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渡北海峡的中国第一人:海水仅14℃,一路都在抽筋

文章来源: 南都记者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371 次)
蔚蓝八月海上,既令人发冷,又不乏热闹。

8月18日,现年55岁的广东东莞游泳名将陈苏伟与他的6名爱徒兵分两路向亚欧大陆两端的海峡发起挑战。21日,6名年龄在11-15岁之间的孩子从海口游到湛江,全部成功横渡琼州海峡;24日,陈苏伟从北爱尔兰游到苏格兰,横渡距离约33公里,用时11小时35分,成首位横渡北海峡的中国人。接下来,他将投入明年3月库克海峡挑战,为完成“世界七大海峡”目标最后两步做准备。

在他成功挑战北海峡后,发文写道——一路上只有一个感觉:冷,所幸总算平安到岸,感谢早上的太阳给我温暖,感谢一行八人给支持陪伴,我比较幸运的是会游泳,所以就多游泳,没有伤害自己。

图片

24日,陈苏伟正在横渡北海峡。

挑战

海水只有14摄氏度左右

全程没有适应,一路上都在抽筋

“莫洛凯海峡和北海峡是最难的,莫洛凯海峡难在狂风巨浪,到处都是鲨鱼;北海峡这里记录没有鲨鱼,但难在冷,它的冷是要命的。”陈苏伟与南都记者连线时,如此形容这次挑战的难点。

据介绍,“世界七大海峡”由世界马拉松游泳协会认证,包括了英吉利海峡、卡特琳娜海峡、莫洛凯海峡、北海峡、库克海峡、津轻海峡、直布罗陀海峡。其中,北海峡平均水深61米,最深272米,与广为熟知的英吉利海峡不同,北海峡的海温还要低1.5-2摄氏度,只有14摄氏度左右,对于挑战者体能和意志力的要求都很高。

当地时间凌晨4点50分左右(北京时间11点50分),岸上温度在12摄氏度左右,陈苏伟全身涂抹好了一层白色的防寒膏,作用相当于把毛细血管封住,让体温尽量不外泄。但碰到海水的一刻,刺骨的冷意钻进身体,“防寒膏是心理作用多于实际作用,这11个多小时全程基本上都没有适应这种低温,一路上都在抽筋。”

在海水里感受到的温度跟在空气里感受到是不一样,温度差0.5摄氏度,体感差之千里,这要用脂肪、用能量跟低温做对抗。

刚开始游的3个小时里,太阳还没完全升起,他两臂向前划水,头往下看,能清晰看到离自己水下一米距离左右成群的水母,“形状基本都是像蘑菇一样,各种颜色都有,很丰富。”忍受着冰冷带来抽筋的疼痛,享受着海洋大自然带来的惊艳,这时他抽筋频率不高,脂肪是足够消耗的。

图片

当地时间6点多,陈苏伟游至不到3个小时。

陈苏伟有丰富的横渡海峡经验:2016年6月15日以6小时9分横渡琼州海峡,是目前从南到北横渡琼州海峡项目中最快纪录保持者;2018年8月3日横渡英吉利海峡,成为完成此壮举的中国第三人,也是用时最短的中国挑战者;同年10月18日还横渡了卡特琳娜海峡,成为横渡该海峡的第一位中国人;此后4年时间内,成功挑战环曼哈顿岛游、莫洛凯海峡。

对于有多次海峡经验的挑战者来说,都知道世界七大海峡的海水温度基本在14到19摄氏度之间,对人体的脂肪要求很高,横渡前,必须习惯这种状态,做适应性锻炼以及增加脂肪的储备。

在今年6月挑战津轻海峡掉了七八公斤体重后,这两个月来,他加强营养,增加淀粉类碳水化合物的摄入以达到增重,与此同时,还会定期到河源新丰江水库等水温较低的水域进行训练,以适应长期低温游泳环境。“这是在广东唯一能够找得到常年有十六七摄氏度的低温水了。夏天会去得多,冬天去得少,因为冬天在东莞东江就有冷水了。”他说道。

意志力

有无数次想放弃的念头

每一次划水都是一次考验

无垠蓝海上逐渐升起红日,也抵不过吹过耳边的海风声以及透过身体的冰冷感。

游到3个小时之后,身体产生大量乳酸,陈苏伟感到非常疲累。横渡过程中,每隔半小时可以停下来缓冲,补充水分或者吃一些营养食品饮品。离他不远处,一艘配备卫星雷达的导航船一路护航随行,船栏杆边上已用绳子系好装着营养饮品的瓶子,妻子、儿子和好友时不时在船上为他加油鼓劲,做好后勤保障工作,好友看到他停下来,就将瓶子扔到海里给他。

998x1680_64e97bbe4dd08.png

陈苏伟正在补充水分。

“很棒,状态还不错。”船上,世界马拉松游泳协会派来做横渡认证的观察员和应急救生员全程关注着。

“在横渡之前跟他们签订协议,当地协会的人会告知我们横渡这个海峡的规定和注意事项,”陈苏伟介绍道,横渡七大海峡会有各种各样的规定去约束挑战者,比如说如果能穿潜水员的衣服游就不会这么冷了,所以在横渡北海峡的时候是不行的,只能穿条三角裤,戴一顶帽子、一副泳镜,也不能碰到导航船、贴膏药,这些都是规定之一。

重复肌肉的动作、关节的摩擦,冰冷拍打着挑战者的身体,刺疼感遍布全身……

一会脚底抽筋,一会小腿抽筋,体内能量消耗越来越大,抽筋频率越来越高,补充的能量远远赶不上消耗的速度,这两个月补充的八公斤脂肪不够用了。

最后的5个小时是最难熬的,在海里每划水一次都像是一次与大自然的对抗,尽管是多次挑战过海峡,陈苏伟脑子还是有无数次想要放弃的念头。“冻到‘打冷战’,”他说,除了头两三个小时,后面每一次划水都是一次考验。看向船上的妻儿,跟自己做一番思想斗争后,又劝自己要坚持、再等等。

图片

对于这位退役的国家游泳队运动员来说,相比竞技体育,在他看来,到大江大海里面去锻炼出能蹚过冰海的体格与意志力,感受人跟大自然从斗争再到融为一体,才是最大的乐趣,“大自然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除了健康的身体,还能感受到生命力的强大。”

完成

体重掉了七八公斤

首位横渡北海峡的中国人

莞邑水乡江河密布,四五十年前,东莞大多数人都会游泳。得益于彼时“全国的游泳之乡”浓厚的游泳氛围与地理条件,陈苏伟十分热爱体育,1984年,年仅16岁“越过省队”直接入选国家游泳队,两次夺得亚洲游泳锦标赛冠军、两摘亚运会银牌。

但长期过度训练让他厌恶游泳,1992年退役后,他开始做小生意谋生,平时还会踢球打网球,结果腰和膝盖都受伤了,2016年开始逼着自己重拾游泳,想通过游泳帮助让腰和膝盖变好,也正是这一年他开始挑战海峡,重新燃起了对游泳的乐趣。

“常年在江河湖海游泳的人是非常乐观向上的,在足够安全的条件下,哪怕横渡一个东江也会提升你的生命力的,也能从中学会享受生活、会珍惜生命,不会说有想不通想不开的时候,这个是我很确定的。”陈苏伟说道。

这也是陈苏伟对儿子以及跟他学习游泳的学员们的教育:陈苏伟的妻子是篮球运动员,儿子继承体育世家衣钵,现从事网球,他们都十分支持他横渡海峡。

图片

陈苏伟上岸后,与亲朋好友合影。

在这趟北海峡挑战的最后,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岸的、又怎么从岸上游回船上的。幸好全程还算是顺利,没有鲨鱼,没有狂风巨浪,没有碰到有毒的海洋生物,只有对低温的恐惧、心中“一定要坚持”的信念以及体重掉了的七八公斤。

回到船上,观察员计时表停留在11小时35分钟,报告记录横渡成功的数据记录,船上的一行八人为成功横渡而兴奋雀跃时,远处海平面上,200多只小小的白海豚成群结队跳跃着,“像在热烈祝贺和欢迎着我们。”

这天,陈苏伟成第108位成功横渡北海峡的人,也是首位横渡北海峡的中国人,他离完成“世界七大海峡”的目标再进了一步。据介绍,超长距离公开水域游泳极限挑战历年来是欧美人的天下,全世界范围内,成功完成“世界七大海峡”的20余人里,欧美人占据多数,而他如若是完成了,将成为首位中国面孔亮相世界舞台。

图片

但在完成“世界七大海峡”目标的路上,还有一个未知数——今年6月,挑战津轻海峡成败未知。

津轻海峡位于日本本州与北海道岛之间,横渡海峡需要提前签订告知协议,陈苏伟表示,当时没有签订协议也没有预先告知横渡的注意事项,“上岸之后跟我们道歉。我游了14个小时24公里,在最后1公里顺风顺水的前提下,终止了我的挑战。已委托律师正在起诉了。”

陈苏伟没有太多精力顾及此事。9月5日回国后,接下来,他要调整状态增加脂肪,投入明年3月挑战库克海峡和最后的直布罗陀海峡做好准备。

“完成七大海峡对我来说是一种情结。刚开始是出于自己的爱好和追求一种个人的成就感,后来去挑战英吉利、莫洛凯海峡的时候,每次游完他们都竖起大拇指说你们是好样的,”此后,陈苏伟觉得自己具备这样的身体条件和经济条件去挑战完成海峡,这几年乐此不疲地投入,精力的投入以及每挑战一次自费50万元的投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