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火遍全国的刀郎 从2次隐退到再爆红 经历了什么?

文章来源: 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856 次)

最近爆火的《罗刹海市》,你听了吗?这么多年过去了,刀郎早已和世界和解,又怎会在10年后特意写一首歌来抨击呢?他一直的心愿,不过是“只要大家记得我的歌就行”。

富书作者:雷利;主播:李鑫

来源: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原创

沉寂多年的刀郎,重出江湖了!

一首新歌《罗刹海市》发出后火爆全网。除了满屏的“怀念刀郎”,网友议论度最高的则是几句看似“内涵”他人的歌词。

而这些被内涵的人,恰恰是曾经对他出言不逊的四位名人——那英、汪峰、杨坤和高晓松。

不少网友评论“刀郎终于等到这一天”,就连那英等四位名人的评论区也纷纷沦陷。

一片热议中,刀郎的过去不经意间被提起,2000年火遍大江南北的他,却两次隐退,这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

1971年,刀郎出生在四川省内江市的一个四口之家,哥哥比他大5岁。

刀郎的父母都在文工团工作,从小刀郎就在艺术的熏陶下长大。

12岁,刀郎怀着对音乐懵懂的感情开始学习乐理知识,他每天抱着吉他和电子琴,弹奏着一个个和弦。

直到14岁时,台湾校园歌曲在大陆风靡,刀郎对音乐的向往才真正觉醒。

看似美好顺利的童年,其实隐藏着深深的伤痕。

小时哥哥对刀郎严加管教,处于叛逆期的刀郎十分讨厌哥哥,一次剧烈争吵后甚至跪求老天让哥哥死去,年少的刀郎只当这是一句无心的话,没想到后来竟会成为事实。

哥哥20岁时谈了一个女朋友,刀郎的叛逆心作祟,对着哥哥大喊绿帽子。

那天兄弟两人大打一架。母亲看到后骂了哥哥几句,哥哥一怒之下离开了家。

一周后传来噩耗,哥哥出车祸去世了。

至亲的离去让刀郎一直无法走出心理阴影,他只觉得是自己促使了哥哥的死亡。

在家里的每分每秒都会让他想起逝去的哥哥,他只能转移注意力到音乐上。

17岁那年,刀郎放弃了学业,只身一人来到内江的歌厅学习乐器。

两年内他跑遍了成都、重庆、西藏、西安等夜摊。

期间,刀郎组建过一支叫手术刀的乐队,后来因为没有名气,几个人一拍而散。

1990年,生活困顿之时,一名叫杨娜的舞蹈演员给了他许多安慰和支持,陷入爱河的刀郎和她结了婚,第二年有了一个女儿。

好景不长,刀郎每天挣的钱无法支撑一家三口的起居,认清现实的杨娜在女儿出生40天时留下一张纸条,不辞而别:“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离家打拼那年,刀郎一人的背影还历历在目,再次返乡时,谁也没想到他竟然带回一个女儿。

故乡留不住他,刀郎留下一封信再次启程,信中写道:

“爸爸、妈妈,我知道你们很伤心,但我要去追逐我的音乐梦想,不成功,我就不回来。”

这次的目的地,刀郎选择了文青圣地海南。

他组织的第二支乐队名叫“地球之子”,一群年轻人天天跑夜场,时间长了,乐队在海南有了一定知名度,挣得多的时候,刀郎一个月可以拿到八九千,甚至一万元。

钱有了,名也有了,但刀郎的内心还是空落落的。

在每日观众的欢呼呐喊声中,他越发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音乐:

“如果说我要爱音乐的话,我就不能让音乐来养活我,我应该是出去打工,然后再来养活音乐。”

对音乐有着崇高信仰的刀郎不能接受“音乐养活自己”的现状,他想创作音乐。

他再次离开乐队,跟着海南认识的新疆女孩朱梅去了她的家乡。

当时的他还不知道,这一去,自己的人生轨迹将发生巨大地转变。

1995年,刀郎在新疆成立了西北音乐工作室,他扎根于新疆最底层人民的生活中,想结合当地民风,创作出亲民的、传唱度高的歌曲。

九年来,他独立制作了《新疆原创第一击》《西域情歌》《大漠情歌》《丝路乐魂》《丝路乐韵》以及《走进新疆之音乐篇》等民族风情类唱片。

参与制作的音乐作品《西部明珠》获得中国音乐电视铜奖,与乌鲁木齐共青团、电视台合作的音乐电视《志愿》获共青团中央五个一工程奖。

刀郎在新疆打出了自己的名声,做个不出名的小歌手,这样的现状他已经满足。

但就连他自己都想不到,下一首创作的歌曲竟然会给他带来如此高的荣耀……

“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的更晚一些。”

2004年,一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从新疆传遍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男女老少都会唱。

除了这首歌,专辑中两首《情人》和《冲动的惩罚》也深受大家喜爱。

当年,这张专辑的销量高达惊人的270万张,被人们称为传统唱片业的最后一个春天,要知道在刘欢和刘德华处于巅峰时期时,专辑销量才不过30万张。

刀郎,彻底火了!

第二年,刀郎推出《披着羊皮的狼》和《刀郎3》两张专辑,其中《西海情歌》《手心里的温柔》再次成为大家口中的传唱曲。

同年,刀郎获得华语音乐传媒盛典年度艺人和最佳国语男歌手两个奖项,还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名人榜第13名。

俗话说人红是非多,刀郎红了以后有关他的负面新闻也层出不穷,人们评价他“奇丑无比”“歌俗人也俗”。

从小视音乐为信仰的他,一直觉得做音乐是一件简单的事——出张专辑唱唱歌,大家喜欢就听,不喜欢就忽略。

可他从不知道这个“圈子”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面对恶评,他不敢上网,不敢看电视,不想接受采访:“音乐出名后,那么多人议论我,还有人不喜欢我的音乐,说我恶俗,到处都在说,我一下子觉得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彻骨寒。”

当红时,刀郎的私生活被严重侵占。

记者们为了采访他,每天在他家门口和公司楼下蹲守,等不到他就坐着打牌,一打就是一天。

刀郎回想这个场景就害怕,他不想见太多人,害怕听到太多负面评价。

对于习惯了小城市慢节奏的刀郎来说,处在风口浪尖的生活令他十分窒息,更别提日复一日的宣传工作了:

“从上午十点一下飞机就开始去各家电视台和电台跑通告,眼前不是拥挤的人群就是高楼大厦,见面目统一的职业化过分的人,说一样的话;跑到晚上十二点,第二天早上又起来。”

刀郎像是一个陀螺,一开始只是随着微风偶尔转动,现在则是被鞭子一下下抽着高速旋转。

后来在采访中,他坦言自己完全没想到会一夜走红,高速旋转时并没有做好成名的准备。

“我有点招架不住,我就想沉淀下来,认真写点东西。”

处在事业顶峰的刀郎,渐渐走出大众视野,他希望能够回归平静的生活,安心创作歌曲。

2010年,刀郎筹办着自己的12场“谢谢你”巡回演唱会。

5年隐退,刀郎宝刀未老。

演唱会大获成功,场场都坐满了上万人,喜欢他的粉丝们不惜花高价购买门票,刀郎还成为第一个在旧金山美生堂举行个人演唱会的中国音乐人。

就在刀郎沉浸在回归的喜悦中时,不知是他经久不衰的影响力动了谁的饭碗,娱乐圈顿时议论声四起。

第一位就是那英。

2010年,一场音乐风云榜十年庆典开幕,评选规则中要求选出2000年至2010年最具影响力的10位歌手。

毫无疑问,刀郎是这几年里最当红的歌手之一,进前十完全不在话下。

那英作为庆典的评委主席,坚决反对刀郎的入围:

“刀郎的歌,没有音乐性,也不具备审美感,我拒绝他成为十佳歌手。”

甚至还有人爆出那英公开说过:刀郎的歌我最看不惯,听他歌的都是农民!

这一次网友站在了刀郎这边,纷纷议论“我看《征服》也未必比《2002年的第一场雪》艺术性高到哪里去!”

不只有那英,汪峰也曾说过:“刀郎现象是流行音乐的悲哀,他的成功全是拜媒体所赐,如果没有恶炒,他根本不会有如今的虚假繁荣。”

高晓松评论刀郎:哪个歌手如果唱刀郎的歌曲,在我这里他休想过关。

杨坤更甚,在采访中直言:“刀郎那个是音乐吗?”

对此,刀郎回应:没有亲耳听到的,都是空穴来风。

殊不知,这些评价再次深深地伤害了他。

2012年,刀郎在全国巡演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中不禁落泪,唱的正是一首写给粉丝的歌:谢谢你,你搂着我的伤痛抱着我受伤的心,在迷乱尘世中从来未曾说过放弃……

没人会料到最后一场演唱会结束后,刀郎再次消失在台前。

他曾说自己是一个简单、单纯、执着、热爱音乐的人,对于商业至上的音乐圈和娱乐圈,他只想冷眼旁观。

其实,刀郎本不必回应争议,他的作品和为人早就替他挡下了外界的恶评。

2005年,自印尼九级地震引发惊天海啸后,香港演艺界集结200位艺人举行“爱心无国界演艺界大汇演”的筹款赈灾活动。

刀郎为参加此次义演特意写了一首《爱是你我》献给灾区人民,凭借这首歌,刀郎再次获得了第十二届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后来这首歌还在春晚被小沈阳夫妇翻唱再次走红。

2008年汶川大地震,刀郎以个人名义向新疆慈善总会捐款10万元。

同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刀郎为奥运共写了《荣誉》《就是现在》等歌曲,并受邀参与主题曲《北京欢迎你》的演唱。

2010年,刀郎还参加了文化部在新疆地区的慰问演出。

2011年,刀郎为电视剧《我是特种兵》演唱主题曲《永远的兄弟》,引得无数人追捧。

同年,还推出制作5年的原创大碟《2011身披彩衣的姑娘》,大众赞赏声满满。

刀郎朴实的为人也收获了一些歌手的赞许。

刘德华曾评价刀郎:能和我演唱的那世纪经典“忘情水”相媲美的我看也只有刀郎唱的“冲动的惩罚”了。

李宗盛听闻刀郎要出专辑,主动申请制作人,为他制作了专辑《喀什噶尔的胡杨》。

罗大佑说:刀郎的一个优点就是他天生就是唱歌的,他的嗓音很好,可以把唱歌唱得像讲话一样。

谭咏麟对刀郎十分欣赏,第一次听到刀郎的歌,谭咏麟就想到了西北大漠苍茫荒凉的感觉。

他邀请刀郎为他写了一首《披着羊皮的狼》,他称刀郎为人诚实可靠,歌曲真实朴实,后来还成为至亲好友,刀郎开演唱会时谭咏麟特意到场助阵。

因为喜欢《2002年的第一场雪》这首歌,谭咏麟后来还和刀郎要到了粤语版的改编权,两人共同演唱。

争议、谣言、褒奖、喜爱,刀郎照单全收。

第二次隐退后,刀郎表示遗忘也好,质疑也好,他终究会被大家遗忘,只要大家记得他的歌就行。

最近,刀郎因新歌《罗刹海市》再度爆红,网上出现不少回忆刀郎的评论,网友都说那象征着一个时代:

“小的时候觉得刀郎的歌难听,现在听起刀郎的歌,感触良多。不是歌不好,是自己还没到那个境界。”

“很多人听刀郎觉得俗,等经历世事后才发觉其中的荡气回肠,才会在一首歌里哭得一塌糊涂。”

说起俗,刀郎有着和大家不一样的看法:“你说我不俗,我都对不起我的爷爷奶奶,对不起生我的土地。我做音乐的梦想就是希望爷爷奶奶都能听,希望他们听得开心,说大一点希望每个中国人都能听。”

“我想走民族化风格,是可以随时拿来唱的,而不是放在殿堂被人供着。”

刀郎做音乐的初衷,从一始终。

现在的刀郎已经转做了幕后,钻研不同乐种的音乐,偶尔带着徒弟参加演出,和粉丝约着一起吃饭,喝酒……

照片里的他身材健硕,光头闪亮,最重要的是笑容永远挂在脸上。

现在他只想达成早年的理想:不用太多钱,有一个老婆,两个孩子,一间房子,想去哪儿的时候自己都有空,主要还是做自己想做的音乐。

至于网友提到的新歌含沙射影,这么多年过去了,刀郎早已和世界和解,又怎会在10年后特意写一首歌来抨击呢?

他一直的心愿,不过是“只要大家记得我的歌就行”。

作者简介:雷利,富书团队单篇原创最高阅读量230万+,第4本书即将出版,图书《好好生活》正在热销中,和500万人一起升级生活认知,知乎、微博@富书,本文首发公众号: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ID:FranklinReading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