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一片迷茫,当中国年轻人不再“小粉红”…

文章来源: 香港01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740 次)

最近,在和中国95后、00后的两位年轻人对话中发现,本被外界认为是小粉红一代的年轻人,并未如外界想象的那么小粉红。这两位年轻人对于国家有着朴素的认同之情,并从过去多年以来的经济发展中获益,但近年来持续恶化的就业形势,让已经大学毕业的他们备受打击,对于未来和社会的负面情绪已经显露无疑。其中一位年轻人在工作一年后失业,对于未来一片迷茫,不知道干什么。他明明有理想,愿意为过上好的生活而拼搏,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宅在家里,自嘲为废人。他认为自己整日辛苦工作,终究是在为房东打工,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uid”:”2″,”hostPeerName”:”https://www.wenxuecity.com”,”initialGeometry”:”{\”windowCoords_t\”:-8,\”wi

这样的情景,放在几年前,尚有些难以想象,但今天却不断在真实发生。犹记得数年前香港发生佔中、修例风波时,中国许多年轻人对于那时候香港已经存在多年的经济困境和高房价、高租金、阶层固化问题或多或少有些同情,其中一些人甚至会庆幸自己生活的中国社会依然保持较高速度的经济增长,依然充满机会,收入仍旧有上涨的可能。但仅仅数年之后的今天,许多中国年轻人已经乐观不起来。

对于相当数量的年轻人来说,近年来他们的遭遇,可谓雪上加霜。待他们长大成人之时,持续多年的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奇蹟正在成为过去,经济增速下滑已经来临。持续多年的土地财政和房地产行业畸形发展造成中国大城市极为严重的高房价、高租金问题。从房价收入比来看,中国少数大城市的住房困难甚至不亚于香港。

北京房价高企,远超平均收入,“北漂”一族难以承受。(VCG)

与经济下行相伴而来的是阶层固化问题,中国社会的贫富分化已经超出合理范围,向上流动的通道正在关闭,向下坠落的通道却在敞开。在这样的形势下,内卷、躺平、佛系之类的话语日渐流行,舆论场上经常可见年轻人的负面情绪。不过,多数年轻人在不满于自己生活现状的同时,依旧对国家充满信心,正如一句流行话所说“很多年轻人对国家的前途充满信心,但是对自己的前途满怀迷茫”。然而,在新冠疫情和内外形势的叠加影响下,中国经济面临多年少见的困难,许多年轻人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深刻感受到经济下行的寒意,他们要么在找工作过程中屡屡碰壁,要么被公司裁员或收入下降,对于国家前途不再像过去那样满怀信心。

年轻人的预期、信心从来都是与国家发展、个人境遇密不可分。当“很多年轻人对国家的前途充满了信心,但是对自己的前途满怀迷茫”,其实已经是在发出让人忧虑的信号。当很多年轻人对自己的前途满怀迷茫时,之所以还对国家的前途充满信心,无非因为他们自身的境遇并不真的糟糕,他们依旧能从国家发展中寻找到机会,只不过困难越来越大,希望越来越渺茫。但如果他们长时间处于“对自己的前途满怀迷茫”,那势必影响他们的爱国热情与后劲。除了少数活在某种理念、主义中的人之外,多数人都活在现实中,有着非常现实的利益诉求,他们对于国家的信心在根本上取决于自身境遇。当相当数量的年轻人都面临经济困境带来的就业压力,甚至为基本生存发愁时,他们的心态必然会发生变化。毕竟,不论多么动人的口号,多么宏大的理念,最终都抵不上残酷现实给人上的每一堂课。

近年来,中国年轻人就业问题日益突出,外卖骑手的人数激增。(Reuters)

过去十多年,中国社会流行小粉红思潮。这固然离不开内部政策的影响和外部环境的刺激,但最重要的基石仍是以经济发展为核心的国家进步。小粉红群体儘管具有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的倾向,但终究是成长于改革开放之后,在耳濡目染的环境下有着异于改革开放之前的权利意识。许多带有小粉红倾向的年轻人都同时带有个人主义倾向,他们的自我意识和权利诉求同样比较强烈。这就使得多数小粉红群体都难以成为一些人所召唤的守纪律、顾全大局的国家主义者、民族主义者。当然,网络上确实存在一些激进的小粉红群体,他们满腔愤怒,却带有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经常干扰正常讨论,以至于舆论场硝烟四起。这是不能不防范之处。

{"uid":"4","hostPeerName":"https://www.wenxuecity.com","initialGeometry":"{\"windowCoords_t\":-8,\"windowCoords_r\":1374,\"windowCoords_b\":736,\"windowCoords_l\":-8,\"frameCoords_t\":4072.166748046875,\"frameCoords_r\":823.5,\"frameCoords_b\":4072.166748046875,\"frameCoords_l\":185.5,\"styleZIndex\":\"auto\",\"allowedExpansion_t\":0,\"allowedExpansion_r\":0,\"allowedExpansion_b\":0,\"allowedExpansion_l\":0,\"xInView\":0,\"yInView\":0}","permissions":"{\"expandByOverlay\":false,\"expandByPush\":false,\"readCookie\":false,\"writeCookie\":false}","metadata":"{\"shared\":{\"sf_ver\":\"1-0-40\",\"ck_on\":1,\"flash_ver\":\"0\"}}","reportCreativeGeometry":true,"isDifferentSourceWindow":false,"goog_safeframe_hlt":{}}" width="0" height="175" frameborder="0" marginwidth="0" marginheight="0" scrolling="no" sandbox="allow-forms allow-popups allow-popups-to-escape-sandbox allow-same-origin allow-scripts allow-top-navigation-by-user-activation" data-is-safeframe="true" aria-label="Advertisement" data-google-container-id="4">

此时此刻,中国社会许多年轻人的心态和对于未来的预期正在经受他们人生中第一次大规模衝击,其中不少带有小粉红偏向的年轻人已经变得不再那么小粉红。在阶层固化、高房价、高租金叠加就业难、机会少的影响下,他们真切感受到现实的残酷和无奈。从中短期来看,因为改革开放45年的积累,许多陷入困境的年轻人或多或少还能寻求家庭互助,尚不至于产生较大的实质性问题。但若长此以往,他们的负面情绪势必不断蔓延,一旦突破临界点,恐将造成更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凡事都应防患于未然,为了国家健康发展和长治久安,适时推动结构性改革,舒缓年轻人的压力,让他们看到希望,让他们尚未全部丧失的梦想和激情成为国家进一步发展的动力,而不是让他们持续被负面情绪困扰,正变得越来越紧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