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突然被封14天 澳大利亚这些居民每人将获赔偿

文章来源: 观察者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139 次)
3年前因新冠疫情突遭封控,最长被封14天,如今这些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公房的居民们将获得赔款。

综合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和英国《卫报》报道,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政府称封控合法,拒绝道歉,但答应拿出500万澳元与居民和解。符合条件的成年人每人将获得约2200澳元的赔偿,16岁以下未成年将获得1100澳元。

7月24日,双方律师证实,居民们接受了和解提议。澳法院尚未正式批准该协议,双方还有两周时间就其他尚未解决的问题达成一致。

2020年7月4日上午,为应对当地第二波疫情高峰,澳高级卫生官员在一次会议上批准了封控令,并预计在第二天生效,但维多利亚州州长在当天16时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封控将立即实施。

随后,该州北墨尔本和弗莱明顿的9座公共住房大楼内,大约3000名居民被封控。警察在大楼外站岗并安装了临时围栏。

许多居民在封控之前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或警告,在警察抵达后才知道自己被封了。他们认为自己被当地政府“错误地监禁”,并称被威胁如果试图离开“就会受到人身伤害”,但政府否认了这些指控。

维多利亚州监察专员黛博拉·格拉斯在2020年的一份审查报告中称,封控措施是合理的,但突然封控是“仓促”且“侵犯人权”的,政府有必要作出道歉,理由是封控因没有提前通知而侵犯居民人权,且封控的时间没有遵循卫生建议。

调查还发现,封控一开始出现了混乱,有些人没有食物和药品。5天后,9栋大楼里8栋解除了封控,但阿尔弗雷德街33号的居民不得不被封了整整14天。这栋楼的居民等了一个多星期才被允许走出去,在监督下呼吸新鲜空气。
2020年7月,一辆警车停在北墨尔本一栋被封控的居民楼外

2021年,居民们发起集体诉讼,要求维多利亚州政府作出道歉和赔偿,但州政府拒绝道歉。

今年5月,维多利亚州政府为了避免与居民们进行冗长的法律战,提出以500万澳元与居民们和解,这笔钱将进行分配,但仍需澳大利亚最高法院批准。当时原告们表示会就提议进行商讨,但更希望得到道歉。

7月24日,双方律师证实,居民们接受了这一和解条件。最终符合条件的居民人数尚未确定,预计约有1800名成年人和751名未成年人获得赔偿。

维多利亚州政府的代理律师乔治娜·科斯特洛24日告诉澳最高法院,符合条件的成年人每人将获得约2200澳元赔偿,16岁以下未成年人将获得1100澳元。法院将决定资金分配。

作为参照,根据2023年最新标准,澳大利亚最低工资标准为882.8澳元/周。

但科斯特洛强调称,和解并不意味着政府会承认任何过错,封控举措符合相关法律。

“为了保护高楼内居民的生命健康,封控大楼是一种合法、必要和适当的紧急应对措施。”科斯特洛称,“剥夺自由是合理的,而且显然是正当的。”

她补充称,2020年7月还没有治愈新冠肺炎的方法,也没有疫苗,且传染性很强。居民们在封控期间得到了包括福利、食品和医疗服务在内的保障,该州其他地区也在8-32小时后进行了封控。

这些公共住房大楼居住的主要是低收入和移民家庭。

他们中的许多人告诉《卫报》,看到警察涌入社区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创伤,尤其是让一些难民被迫重新想起他们曾在家园遭受的创伤。

主要原告伊德里斯·哈桑称,封控对自己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心理影响”,并将那段时间比作索马里内战时期的生活。哈桑的律师朱丽叶·露西称,在封控期间,哈桑把自己看作“一个身处战区的孩子”。

哈桑的母亲哈瓦·瓦萨米也是主要原告之一,她希望和解能够减轻自己经历的创伤,让自己能够继续向前看。

这对母子都要求法院给他们相对多的赔偿金额:每人4万澳元。原告律师露西称,这是因为俩人在集体诉讼中投入了宝贵的时间、金钱和精力,作为集体诉讼的主要原告,他们也承受了压力。

露西还称,这对母子成为主要原告后,还遭到了当地索马里社区的排挤。

对此,州政府代理律师科斯特洛向法院要求,向哈桑及其母亲每人支付1-2万澳元更为合理,以确保和解金的公平分配。

原告还主张州政府为他们的法律费用买单,原告律师露西称,现在集体诉讼花费已经超过了65万澳元。
澳最高法院大法官约翰·迪克森尚未正式批准这项和解协议,他给双方14天的时间就法律费用进行谈判。

居民们依然希望州政府能公开道歉。居民巴里·贝里赫称,道歉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封控期间非常艰难,居民也因此遇到心理健康问题,大家需要州政府的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