系统的许可,这是一种经纪人用于交易上市证券的交易平台类型,但目前没有一家加密平台运营为正式的证券交易所。

除了币安和Coinbase之外,SEC今年还对Beaxy Digital和Bittrex Global提起了诉讼,指控它们未能注册为交易所、清算机构和经纪人。

Gensler此前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整个商业模式都是建立在不遵守美国证券法的基础上的,我们要求他们遵守规定。”

但加密数字货币公司却反驳称,代币不符合证券的定义,并表示SEC的规则模糊不清,SEC在试图监管它们时,超越了其职权范围。

尽管如此,许多公司已加强在合规方面的动作,搁置产品并在美国以外扩张以应对持续的打击。

百亿美元身家赵长鹏,“凶多吉少”?

作为此轮美监管机构风暴行动中处在旋涡中心的人物,赵长鹏依然选择了正面应对。在遭起诉的当天,粉丝数超过800万的赵长鹏便在其个人推特上发起一项投票,内容是“你认为谁对你保护更多?”。截至美国时间6月6日,超过31万张总票数中,近85%选择了币安,只有15%选择了SEC。

这起投票活动是赵长鹏对SEC的正面回击,嘲讽SEC虽然口口声声说保护投资者利益,但实际上多数人还是站在币安这一边。

根据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实时数据显示,现年45岁的赵长鹏目前身家为105亿美元,列全球第167位,2022年,赵长鹏的身家一度高达650亿美元。

上个月,有消息称,赵长鹏正在试图减持对币安美国的持股,以帮助币安美国获得更多监管方面的便利。此前,赵长鹏已经被列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诉讼名单中,由于他对币安美国持有大部分股份,因此很难从监管机构获得相应的执照。

赵长鹏目前的境地,不禁让人想到去年FTX创始人Sam Bankman-Fried。在FTX暴雷事件后,SBF被指控犯下欺诈和挪用客户资金罪,如果8项指控全部成立,他将面临最高长达115年的刑期。在去年底缴纳高达2.5亿美元的保释金后,SBF目前居住在父母家中,仍在为其案件进行辩护准备。

根据SEC的起诉书,币安和赵长鹏目前面临13项指控,接下来可能进入漫长的法律诉讼阶段。某虚拟货币行业人士认为,赵长鹏到目前的境地已经凶多吉少,SEC显然是有备而来,掌握了充足的证据后才一举提出诉讼,目的就是为了大获全胜,最终赵长鹏很可能面临与SBF相似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