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富家女住垃圾屋?每月收租50万却与垃圾山同住

文章来源: 英国报姐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884 次)
日本著名节目《可以跟拍去你家吗》,最近采访到这样一位女性。

她自称“千惠子”,穿着亮眼可爱的衣服走在夜晚街头,口罩也是精心挑选过的、画着Hello Kitty的款式。

但和打扮上的精致印象相反的是,听到节目组想去家里拍摄时,千惠子的第一反应是告诉大家,自己家里特别特别脏乱,已经到了“人进不去”的地步,怕看到的人会吓到。

确认节目组可以忍受后,千惠子这才同意,一起打车回家。

回家的路上,她大概聊了聊自己的情况。

千惠子今年54岁,无业。父母之前开浴场,双双去世后给她留下了房产。

如今她过着轻松的收租生活,每月进账50万日元(约人民币2.5万),足够养活自己。

(在浴场做前台时的千惠子)

她自称以前自己“和机器人一样重”,如今也超过200斤,因为觉得生命里只有食物能让自己满足,不知不觉体重就很难下来了。

聊到平时爱好时,她提到以前有追某个团体,喜欢去看他们的live。

但如今,最喜欢的两位一个结婚隐退,一个就此失踪,导致自己无星可追,失落空虚。

(追星时期的千惠子)

转眼间达到目的地。千惠子居住的地方属于高级公寓,进门前她再次提醒,家里真的很脏,让大家做好觉悟。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大门打开的瞬间,所有人还是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

堆积成山的垃圾一直涌到了玄关,打开门就已经无处下脚,从门口进到屋子的过程都堪称翻山越岭。

更可怕的是,往屋里望去,会发现里面几乎已经塞得满满当当。

为什么东西会堆积成这样呢?

千惠子说,自己就是经常买些东西,不知不觉间屋子就已经堆满了。

房子面积不算小,光是客厅就有25平,然而眼前的客厅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客厅的功能。

整个客厅只有不到2平米的正常空间,是她日常活动的全部范围。

她在这2平米的空间里吃饭、发呆、看电视,觉得这块空间满足生活需求已经足够。

一个人吃饭不会搞得很复杂,她一般是在便利店买个便当凑合一下。

虽然沙发后面有大桌子,但桌子已经被各种物件淹没,所以她一直用的,是一个大小刚好能摆得下便当的小桌。

为了平时活动更方便,她还给自己配备了“魔杖”——一支100日元(约人民币5元)的伸缩杖,无论是拿盘子还是拿玩偶都超灵活。

有了魔杖之后,自己就更不需要频繁活动了,2平米的空间甚至还觉得挺宽裕。

因为东西太多,每次转移到新房间的过程,都是一次艰巨的翻山越岭。

其他房间的情况也差不太多,除了日常能用到的空间,别的地方全都被各种物件塞满。

像洗面台、洗衣处、浴盆这些地方,因为每天都要用,尚且能“侥幸”逃过一劫。

万年不用的厨房就没那么幸运了,地面整个被塞满杂物,已经完全无法往里进人。

至于厕所,千惠子只留了可供一人蹲下的空隙,甚至连年久失修的推拉门都没有更换,能勉强挤进去就好。

日常生活所有事项、活动的空间使用,她都压缩到了只有一项原则:容得下自己的身体就可以

在这种空间里该怎么睡觉?

千惠子展示了自己的卧室,这里被堆成山的玩偶塞满,其中隐藏着可供一人躺下的床铺。

能看到床本身的设计是“公主床”的样式,千惠子说,置身其中被玩偶们包围会有种很安全的感觉,自己也喜欢像这样被包裹住的睡眠方式。

在日常活动的空间之外,她还给自己留了一个房间,专门放喜欢的东西。

只是,如今这个房间也已满满当当,不堪重负。

虽然眼前的景象是这样,千惠子还是觉得,因为有开浴场的习惯在,加上父母生前都有洁癖,自己骨子里还是个喜欢干净的人。

在屋子的很多角落,都能看到这种“零乱中的整洁”:每天的湿垃圾她会全部丢掉,房间虽然堆满了东西但是没有异味,电视上方的玩偶她有认真摆放,电视柜里的各种小玩具也都比较规整地坐在了一起。

至于为什么没有把整洁的习惯延续到整个房间,千惠子表示,父母去世后自己不管怎么折腾都不会有人生气,自然而然就变成随心所欲的状态了。

小学四年级那年,母亲被诊断出脑瘤,最开始影响还不算大,但随着年龄增长,渐渐变得生活无法自理。

到千惠子上大学的年纪,母亲的情况已经越来越严重,她不得不在照顾母亲的同时,帮忙打理自家的浴场。

一来二去,学校的出勤也落下了,千惠子干脆直接从在读的昭和女子大学退学,专心待在家里帮忙。

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母亲已经不怎么能说得出话。

为了缓解告别的悲伤,千惠子从那时开始养了一只兔子。

她说,母亲是属兔的,会下意识觉得兔子和她很像,看到兔子就会想到她还在的时光。

母亲去世后,父亲身体状况也开始恶化,先是腿脚不便,再后来不管做什么都需要千惠子搭把手。

6年前,父亲在泡澡的时候睡了过去,迟迟没等到父亲从浴室出来的千惠子进去查看,发现父亲已经去世。

父母都离开之后,千惠子的生活里只剩下了自己。

最终陪在她身边的,只有母亲重病时养的兔子,以及很久之前就一直待在自己身边的各种玩偶。

她说,高中时候打工,会收到玩偶来抵扣工资,因为本来就喜欢玩偶,不想丢掉就全留下了。

父母都去世后,虽然也不是寂寞,但就是觉得房子空空的会很奇怪,于是又买了很多很多玩偶,想着把屋子全都填满。

一年一年过去,玩偶越来越多,但她始终觉得像是缺了啥。

即使屋子已经不能再放更多玩偶了,她还是忍不住继续买,直到屋子里已经放不下,玩偶渐渐堆积成山。

像是缓解压力的药物那样,跟玩偶待的时间久了,会感觉它们已经成为她人生意义的一部分。

嘴上说着单纯是因为买了太多东西,不是因为寂寞和压力太大才变成这样,但回忆起父母的事情,千惠子还是忍不住流下眼泪。

在和父母一起生活过的房子里,度过了人生最幸福的时光,也见证了他们生病、老去,再到最终告别只剩下自己…

或许对千惠子来说,只能用填补空间这种方式,来填补自己满屋的孤独和悲伤了。

在被节目组问到之后有什么梦想或是目标时,她说,目前没有什么想实现的目标,仍在继续寻找中。

不过和兔兔在一起、被自己喜欢的东西一直围绕着,还是可以活下去的。

等自己再买了很多很多玩偶,到了60岁、房子都被完全淹没的时候,再考虑扔掉或者卖掉也不迟。

在那之前,就暂时让这种生活状态,再持续几年吧…

时间迫近凌晨,临近道别,再一次抱起心爱的兔子时,她的笑容里还会写满希望,就像很多年前那样。

她坐在玄关的垃圾堆上跟节目组道别,笑容比来时有了更多的感染力,整个人似乎也多了一份乐观。

门在镜头中渐渐关上,但愿门内的她,能找到下一个生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