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废水排海在即,中国消费者编写“避雷清单”

文章来源: 全球报姐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151 次)
凌晨2时,日本东北部宫城县石卷市,海面上漆黑一片。50多岁的远藤仁志已经出海,开始捕捞海水养殖的海鞘。天色渐亮,一批批海鞘被打捞上来。

日本东北的三陆海域是世界三大渔场之一,这里的秋刀鱼、海鞘、裙带菜、牡蛎、扇贝、鲣鱼等海产品行销日本。对远藤来讲,这套捕捞流程已经进行了35年。然而,随着福岛核污染水8月排海在即,他心情沉重。

“我们完完全全被政府抛在了脑后。”远藤叹息道。他不会忘记,2015年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曾向包括他在内的渔民承诺过,“不获得相关人士的理解,不会(对核污染水)展开任何处置”。

日本政府所谓“对相关人员表示理解”“会认真解释”等话语,无法消除依海为生之人的焦虑。在远藤眼中,排海计划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如果未来30年、40年情况无法好转,我的生计也就完了”。日本共同社7月14日-16日所做的最新民调显示,高达八成的日本受访者认为,当局发布的排海说明并不充分。

曾经,日本比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对核安全都更为敏感。如今在巨大争议中,该国却执意要进行人类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核污染水排放。虽然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给予日本最后的“通行证”,出台报告称“该计划符合安全标准”,却依然无法令外界信服。这其中,以日本的亚洲邻国和太平洋岛国的反应最为激烈。对于这些国家的国民来说,“这不只是经济问题,而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7月4日,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给予日本最后的“通行证”,出台报告称“该计划符合安全标准”。

日料店老板:“只说安全无法让人安心”

当地时间7月9日下午5时,福岛县郡山市正月莊怀石料理店店长铃木正二正在为晚间时段的迎客做着最后准备。

谈到日本“排污入海”一事时,铃木向“全球报姐”表明立场,自己坚决反对政府的这一计划。“由于风评被害(指因传言而导致名誉和经济上的损害)等原因,做鱼料理的店铺必然会受到影响。”他解释说。

铃木店里的鱼一半来自福岛县的磐城市,一半来自新潟县。一旦排海开始,他不得不减少从前者购买的比例。“但可以预料的是,福岛县外的客人将会减少,他们可能再也不会来福岛吃鱼了。”谈到IAEA的检测报告结果,铃木直言,“只说安全,却无法让人真正安心。”而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机会向有关部门反映自己的想法。


◆对于IAEA的检测报告结果,福岛县料理店店长说道:“只说安全,却无法让人真正安心。”

而自7月15日起,福岛县及其周边迎来海水浴旺季,旅游界人士却高兴不起来。

据日本《东京新闻》报道,在宫城县内,包括菖蒲田等三处海水浴场6月刚刚获得蓝旗海滩国际认证,但这三处海水浴场被以最近的排海计划为由,附加了预料之外的“条件”。菖蒲田浴场的一位负责人叹息道:“本想大张旗鼓庆祝一番,但鉴于是‘有条件的认证’,可能会有负面影响。我们很难宣传浴场水质好和健康安全。”在福岛县薄矶海水浴场经营“海之家”的铃木幸长亦表示:“我们担心的是风评影响。到底来不来,是由客人决定的。”

按照日方的说法,含有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放射性物质的污水经过了净化处理,把除了氚以外的放射性物质净化至低于监管水平,因此可将其称为“多核素去除设备(ALSP)处理水”。如今,福岛核电站内的上千座储罐存放了约133万吨处理水,储水能力接近饱和。由于周边地震频繁,长期储水恐出现泄漏风险,因此不得不开始排水。

为了消除民众的担忧,福岛县从7月起邀请日本普通民众参观福岛第一核电站,还美其名曰“希望之旅”。此前,该项目仅面向核电相关人士、当地居民和研修团体。


◆从7月起,福岛县邀请日本普通民众参观福岛第一核电站,还美其名曰“希望之旅”。

参观者从核电站内乘坐巴士,途中会观看净化污水的ALSP系统和储罐群,接着下车前往相距100米的一处高台,观看发生堆芯融化和氢气爆炸的1-4号机组反应堆厂房。工作人员还将拿着装有处理水的瓶装样品向参观者进行讲解。

据官方介绍,约两个半小时的行程中,参观者接收到的辐射量约为0.03毫西弗。根据联合国原子辐射效应委员会的数据,每人每年可接受的辐射剂量约为2.4毫西弗。

只不过,这始终无法说服日本渔业界。7月7日,来自福岛县和宫城县的四家民间团体向东京电力公司提交了一份由超过25万人签名的请愿书,要求政府寻求排海之外的其他处理方法,以解决风评影响。此前,福岛县渔业协会联合会曾召开大会通过特别决议,“要求政府承担全部责任,绝不引起谣言”。

7月14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在东京与全国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会长坂本雅信会面。坂本表示:“现阶段坚决反对处理水排放入海的立场不变。”日本政府设立了共计800亿日元规模的基金,用于补偿渔民损失。坂本则说,因为不知道风评的影响大小,所以无法计算由此带来的损失。据悉,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同样计划在7月内就排海事宜与坂本举行会谈。


◆7月14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在东京与全国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会长坂本雅信会面。

但放眼全日本,不同地区的人“悲喜并不相通”。当福岛、宫城、岩手等东北三县的渔民感到愁苦之际,其他地区的民众似乎已经默认,将核废水排放到太平洋是性价比最高的解决方案。日本新闻网(JNN)7月初发布的一份舆论调查显示,45%的受访者赞成政府的排放计划,40%的受访者表示反对。

生活在东京的多位市民向“全球报姐”坦言:“经常看到有关核处理水排海的新闻,政府也做了很多解释,除此以外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反正平日里,我们不会特意去购买产自福岛的鱼”。

铃木店长因此抱怨道:“福岛核电站原本是为了给包括东京都在内的关东地区供电而建设的。十几年来,这里的人因核辐射等问题饱受煎熬,首都居民对此也是有责任的。”

周边渔民:“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排海对于渔业的负面影响,远不只在日本国内。

台湾不少环保团体去年发声,反对日本的“排污入海”计划,称日本不应因过滤废水成本考量,就将邻近地区的环境生态、海洋渔业与人民健康置于辐射污染的威胁之中。

新北市北海岸万里一名王姓渔民告诉台湾联合新闻网,他身边的渔民都反对日本的排海计划,因为这势必会影响到渔业:“日本以前有过浮石漂到台湾北海岸,让渔民受损很大。浮石还看得到,而核废水是看不到的,影响将会超乎想像。”

在韩国济州岛,来自咸德里渔村会、海女会、船主会、济州岛联合青年会等民间团体7月举行了多场示威活动。这些民间团体在一则声明中称,“不仅是我们这代人,后代也要靠大海生存。若将福岛核污水排海,在四面都是大海的济州,这些靠海吃海的人将面临威胁。”宣读完声明后,渔民们分乘12艘渔船出海继续抗议,船上挂有“若大海被污染,济州岛将不复存在”的标语。

来自当地的海女金恩娥(音)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从更广义上讲,我们认为自己也是海洋生物,因为我们的身体平日会进入海中。工作时,我们会喝海水。它不仅进入我们的口中,还会进入眼睛、鼻子里。我们每天要潜水约五个小时——这意味着,我们将处于潜在危险的前线。”

海女是济州传统的女性潜水员,她们的工作被称为赶海。17世纪为了填补男性劳力短缺而出现了这一职业,现在反而成为了当地一大特色,济州政府为此设置了许多机构来维持、宣导海女文化。

金女士说,“我已经四十多岁了,是我们村里最年轻的海女。我觉得我站在了十字路口。我正在认真考虑,这是否是我最后一年当海女。对我们来说,这不仅是经济问题,而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当日本“排污入海”的消息传到太平洋岛国,也打破了当地的宁静。


◆当日本“排污入海”的消息传到太平洋岛国,也打破了当地的宁静。

“海洋是我们的收入来源,也是我们生计的一部分。”居住在瓦努阿图瓦拉岛上的查理·马列夫说。为了捕捞新鲜的沙丁鱼,他每天凌晨5点左右就开始撒网捕鱼。“我们捕到的大部分鱼都是自己食用,少量会出售换取物资和药品。”

54岁的马列夫说:“我们没有日本排海计划的更多信息,不知道日本正在做什么。”英国《卫报》指出,当地许多人还不知道日本的排海计划,届时,像马列夫这样生活在太平洋岛屿的230万渔民必将受到影响。

来自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铲礁工哈利·法法尔则说,“这里是金枪鱼的繁殖地,也是鲸鱼的迁徙路线。所有人都担心,将来会受到核污水的影响。我们还没有做好应对准备。”

今年1月,太平洋岛国论坛(PIF)的18个成员国对日本“排污入海”表达了“严重关切”。“我们的人民从日本的排海计划中没得到任何好处,而且它给子孙后代带来许多危险。”该机构秘书长亨利·普纳(Henry Puna)呼吁,“我们必须进行全面的国际磋商,特别是与日本排放污染水受影响的国家进行磋商。”

7月11日,IAEA总干事格罗西前往库克群岛,向太平洋岛国领导人介绍了此前发布的福岛核污染水处置综合评估报告。太平洋岛屿论坛主席、库克群岛总理布朗(Mark Brown)表示,太平洋岛国领导人将审查这一报告,随后才会公布岛国立场。布朗也提到,太平洋岛国领导人在排海问题上存在“一些不同意见”,他们将尝试就这一问题达成共识。

布朗还提及80年前太平洋核试验遗留的历史问题,称至今仍对太平洋地区的人民和海洋造成影响。美国于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在太平洋岛屿进行了核试验,法国则于1966年至1996年期间,在南太平洋法属波利尼西亚的穆鲁罗亚环礁进行了原子弹试验。

马绍尔群岛共和国的反核活动人士贝迪·拉库尔 (Bedi Racule) 则提醒说:“我们担心,日本和其他国家会利用提供所谓援助来分裂我们太平洋岛国,将我们变成其追求自身利益的政治工具。”

韩国政府为日本站台,民众却在疯狂“囤盐”

相比于其他国家的质疑与反对,韩国政府近来积极为日本政府站台,更像是一场荒诞的表演。


◆韩国政府近来积极为日本政府站台,更像是一场荒诞的表演。

自从6月中旬以来,韩国政府几乎每天都会召开记者会,只为向国民说明支持日本“排污入海”的合理性。政策委员会委员长朴大哲甚至说:“如果你不相信IAEA的报告,就像即使你看了基因检测结果,仍然不相信你的孩子是你亲生的一样。”

执政党国民力量党更是剑走偏锋,上演了一场议员现场吃生鱼片的戏码。6月30日,国民力量党议员金英善路过某个海鲜市场时停下脚步,用手舀起水池的水,连喝了几口。她接着说,“这个池里的水来自韩国沿海,尽管经过了杀菌净化,但其中的核辐射含量可能比日本即将排放的核处理水浓度还高。”随后,她和其他议员一起吃起了生鱼片。


◆执政党国民力量党更是剑走偏锋,上演了一场议员现场吃生鱼片的戏码。

7月8日,韩国政府在社交平台YouTube投放广告,名为“福岛排放核处理水对韩国没有危险”。短片不仅用动画解释了ALPS处理核污染水的全过程,还邀请韩国海洋科学技术院长姜道亨等专家出镜进行“背书”。

而在7月至8月间,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以“宣传水产品安全管理政策”为由,投入10亿韩元在多个社交平台投放类似广告。对此,韩国网友纷纷留言表示质疑道,“为何是韩国政府出面宣传排放污水的正当性?”“为何要如此拼命代表日本政府的立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韩国在排放核污水呢!”

数十年来,强征劳工、领土争端等争议性问题一直横亘于韩日之间,但自从2022年3月尹锡悦当选韩国总统以来,开始对日本主动示好,韩日因此步入“蜜月期”。

最近一段时间,借助北约峰会、联合国大会、东盟峰会等外交场合,尹锡悦不断与岸田会面“恳谈”。今年3月6日,尹锡悦顺应日方态度,公布了强征劳工问题的解决方案。尹锡悦政府提出“第三方代偿案”,由韩国财团设立基金出资赔偿韩国受害劳工,撇清日方责任,以消除韩日关系改善的障碍。而当IAEA公布评估报告之后,尹锡悦政府立刻发声明称:“尊重IAEA的评估报告。”

7月12日,在立陶宛举行的北约峰会期间,尹锡悦再次与岸田举行会谈。岸田就排海计划进行了说明,还承诺说:“不会释放任何对两国人民健康或环境产生不利影响的物质,如果出现任何问题,将立即暂停。”

“为日本‘排污入海’站台,只有尹锡悦政府如此卖力。这已经不是环保议题,而是一场无耻的政治秀。”辽宁大学美国与东亚研究院院长吕超向“全球报姐”评价说,“岸田期望以韩国为突破口,依靠尹锡悦政府的支持堵住其他国家和地区来势汹汹的抗议声浪。尹锡悦则配合岸田演一场傀儡戏,借此向美国、北约表忠诚。”

对于尹锡悦的做法,韩国龙仁大学特任教授崔昌烈批评道:“韩国政府过于亲和日本政府,将核污水排放问题作为同日本的外交政治工具。眼下,韩国执政党只专注于政治斗争。”

韩日举行首脑会晤之际,7月12日下午,韩国全国渔业联合会和民间组织“阻止福岛核污水排海人民行动”发起主题为“先不打渔了,去首尔!”的示威活动。约3000名渔民齐聚首都,向政府提出四点诉求,包括让日方立即停止排海计划;让日方将核污水储存在国内;韩国政府应坚决反对日方的排海计划,并向国际海洋法法庭提起诉讼;韩国执政党和在野党带头阻止排海计划。


◆在福岛的渔民眼中,排放核污水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韩国进步派媒体《韩民族日报》猛批“韩国政府将国民的不安情绪说成谣言”的做法,并质疑道:“应对日本强行排放核污水,政府是否做出了相应努力?相反,政府一味为日本的排放行为进行辩护。民众对政府又能有几分信任?”

随着格罗西抵达韩国,韩国朝野围绕日本排海计划的斗争加剧。7月7日,在首尔的国会议事堂前,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的议员们举行了静坐活动,高喊“谴责尹锡悦政府帮助(日本)倾倒污水”、“停止为日本说话”等口号。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在该党最高委员会会议上喊话:“我们应该向国际海洋法庭提起诉讼。”

7月9日,共同民主党“阻止福岛核电站污染水排海对策委员会”顾问、议员禹元植在会见格罗西时说:“IAEA自始至终坚持了支持日本的立场,不调查该计划对周边国家的影响而提前自主下结论是为了迎合日本,令人感到遗憾。”

而从7月10日起,由11名在野党议员组成的韩国议员团前往东京,展开一系列抗议活动。其中包括共同民主党议员梁李媛瑛、金承南、朴范界、安敏锡等9人,以及无党籍议员梁贞淑和尹美香。抗议活动进行了三天,议员们统一穿着蓝色文化衫,地点选在了首相官邸、IAEA驻日本办事处和国会等地。

◆而从7月10日起,由11名在野党议员组成的韩国议员团前往东京,展开一系列抗议活动。

7月11日,8名议员来到东京众议院,与日本在野党进行交谈。议员尹美香在会上直言,“日本排污入海,很可能会演变成为‘核恐怖主义行为’。”

不过,韩国议员团因乘坐日本航空的飞机前往日本,遭到部分韩国国民的批评。韩国执政党亦讽刺说,此次访日示威是在“降低国格”。国民力量党议员尹在玉称:“访日的共同民主党议员们在岸田不在的首相官邸前进行示威,又在国会前静坐,并通过媒体向国际社会传达了毫无科学根据的主张和盲目的反日情绪,这是继与IAEA总干事会谈后又一件在国际上丢脸的事情。”

吕超认为,对日本“排污入海”支持与否成为韩国在野党与执政党的最大分歧。“由于事关韩国人的生存环境,共同民主党肯定会利用民意猛攻执政党出卖国民利益的亲日、媚日政策。”

韩国民调机构盖洛普6月底发布的舆论调查显示,78%的韩国人对日本“排污入海”一事表示担忧。

在韩国南部釜山有名的札嘎其市场,经营海鲜餐厅的店主朱成顺说:“自日本发布排海消息以来,店内销售额已下降至之前的10%左右。许多旅游团体也取消了订单。即使周末,顾客也不多。”该市场的一位负责人则说:“为了消除消费者和企业主的担忧,工作人员会绕市场周围三次,测量核辐射值。”

在首尔江南区,以往很难预约的高端寿司店也突然变安静了。一家开业8年的高端寿司店店主抱怨说:“自5月以来,由于经济不景气和日本排放核污水的传闻,销售额下降了40%以上。”

韩国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囤盐”现象。因担心海产品被污染,韩国一些消费者开始大量购入盐以及海产品,零售商们也因担心供应短缺而开始囤货,导致海产品价格上涨。一位制盐企业人士表示,他们担心日本正式排海后,韩国民众的不安感会进一步增大。韩国首尔诚信女子大学教授罗慧京(音)对此评论道,“就像人们在疯牛病期间停止食用美国牛肉一样,健康问题或将在未来两到三年引发韩国人的焦虑。”

◆韩国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囤盐”现象。

大陆网友列出“避雷清单”,港澳收紧进口申请

针对IAEA批准日本排海计划一事,中国海关总署进出口食品安全局负责人7月7日说,IAEA的报告未能充分反映所有参加评估工作的专家意见,日方在排海的正当性、净化装置的可靠性、监测方案的完善性等方面还存在诸多问题。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网站上的文告,该负责人说,为防范受到放射性污染的日本食品输华,保护中国消费者进口食品安全,中国海关将禁止进口日本福岛等十个县(都)食品,对来自日本其他地区的食品,特别是水产品,包括食用水生动物,严格审核随附证明文件,强化监管,实施100%查验,严防风险产品输入。

7月14日,在雅加达出席中国—东盟(10+1)外长会期间,中央外办主任王毅应约会见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据日本外务省称,林芳正表示,日方愿从科学角度就排水问题与中方进行沟通。王毅强调:“日本核污染水排海事关海洋环境安全和人类生命健康。核事故产生的核污染水与核电站正常运行产生的废水性质完全不同,不能相提并论。向海洋排放核事故污染水在全球没有先例,也没有共同认可的标准。这既是一个科学问题,也是一个态度问题。日方应正视各方正当关切和专家不同意见,科学论证各种不同处理办法,以真诚态度同周边邻国充分沟通,务必慎重处置,不要一意孤行。”

◆当地时间2023年7月14日,中央外办主任王毅在雅加达应约会见日本外相林芳正。

稍早前,中国驻日本大使吴江浩7月4日在东京召开记者会,就福岛核污染水排海问题阐述中方立场。他表示:“迄今中方已就福岛核污染水处置问题向日方反复表明严正立场。日方应正视国内外正当合理关切,履行国际法义务,本着对科学、对历史、对全球海洋环境、对全人类健康和对子孙后代负责的态度,撤销排海错误决定,切实以科学、安全、透明的方式处置核污染水,并接受严格国际监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也于近日表示,若有人判断福岛核污染水可以游泳、饮用,应让这些人自行利用,而非排入大海。

中国在2011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发生后,开始禁止从日本福岛县、群马县、栃木县、茨城县、宫城县、新潟县、长野县、埼玉县、东京都、千叶县等10个都县进口食品、食用农产品及饲料。

今年以来,中国有多个商家因售卖日本核辐射区食品被罚,有的公司因此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据天眼查APP显示,今年5月,佛山市顺德区汇洋行百货有限公司因销售采购产自日本长野县的“不二家白桃饮料”、 产自日本群马县的“ORIHIRO蒟蒻果冻”、产自日本新潟县的“布尔本豆乳威化饼干”,被监管部门罚款1万元。

有媒体披露,在一些违规案例中,有公司弄虚作假,比如食品外包装上贴有中文标签,显示产地为“日本”,但揭开中文标签后,露出的真实产地却是“东京都”等禁止进口地区。

最新的消息也影响到了原本打算赴日旅游的人。北京市民张女士告诉“全球报姐”,原本6月办好了三年的赴日旅游签证,但看到新闻后,对于出游计划有一些犹豫了。“我需要研究一下洋流的走向,看看去哪里合适……是不是冲绳相对安全一点?”

疫情前,张女士每年至少去日本旅游五至六次,“有时只是花上一个周末的时间,采购化妆品、零食等。如今为了安全起见,我可能不会再购买日本的产品了。”近几个月,她也很少再光顾北京的高端日料店。她调侃道:“中国的日料店应该挂出‘本店食材绝非日本进口’的牌子,才能保住生意吧?”

在中国社交网站上,“日本政府正式决定福岛核废水排海”“日本核废水入海影响几何”“禁止进口日本福岛等地食品”等话题频频登上社交媒体热搜榜。在一则写有“你还会继续用日妆吗”的投票中,选择“不会”的人超过八成。

◆在中国社交网站上,“日本政府正式决定福岛核污水排海”“禁止进口日本福岛等地食品”等话题频频登上热搜榜。

6月13日,一则“SK-II神仙水产地涉嫌核污染”冲上热搜。有消息称,日本鸭川与琵琶湖汇合的岸边有区域被堆放了大量含有放射性物质铯的木屑,而这些木屑是福岛核电站事故中受到辐射的树木的一部分。而据SK-II公司介绍,“神仙水”的工厂和生产线均位于琵琶湖湖畔,全球再无其他生产渠道。

对此,SK-II立刻作出回应称,相关报道属于不实信息,目前源头新闻发布者已经删除相关消息。6月14日,SK-II所属的宝洁公司针对此事作出回应称,所有SK-II产品生产严格按照内部质量标准和外部标准,并符合市场监管要求。

一些社交平台上,有消费者编写了各类“避雷清单”,先是护肤和美妆领域,接着扩展至食品、母婴、日化等各个领域。据不完全统计,网友盘点的应用了核辐射产区原材料的品牌多达300多个,涵盖多个品类。部分采用日本原材料的国货品牌也被网友深挖,出现在了名单中。

◆一些社交平台上,有消费者编写了各类“避雷清单”。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自6月5日起,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开始将海水注入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海隧道。有关“日本政府正式决定福岛核废水排海”的消息再度冲上微博热搜。

由于这一时间恰逢中国购物平台的“6·18购物节”,导致日系品牌迎来一场“退货潮”。据彭博社报道,知名化妆品公司资生堂股价创下10个月以来的最大单周跌幅,下跌超过6.8%;其他品牌,如Pola、高丝的股价也下跌超过3%。

IPSA、资生堂等日妆品牌的天猫旗舰店不得不紧急应对,回复消费者称:“我们在中国销售的产品均符合国家相关标准,请您放心使用。”部分品牌甚至播放了产品使用辐射测试仪器测试合格的视频。

不仅化妆品,日本母婴品牌也受到影响。在某平台推荐度比较高的mamakids妊娠霜、贝亲桃子水等明星产品也受到质疑。有网友甚至拿出核辐射检测仪检测了一瓶刚刚开封的mamakids妊娠霜,仪器显示0.13微西弗。这名网友写道:“数据显示安全,但还是低价出售。”

不止中国大陆,中国香港、澳门地区也将禁止部分日本产品的进口。

香港特区政府7月12日公布,为确保香港的食物安全和公众健康,基于预先防范原则,特区政府目前计划一旦日方开始排放福岛核污染水,会即时禁止源自东京、福岛、千叶、栃木、茨城、群马、宫城、新潟、长野和埼玉等10个(都)县的水产品进口。

此前,香港是日本第二大农产品和渔业出口市场,仅次于中国大陆。据日方统计,2022年日本向香港出口了755亿日元的水产品。香港工联会的最新民调显示,超六成香港民众表示将会减少购买日本进口食品,逾五成表示将会减少赴日旅游。

目前香港已禁止进口福岛的蔬菜、奶类饮品和水果等,但不包括果汁。据香港《明报》报道,香港特区政府环境及生态局局长谢展寰表示,日本进口到港的食品占香港整体食物供应仅有2%,港府预计影响不大。

香港餐饮联业协会会董、日式餐厅负责人陈强7月13日在电台节目上推测,禁令如果实行,当地日式餐厅生意估计将下跌五成,若情况持续两至三个月,相信将有两至三成餐厅倒闭。他还透露,日式餐厅现在生意已下跌两至三成,而且有食客反映,若日本排放核污水,将考虑改吃其他食物。

澳门政府则于6月13日称,如果日方开始排放核污水,将暂停包括东京都、千叶县等9个日本县市的水产、蔬菜和水果的进口申请。澳门市政署表示,届时不排除要求日本其他地方出口澳门的鲜活食品,也都要附上辐射检测证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