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地下水被大量回补引发奇景,土地疯狂冒气泡

文章来源: 远方青木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467 次)
最近在河北保定的田间地头上出现了奇景,土地疯狂的对外冒气泡,拍摄者称自己40多岁了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

为什么保定的土地上会出现这样的奇景?

因为前些天华北地区天降暴雨,导致干旱多年的河北地区出现了大范围的地面积水现象。

南方的土地上积点水很正常,但在整个华北地区土地积水是很不正常的一件事,尤其是河北地区,因为这些地区的土地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积水现象了。

由于长期的干旱,华北地区被迫对地下要水,长期过量开采地下水的日子已经过了40多年,整个华北地区的地下水位已经下降了几十米之多。

也就是说看似正常的土地下面早已经极度干旱,你哪怕向下挖10米,甚至20米,都很难挖出水,下面全是干燥的土壤。

而正常年份华北的降雨量都非常小,哪怕有雨也是小雨,日降雨量很低,连下面干燥的土壤全部湿润都困难。

即便你的降雨量足以把地表之下的土壤全部湿润,这些干燥的地表层之下还有巨大的空洞,全是多年开采地下水留下来的,想把这些空洞都用水灌满是不可能的。

因此河北的土地上是很难留下大量积水的,如今这次的暴雨远远超过以往的规模,短时间的降雨量远远超过了土壤的渗透能力,这才导致地表大量积水。

一个多年干旱,地下有巨大空洞的地区出现了地表积水,会产生什么现象?

你把一个空的矿泉水瓶子放入水池,水就会大量灌入瓶子,然后瓶子疯狂对外冒气泡。

这就是如今河北地区土地疯狂冒气泡的根本原因,大量的地下水被快速回补,在部分土壤间隙比较大或者有空洞联通的区域就会出现疯狂冒气泡的奇景。

所有人都知道华北地区多年开采地下水,导致了很严重的地下水位下降以及地面塌陷事件,但很少有人从数据上感受这一现象的可怕。

中国是一个严重缺水的国家,人口占全球的18%,但只占有全球水资源的6%。

中国的人均水资源仅2300立方米,为全世界人均水平的1/4,是全球人均水资源最匮乏的国家之一。

在整个中国人均水资源严重不足的同时,中国还存在水资源大量分布于南方的情况,北方的水资源远远少于南方。

河北省的人均水资源不足300立方米,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零头,1/7都不到。

在水资源方面,全国人均是世界人均的1/4,而河北人均是全国人均的1/7,河北的人均水资源为全球人均的1/28。

世界人均水资源约为1万立方米,而河北的人均水资源连300立方米都没有,全球人均的3%,这就是河北的缺水情况。

偏偏河北还是平原地区,古代的中原地区范围,中国的重要粮食产地之一。

再缺水,也不可能让河北的良田抛荒,也不能让河北的工业不发展,这就导致河北省的缺水情况进一步的被加剧。

以前河北每年关于水的新闻,基本都是下面这个样子,缺水和抗旱是主基调。

地表的水不够,那就只能往地下要了。

在中国富裕后,地方政府终于有钱大量的打机井了,从地下抽水简单了很多。

1995年,河北省开采了15亿立方米地下水。

2000年,河北省开采了166亿立方米地下水。

这个数字是个什么概念呢?

2022年河北发了个喜报,2021年河北省降雨量达790毫米,比历年均值暴增269毫米,因此从地表取水首次达到了39.26亿立方米,占总用水量超20%,可喜可贺。

地下水你抽多少就能用多少,但地表水不是,能利用的只有少部分,比如洪水什么的你根本就用不了。

广东省地表水资源为2213亿立方米,河北省一般情况下只有200多亿立方米,广东省水资源的1成,但河北省的用水量却为广东省的5成,这中间的用水窟窿,那只能找地下水要了。

这些抽出来的地下水,75%用于农业灌溉,换来了粮食产量的丰收,其余用于工业生产和居民生活用水。

这就是河北省巨大的需水量和实际降雨量之间的巨大差距,这里面的水资源窟窿根本就填不平。

洪水那只能放走,但枯水期的水一滴都别想走。

为什么整个华北平原那些著名的河流除洪水期外纷纷断流或者水浅的连脚都淹没不了,地图上标注的巨大河流到现场一看连小溪都不如,这就是原因。

除洪水期外,放一滴水过境都是罪过,能截流多少就截流多少,反正水资源肯定不够用。

河北省每年开采100亿立方米以上的地下水,而地表常年干旱,只有夏季的时候能回补一点水,总体来说已经远远超过了地下水的正常回补速度,导致地下水位连年下降。

根据国家统计,到2013年底,河北省在持续40多年的开采中累计超采地下水1500亿立方米,形成了7个较大的漏斗区,占地约7万平方公里。

地下水被超采会有什么后果?

首先就是地面沉降,你把地下的原本储水都给抽空了,那原本有水的地方就成了空洞,承载力下降,就会引发地面塌陷。

华北平原是全国地面沉降最严重的地区,2018年被列为严重区的面积为5800平方公里,占全国严重区的99.8%。

其中北京地区地面沉降最大累计沉降量1.2米左右;天津地区地面沉降最大累计沉降量3.25米;河北沧州市地面沉降最大累计沉降量2.50米;山东德州市地面沉降最大累计沉降量达1.08米。

地面下降1米以上甚至3米是个什么概念?那是足以让一辆汽车直接掉下去的大空洞,这样离谱的地下空洞已经在北京市和天津市的市区范围内出现。

如果任由沉降区无限扩大,甚至足以摧毁整座城市。

而地下水位的下降还会引发海水倒灌。

因为地下水位已经低于海平面,秦皇岛市的海水入侵面积已达到了55平方公里,海水入侵内陆最远达到了65公里,大量的机井因水质变咸变苦而被迫停用。

最后一个问题,即便你不怕城市塌陷,不怕所有土地被海水倒灌而被迫废弃,地下水也终究是有限的,按如今这样每年超过100亿立方米的速度开采,根本开采不了几年,因为始终无法回补。

地下水最多当应急使用,不可作为常规取水手段。

但不用地下水,华北大平原的农田都得抛荒,工厂要停转,整个经济彻底完蛋,甚至老百姓的正常喝水都很难保证。

所以必须要用水,但不能用地下水,地表也没水,怎么办?

因此国家不惜代价修建了南水北调工程,建这个工程考虑的不是用水成本,考虑的是要保整个华北平原老百姓生活和生产的正常运转,属于是不得不建,必须要建。

自南水北调工程通水以来,河北省就开始逐渐关闭水井,停止开采地下水,累计已关闭机井13万口之多,让地下水源休养生息,生产和生活用水从南水北调工程里要。

而截止2020年底,南水北调工程累计调水394亿立方米,惠及人口超过1亿人,其中河北省有2872万的农村人口已经完全依靠南水北调的水来生产生活。

因为南水北调工程的运转,河北地区对地下水的开采逐年减少,终于达到了补水的平衡线。

2022年,人民日报发来喜讯,历经40余年的连续下降之后,华北地区的地下水位首次回升。

因为水资源严重不足,为了防止城市塌陷,防止海水倒灌,国家投入巨资修建南水北调,主动限制华北地区人口,如今终于不用担心这一切了。

虽然刚刚越过转折点,但毕竟终于逆转了持续恶化的趋势。

而2023年,暴雨来袭,整个华北地区被劈头盖脸的浇了一大桶水,令所有人都难以想象的海量雨水。

台风“杜苏芮”预计给中国陆地带来了超过1200亿立方米的雨水,相当于黄河2年的水流量,其中一半位于南方,一半位于北方。

河北省的降雨量达到了204亿立方米,北京市的降雨量达到了50亿立方米,相当于357个西湖的水短时间内降到了北京市。

其他如天津市、辽宁省、内蒙古自治区、山西省、河南省、山东省等严重缺水干旱地区也普降暴雨。

这是难以想象的水资源,但很可惜的就是下的太急,大部分都形成了洪水,无法利用,反而要尽快排走,但也对华北地区的水资源形成了巨大的补充。

根据北京市税务局的统计,这次共50亿立方米的降雨在北京市形成了水资源6.29亿立方米,其中地表水1.89亿立方米,地下水4.4亿立方米。

按这个比例估算,大约总降雨量的1成会被回补成地下水,河北省这次总降雨量204亿立方米,能回补约20亿立方米地下水资源。

这20亿立方米的水在几天之内通过地表缝隙灌入了地下,所以河北省的土地上出现咕噜噜疯狂冒气泡的奇景。

按西湖总水量为1400万立方米计算,等于是短短几天之内就有142个西湖被灌入了河北省的地下。

当然,河北省的地下水欠账共1500亿立方米,约合10714个西湖那么多,只把142个西湖灌入地下远远不够。

那是持续40多年干旱的欠账,还差1万个西湖水,不是一朝一夕能补回来的。

如今有了南水北调工程,又有了降雨量的连年扩大,华北地区严重干旱缺水的情况肯定会得到巨大改善,至少水资源不会再成为华北生产和生活的制约条件。

有南水北调工程保日常用水,有逐渐扩大的自然降雨逐渐补充地下水,华北的地下水资源早晚会恢复原状。

待到地下水位恢复到地表附近时,曾经的大量湿地就会重现华北大地,而更北方的土地也会跟着收益,土地盐碱化和土地荒漠化都会得到巨大改善。

那个时候再下暴雨,华北的土地就不会再咕噜噜疯狂冒气泡了。

因为已经喝饱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