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杀导师的齐太磊:3年间父母先后去世 探访齐家…

文章来源: 九派新闻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904 次)
8月29日,记者访齐某磊所在的河南一村庄。齐家位于村庄边缘,房门上贴着幅挽联,“血泪数滴哀思无穷,礼数有限酒馔三献。”挽联已被风化至部分脱落。

村民介绍,齐某磊在美国的几年间,母亲三年前去世,父亲一年前去世。父母去世时,他都未出现,是弟弟操持的后事。村干部表示,他从早到晚一直在接电话,都在询问齐某磊的情况。“我能说啥?他父母双亡,他常年不在家。”他表示齐某磊多年不在家, 他并不掌握齐某磊的后续情况。

【1】曾因高考高分被媒体报道

8月29日,记者来到齐某磊的老家,河南封丘县一个村庄,村里已有人知晓他在大洋彼岸的行径。“很意外,我们都感到很意外。”一位村民说。

多位村民的印象里,齐某磊从小学习就很好,又不打人,又不捣蛋,一回家就先写作业,做完作业再出去玩。一位村民记得,齐某磊稍微内向,不如弟弟活泼。

另一位村民甚至记得他的高考分数——624分。2010年,他和弟弟同时都考了624分,分别被武汉大学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和西安交大能源动力系及自动化专业录取。新闻媒体报道了这件事,那位村民记得,“他们上大学走的时候,政府都来了。”此后,兄弟俩成为村里孩子的榜样。

大河报2010年名为《封丘一对农家兄弟真争气 同考624分 同上名校》的报道里,齐某磊和弟弟年龄相差两岁。都是1.78米左右的个头,都明显偏瘦,都戴眼镜,都是憨厚而腼腆的神情。兄弟俩的卧室相当简陋,两张床,两个小课桌,一个简易电扇挂在木棍上。

当时的报道里,父亲介绍,他们家种有6亩地,这是全家唯一的生活来源。俩孩子特别懂事,平时每月分别给他们生活费200元,可他们都不舍得花。

兄弟俩最大的爱好就是逛书店。齐某磊当时告诉记者,他和弟弟在一个学校时,在学校食堂都是买一份菜一起吃,一个月下来,最多也就花300块钱,剩下的全买书了。

报道里提到,父母为孩子近万元学费烦恼,父亲已有肝病十多年,母亲腿经常化脓,无法干重话。而对于将来,兄弟俩表示,走一步看一步,上大学后会兼职做家教挣零花钱,减轻家庭负担。

九派新闻走访时,多位村民都提到齐家生活困难。一位村民记得,齐家是低保户,齐家兄弟上学时,“爸妈连衣服都不舍得买。”好在,“那俩孩也是可争气。”

齐家的院子位于村子边缘。墙上贴着的“农户房屋安全评定结果公示牌”显示:户主姓名齐某毅,家庭人口:2人,享受政策年度:2019,类别:D,北屋为A级,面积60平方米。

邻居介绍,齐家是低保户,这是前几年政府扒掉旧的,建起新的。“他家以前房子很破的,漏得没法住人了,一下雨遍地漏。”

【2】三年间父母先后去世

据公开信息,2015年,齐某磊于武汉大学毕业。后就读于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并于2021年获得材料科学硕士学位,随后在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就读博士研究生。

2022年1月,他加入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应用物理系的研究小组,指导教授是同为华裔的严资杰[音]。

一位邻居说,齐家兄弟上大学后便很少见到了,“上大学的时候回来也不上俺家来,来几天又走了,一般都接触不了。”他最后一次见到齐某磊是在四五年前,“上美国之前”,自此再也没见过。

村民介绍,齐某磊在美国的几年里,其母三年前去世,其父一年前去世,“(去世)就快满一周(年)了。”

齐家大门。图/九派新闻 覃钰钰

村民介绍,齐家父亲患病多年,一直是妻子在照顾。妻子要种地干活,还要照顾丈夫,“她舍不得钱,有病了还不去看。”后来先是去县里医院看,县里治不了转到新乡,新乡治不了到郑州,“(从送医到去世)就一个礼拜以内,他妈就去世了……等于说连种地带伺候病人给他妈妈身体累垮了。”

后来,他父亲自己在家住,两年后也去世了。齐某磊的弟弟可能在上海工作。村民说,去世前的病重阶段,弟弟曾把父亲接到上海去照顾了几个月,病情稳定了再送回来。

在村民印象里,孩子父亲口碑很好,他家的东西、农具,就跟公用似的,谁都可以进他家拿。

【3】最后动态:想交朋友,什么是真理?

村民们并不了解这些年齐某磊经历了什么。或许可以从他在社交媒体上的动态一窥他的心理。自2022年2月20日发出第一篇网络帖文以来,齐某磊多次在推特中提及“流言蜚语”“编造证据”等与口舌是非相关的词语。

2022年8月,他提及“美国霸凌”时写道:“在美国,霸凌似乎是一个问题。人们通常不会在第一时间阻止他们(霸凌者)。解释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让他们(霸凌者)觉得每次提出问题时,别人都会向他们求情,他们(霸凌者)夜以继日地寻找借口。”

2022年8月19日,齐某磊提及一名教职员工——他的PI(Principal Investigator),即负责领导研究项目的主要带头人。齐某磊疑似想要与该PI交谈并获得他的承诺,以摆脱自己所遇到的困境。

他写道,只需与领导研究项目的教授交谈并得到教授的承诺即可,因为教授有更多的经验来处理“这些女孩和流言蜚语”。

“然后,我们就可以摆脱这些愚蠢的话题了。”齐某磊写道,“如果没有必要,我不会改变任何事情。”2022年11月,他又怀疑一群人通过“编故事来控制他”,他告诉了教授,但是教授说没有人谈论“这件事”。

科研工作之外,齐某磊经常自己做菜,并将成品照片分享到网络上。在他上传的照片中,有肉丸、“卖相不错”的鸡蛋饼、“80%复原度”的水煮鱼、虾仁炒蛋、蒸蛋……他曾两次表示,“永远不辜负美食”,还会带上表达“开心”的表情符号。

2022年7月,他开始抱怨人们总是注意“工作时间”,写道“我认为我是在向老板展示我在工作,而不是兴趣驱动,这贬低了我工作的意义。这太恶心了。自尊阻止我工作。”2023年5月,他写道:“对于一个博士生来说,每天关注工作时间实在是太幼稚了……我知道很多人都想让我向他们展示:在工作、一直在工作。但是,不行……那根本就不是人。”

齐某磊在社交平台上发出的最后一条推文停留在8月1日。他发问:“你是如何找到博士后职位的?”他还提了另一个问题:“什么是真理?”

同一天,他写道“想结交一些新朋友”,并称自己“在日常琐事上有点傻”。“想结交一些新朋友。我是一名二年级博士生,对纳米粒子合成、光捕获、自组装、光谱分析和机器学习感兴趣。日常琐事上有点傻,谈研究却很热情。如果有兴趣,请联系我。”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