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租房旺季不旺,愁坏了一线城市的房东

文章来源: 谷雨实验室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278 次)
按理说,7月是全年房租最贵的时候。毕业生开始租房,年轻人租期结束换房,租金自然水涨船高。然而今年的情况有所不同。

小红书上,有上海的房东,说自己房子位置不错,旺季2个月了还租不出去。价格一再降低,但看房的人比往年少了很多。

大家都说,上海赚钱上海花,一分钱别想带回家。一线城市的房租,确实劝退了不少年轻人。现在,追求生活质量的95后、00后们,越来越不愿拿三分之一甚至一半工资给房东上供了。

房租降了,但没完全降

跟去年同期相比,一线城市中,北京房租价格跟去年同期基本持平,深圳上涨了1%。上海的房租同比下降1.8%。广州降幅最大,2.39%。

再看环比。7月,深圳房租环比涨了1.22%,北京涨了0.62%。而全国平均租金最高、2022年应届毕业生留在本地就业比例高达85.86%的上海,在今年6、7月,平均租金都处于下降趋势。

6月,上海房租下降1.81%,不仅在一线城市中环比下降最快,在全国租金最高的30个大中城市里,也是环比下降第二多的。7月,上海的租金下降幅度虽然小于广州,但是趋势依旧没有回涨。

相比之下,在30个租金最高的城市中,上涨最多的是新一线城市。尤其是位于长三角、临近上海的无锡和南京,这两个城市环比涨幅最高,都涨了接近2%。无锡、南京同比去年的租金也都在涨。

再有则是西安,7月房租环比上涨了1.82%,比去年同期更是涨了超过7%。根据相关报道,今年比亚迪校招总人数多达3.18万人,其中多数都会来到西安或深圳发展。

分析大城市房租下降的原因,很可能与外来常住人口减少有关。

今年,四个一线城市的人口都在减少,上海最明显。截至2022年末,北京人口常住人口比2021年末减少4.3万人,广州减少7.65万人,深圳减少1.98万人。根据今年3月22日上海市统计局发布的2022年人口变动情况,上海常住人口数量是2475.89万,比前一年少了13.54万人。除去上海本地户口的增幅,外来常住人口减少了25.73万。

根据克而瑞数据,在上海,年轻人偏爱的公寓式房间,2023年的租金价格已经连续5个月下降。5月,公寓租金价格比4月下降了4%左右。2019年5月,上海的公寓月租平均价格是每平米182.95元,而今年5月已经降至每平米153.85元。4年间租金下降的幅度近16%。

此外,根据真叫卢梭团队的报道,上海的公寓不止租金下降,一些公寓的合同周期也变得更为灵活了。以往大多是半年、一年起租的公寓,现在也接受2个月的短租,做起实习生的生意了。

即便如此,上海的公寓出租率也没有提升,从今年1月的85.92%,连续四个月都有微跌,到5月是84.28%。

具体看各个区域的租金,或许能发现年轻人新的租房趋势。写字楼办公区云集的静安、浦东、黄浦,都有1%以上的租金下调。徐汇的租金环比跌了将近3%,而长宁和现在已经合并入黄浦区的卢湾,租金更是环比下跌了超过4%。

今年6月份,在上海市区中,只有普陀区的房租环比增加了0.15%。位于近郊、租金相对较低的宝山区,平均租金上涨了0.39%。

一线城市房租压力大,00后更想去新一线

整体来看,相较一线城市,新一线、二线城市的租房市场正在变热。二线城市(包含新一线)房租相比前几年6、7月的数据,涨幅较大。

在年轻人,尤其是00后中间,新一线城市的吸引力相对越来越大,00后中间,想去新一线发展的比例已经超过了一线城市。

根据猎聘大数据发布的《2023上半年人才流动与薪酬趋势报告》,越是年轻的人群,越想去新一线城市。在95后这里,新一线城市的吸引力只比一线城市低了0.1%。到了00后中间,就已经有近四成人愿意去新一线城市发展,比一线城市的偏好要多1.7%。

新一线中也有例外。比如房租均价最高、产业发展最好的杭州,房租环比上个月就在下降。

原因出在供需两端。一是杭州租房房源在增加。由于二手房市场行情下跌,导致不少原本计划卖房的房主想把房子租出去。再加上有不少新房楼盘集中在今年交付,市场供给一下子多了不少。

另外,阿里等大型企业的裁员,以及人口流入的放缓,导致租房的需求下降。杭州的人才引进,2021年有48.2万人,而2022年,只有34.7万人。

95后、00后们更愿意选择房租压力更小的城市。

根据2022年《年轻人选择城市新需求洞察报告》,大家对于选择城市各方面因素的重视程度中,排名第一的就是生活性价比,超过一半的人都给予了最高等级的“非常重要”。其次是居住便利度,而排名第三的因素才是工作机会。

有博主说,10年前毕业的时候,身边几乎所有人都留在北京发展。现在情况变了,家里的妹妹去年毕业,根本不考虑留在北京,直接去青岛发展。最近,自己身边实习的小朋友,虽然接到了北京还不错的offer,但考虑到安家成本,还是选择了杭州。

虽然一线城市机会更多,但现在,这不重要了。动辄每天2小时的通勤,工资一半都花在租房上面,吃饭、其他生活花销也都很高,买房更是遥遥无期……

具体的房租收入比就很能说明问题。

根据2023年上半年的数据,全国30个重点城市平均的房租收入比是29%。而最辛苦的北漂、沪漂,平均下来要拿出超过一半的工资交给房东。深圳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房租收入比同样接近50%。

相比之下,房租收入比最舒服的就是几个新一线城市了。合肥、宁波、长沙和无锡,都只用五分之一的收入来租房就可以。对于毕业生来说,确实会轻松不少。

不到三成工资用来租房,在长三角能租到什么样的房子

根据58同城、安居客发布的《2023年毕业生租住报告》,将近九成的毕业生希望自己每月房租占收入30%以下。

在一线城市,这是比较困难的。在北京上海,就算第一份工作可以保证月入过万,随便合租个单间也要花掉3、4千。调查中,毕业生第一笔租金来源,超过四成来自父母支持。

那么,在新一线、二线城市最为集中的长三角地区,如果是用多数毕业生可以接受的四分之一工资比例用于租房,都可以租到什么情况的房子?

选取智联招聘研究院2023年第二季度的招聘平均薪酬中位数来作为标准,在上海,四分之一也就是2750元,只能租到离人民广场45分钟,3户合租的一个小房间,离地铁站也不太近。

新一线城市中发展得比较好的杭州、苏州和南京,情况相差不大。

在杭州,招聘薪酬中位数的四分之一,也就是不到2500元,可以在离钱江路只需要20分钟通勤的地方找到一个三户的合租房间,出门离地铁只有3、400米。

在南京,每月2250元的价格,在能散个步就逛去新街口商圈的位置,可以租到两户合租的单间。

在苏州,如果愿意花上30分钟通勤的话,可以住到朝南的主卧独卫,带大浴缸的那种。

不止是房子本身条件如何的问题,租房的位置还直接决定了打工人另一个幸福指数的重要因素——通勤。

根据《2022年度中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2021年上海通勤时长在45分钟内的占比是69%,而杭州是79%,南京是75%,苏州是82%。

至于无锡、合肥和宁波,就更爽了。花上四分之一的工资,也就是2000出头的价格,甚至可以租到离市中心很近的6、70平米整租户型。一线城市的打工人简直不要太羡慕了。

在小红书对大家向往的“宜居城市”的讨论中,提到最多的前20个城市里,只有广州一个一线城市,其余上榜的几乎全是新一线或二线城市,其中就包括了长三角的无锡、苏州和宁波。

一线城市卷生卷死,三四线城市却怕又是直接步入老年生活。多数95后、00后想追求的不只是工作生活平衡,更重要的还有房租和收入的平衡,确实新一线城市是当下的最优解了。

下班之后,不用挤1小时地铁,也不用跟3、4个室友抢着用淋浴间洗澡,甚至还能去周围的公园商店走走逛逛,又何必人人都追求大城市的精致繁华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