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2万住不起汉庭如家?三年亏损一年回本

文章来源: 腾讯新闻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731 次)

 

去年住不起京郊民宿,今年住不起汉庭、如家。

作为疫情后的第一个暑假,想要出门旅游的人们还没能享受诗和远方,就先迎来了“酒店刺客”。一时间,“月薪2万住不起汉庭如家”、“北京酒店最近为何涨价凶猛”等词条相继成为社交平台的热门话题。

《深网》对话多位消费者、民宿创业者、OTA从业者发现,受市场供需变化影响,在这波酒店涨价潮中,经济型酒店的涨幅明显高于中高端酒店,旅游和公务住宿价格都在疯涨。

酒店价格上涨的直接结果是,多数连锁酒店结束了3年连续亏损的窘境,回归赚钱的轨道。部分民宿创业者也预判,按照上半年的经营状况,今年一年就能赚回过去三年的亏损。

“今年一年就能赚回疫情三年亏损。不少酒店及民宿创业者,都有种今年不赚钱就再也赚不到钱的急迫感。”有OTA从业者对《深网》表示。

与去年相比,酒店到底涨价多少?国内酒店“三巨头”业绩已经给出了答案。

财报显示,首旅酒店2023年Q1的ADR (平均每日房价)超过 2019 年同期 13.9%;锦江酒店4、5月份境内酒店整体RevPAR(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分别为2019年同期的116%、104%;华住集团国内酒店2023年第二季度的RevPAR恢复至2019年水平的121%。

三大酒店集团平均每日房价、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大幅提升,带给消费者最直观的感受就是,100-200元的如家和七天已经成为过去式,现在连锁酒店价格有让消费者“高攀不起”之势。

对此,汉庭酒店母公司华住集团回复称,疫情过后,旅游市场正在快速复苏,而酒店行业的供给恢复速度还没有完全同步,供需的不匹配也导致部分热门地区价格波动明显。

旅游、公务住宿价格都在疯涨

这半年来,租住在北京德胜门附近的琳琳真实的体验了“搬砖3天,付不起几天房费”的窘境。由于经济型酒店在今年五一和暑期价格大涨,原本想来北京旅游的家人再次推迟了来京日期。

为了给父母在住处附近找到合适的酒店,琳琳提前7天就在携程上搜索如家、汉庭等经济型酒店。由于离家四公里左右的如家、汉庭酒店价格都在700元以上,父母决定将来京的时间推迟至暑期。

但7月中旬琳琳家附近的如家、汉庭酒店价格依然在500元以上,由于价格超出预期,琳琳父母对来京再次犹豫。

感受到酒店价格上涨的不仅是旅游客源,公务客源也明显感觉酒店价格的攀升。

“按我们公司的差旅标准,之前出差能住亚朵,现在只能住全季、桔子酒店了。”林峰感叹。

据林峰介绍,他所在公司的差旅标准是一线城市500元,省会城市450元,非省会城市350元。按照这个标准,林峰2023年之前出差经常可以订到亚朵及4星级以上的酒店。

“现在能否住的起亚朵要靠运气,4星级以上的酒店基本没可能。今年出差住全季、桔子酒店刚刚卡线,而且要提前一周预定,否则差旅费很容易超标。”林峰说。

琳琳和林峰的经历并非个例,从华住、锦江、首旅三大酒店集团近三年的日均房价看,其酒店的日均房价均已超过2019年水平。

据财报显示,华住集团2023年Q1综合日均房价为274元,同比2019年Q1增长24.55%。锦江酒店2023年Q1综合日均房价239.28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17.36%;首旅集团2023年Q1综合日均房价为214元,同比2019年同期增长23.7%。

酒店价格变动直接受市场供需端变化的影响。

在需求端,五一是旅游旺季,酒店价格会随着出游人次的增加上涨。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五一期间全国国内旅游出游合计2.74亿人次,同比增长70.83%;据携程等OTA平台数据,“五一”期间热门旅游城市平均酒店住宿价格较2019年上涨50%以上。

从供给端看,疫情三年,一些酒店因经营不善而被淘汰,导致短期内酒店供给不足。

据《2022年中国酒店业发展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大陆地区一共拥有住宿设施总数为36.1万家,较2020年减少了8.6万家,其中酒店住宿业较2020年减少了2.7万家,其他住宿业较2020年减少了5.9万家。

住宿需求大幅上涨,供给端却在下滑,这直接导致酒店价格的上涨。

“如家们”供给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贵

在酒店的这轮涨价潮中,不同级别酒店涨价幅度不同。有OTA从业者对《深网》透露,“经济型酒店在这波涨价潮中涨幅最大。”

《深网》对比了华住、锦江、首旅不同级别酒店每日平均房价发现,与2019年Q1相比,2023年Q1这三家公司经济型酒店涨价幅度明显高于中高端酒店,经济型酒店涨幅多为两位数,而中高端酒店涨幅仅为个位数。

在经济型酒店方面,华住集团2023年Q1日均房价为208元,同比2019年Q1增长16.2%;锦江2023年Q1日均价格为169.96元,同比2019年Q1增长了8.98%;首旅2023年Q1均价格为177元,同比2019年增长了10.63%。

在中高端酒店方面,华住集团2023年Q1日均房价为344元,同比2019年Q1增长7.05%。锦江2023年Q1日均价格为265.97元,同比2019年增长了2.02%;首旅2023年Q1日均价格为285元,同比2019年下滑了5.94%。

经济型酒店日均价涨幅高于中高端酒店同样受供需关系的影响。

在需求端,在“消费降级”的背景下,不少游客会降低出游的住宿的标准。“之前出游首选星级酒店,现在为了节省住宿成本会选择经济型酒店。”有消费者对《深网》透露。

一个可以佐证的事实是,今年五一期间出游人次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119.09%,但人均消费较2019年同期却下降15.5%(文化和旅游部数据)。

在供给端,随着三大酒店集团往中高端酒店发力,部分经济型酒店的数量呈现下滑趋势。

以首旅旗下的如家酒店为例。截至2019年3月末,如家酒店数量为2217家,房间数量为227150间。到2023年3月末,如家酒店数量下滑至1651家,房间数量下滑至154097间,酒店数量和房间数量分别同比2019年下滑26%及32%。

从经营效率看,中高端酒店的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RevPAR)明显高于经济型酒店。RevPAR是衡量酒店经营水平的重要指标,对比三大酒店集团2023年Q1的平均客房收入发现,中高端酒店的平均客房收入在经济型酒店1.5倍以上。

提高中高端酒店的占比有助于提高酒店的收入,在这个趋势下,连锁酒店明显加大了对中高端酒店的投入。

以华住集团待开业酒店为例。2023年第二季度,华住集团待开业的经济型酒店为1092家,而待开业的中高档酒店为1747家,明显高于经济型酒店。

失去三年,一年回本

酒店提档、提价最直接的结果是,曾经亏损3年的酒店又回到了赚钱的轨道。

以三大酒店集团为例。除锦江酒店外,华住集团和首旅酒店2020年至2022年这三年的净利润都为负数。其中,华住集团三年共亏损约45亿元,而首旅集团三年共亏损了约13亿元。

2023年第一季度,华住集团的净利润为10亿元,与2019年第一季度的0.99亿元对比,同比增长了900%多。而首旅酒店2023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为1.15亿元,同比2019年Q1的0.98亿元增长了约17.3%。

华住、首旅等仅是连锁酒店今年经营情况的一角。据《2022年中国酒店业发展报告》显示,2022年我国酒店连锁化率仅为35%,60%以上为民宿等其他住宿酒店。头部连锁酒店又开始赚钱了,那么民宿等其他住宿酒店今年上半年的经营状况如何?

“无论是价格还是入住率,我经营的这几栋民宿的收入肯定比2019年时好。推算下来,过去3年的亏损,今年一年就能赚回来。旅游旺季时,一个房间一个月能赚1万。”在本溪做了6年民宿的王芳对《深网》透露。

图为王芳经营民宿的门口一角

王芳的民宿位于本溪知名景区附近,驱车5分钟就能直达小市一庄、本溪水洞、关山湖风景区等多个4A、5A级景区。旅游旺季时,可住6人的整套民宿价格在600-700元/晚,淡季时,也可以做日租房,价格在200元左右。

“因为都是回头客,旅游旺季时,民宿基本没有空着的时候。有时因为我这边民宿房间不足,我还要帮团游的回头客寻找新的房间。我已经买了新楼(精装修),准备扩大经营。”王芳说。

对此,有OTA从业者对《深网》称,“不少酒店及民宿创业者都有今年不赚钱就再也赚不到钱的急迫感,但新手现在才想入局民宿或者酒店行业并非明智之举。”

今年在促销费、扩内需等政策导向下,旅游业率先复苏,所以热门景区附近的民宿有供不应求之势,但真正赚钱的多是有管理民宿和酒店经验的创业者。如果现在才想投入民宿或者酒店行业,再加上招人和培训,很难赶上这波旅游热的风口。

明年的风向还不确定。就如过2022年之前大火的露营,当热度褪去,谁还会为不断上涨的酒店价格买单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