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身陷“不成功便成仁”之局 “退选”仍是出路?

文章来源: 香港01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026 次)

8月1日,美国一个大陪审团正式就两年半前的国会暴乱起诉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起诉书虽然没有直接指控特朗普煽动暴乱,却控告他三项串谋罪,包括透过欺诈试图推翻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阻碍官方点票程序和侵犯公民选票获得点算的权利等,以及一项试图阻碍官方程序罪。这次起诉已是特朗普本年以来计“艳星揞口费”、“机密文件门”之后的第三宗刑事官司。

相对于“豔星门”的商业文件造假、“机密文件门”的不当处理机密文件和妨碍司法,这次直接关乎美国民主体制运作的刑事起诉显然严重得多。如果所有控罪都成立的话,现年77岁的特朗普馀生都必然要在监狱度过。

 

 

推翻选举五手段

这次起诉书的指控点明了特朗普及其六名串谋者一共五种尝试推翻2020年选举结果的手段。一是散播明知是虚假的选举舞弊陈述,去试图说服立法者和选举官员推翻投票结果,起诉书详列了司法部官员、白宫官员、联邦地方各级政府人员如何多次告诉特朗普选举舞弊之论属假,但特朗普却从未停止散布相关谎言。

二是特朗普如何串谋组织非法的各州选举人名单,希望在国会点名程序中推翻投票结果,以其名单取代基于投票结果的名单。三是特朗普如何试图利用司法部的权力去影响投票结果(按:包括试图任命一位起诉书中的同谋者为司法部长)。

起诉书的首页照片。特朗普的律师已经表明特朗普的其中一个辩护点是他真心相信选举舞弊存在。(Reuters)

四是特朗普如何试图说服负责主持国会点票的时任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出面改变选举结果。起诉书还首次公开了彭斯同期笔记所纪录的对话内容,作为指控特朗普的证据,其中特朗普多次亲自要求彭斯否决选举结果,甚至一度抱怨彭斯“太过老实”。

五是特朗普到了2021年1月6日国会点票当日“利用了”国会暴乱的契机,继续试图说服国会议员拖延点票确认程序。

经过两年多来的媒体调查报道,以至上届国会众议院的国会暴乱调查之后,上述案情除了当中的部份细节之外,已经不是什么新闻。这一次起诉固然是创造了历史——没有任何美国前总统曾被指试图推翻美国的权力和平交接,同时特朗普也因此变成了第一位、第二位和第三位被刑事起诉的美国总统——但对于一般美国人有关特朗普的既定意见,看来不会有任何影响。

而除了这一次起诉之外,特朗普还将会面对另一宗有关试图推翻佐治亚州2020年选举结果的案件。特朗普方面日前输掉了一宗阻止佐治亚州一位检察官对他作出调查的官司,该案的正式起诉预计将在本月公布。

 

官司愈多愈好?

身负四单刑事官司,并不会影响特朗普继续参选总统的资格。美国宪法并没有规定被刑事起诉者,甚至是被判有罪者将失去成为总统的资格。美国过去也有在囚人物参选总统的先例。

对于喜爱将自己包装成“政治迫害受害者”的特朗普而言,愈多的刑事官司对他的选情愈有帮助。在去年11月中期选举后形势大挫之后,特朗普最明显的“谷底反弹”正是出现在本年4月他首次被纽约检察官刑事起诉之后,当时其全国共和党选民民调支持度一度反弹近10个百分点。

日前否决特朗普有关佐治亚州调查的申诉的法官在其判决中也非常精明的指出,“对于某些人而言,被刑事调查……可以变成黄金般的政治资本。”

这种描述其实也符合美国共和党的政治现实。根据最近的一项民调,特朗普在共和党初选选民当中的支持度高达54%,遥遥领先只得17%支持的最强对手、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如今严辞批评特朗普将自己凌驾于宪法之上的另一参选人彭斯则只得3%支持。

在这次有关国会暴乱和试图推翻选举的起诉公布后,特朗普就批评,“为何他们不在两年半前就这样做?[……]他们就是为了将官司放在我的竞选过程的正中央。”而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声明更将此起诉类比于1930年的纳粹德国和其后的前苏联,间接斥责拜登(Joe Biden)当局为“专制独裁政权”。

 

塞翁失马?塞翁得马?

不过,连串动辄可让特朗普入狱数十年的刑事官司,对他而言可算是“福”也可能是“祸”。一方面,这对特朗普在共和党总统初选的选情有无比助益,另一方面,这却有可能减损他在中间温和选民之间的支持,使他更难击败拜登——事实上,《纽约时报》最近的一项民调就显示,即使是在共和党选民之中,也有一成多选民认为特朗普有犯罪。

这就构成了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局面。在各种控罪之中,不少法律分析都认为控方手中的证据颇为坚实(特别是在“机密文件门”一案)。特朗普要避过馀生在牢狱度过的命运,就只有2024年胜出大选,运用总统权力撤销司法部对自己的检控,又或者特赦自己。若不成功,下场似乎就只有牢狱之灾。

在此局之中,看似强势难逆的特朗普有两大危机。其一,如今特朗普整个选举工程都围绕着他是政治迫害受害者的宣传,但我们不能排除拜登抢先特赦特朗普的可能,特别是将此作为美国选举季度的“十月惊喜”(当时可能有部份司法已将特朗普定罪),这将大大削减特朗普的政治本钱,并将突显出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品格。

其二,如果明年美国经济持续增长,通胀问题却得到解决,一般民众也开始感受到实际工资增长,而中间派选民对于特朗普回朝也愈感担忧,当拜登胜算明显比特朗普高之际,特朗普就要面对他馀生的最大赌局——到底是要一博微弱的胜算,还是将这微弱的胜算作为以退选交换拜登特赦的筹码?

退一步而言,就算特朗普与拜登的选情像今天一般“叮噹马头”,特朗普也不能不考虑到,若然2024年11月5日的选举结果对他不利,他一切可以保障自己能安享晚年的筹码都会一朝尽丧。如果你是特朗普的话,你敢拿自己的馀生来下这一赌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