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平权法案是亚裔美国人和所有美国人的历史性胜利

wy 大纽约生活网 2023-07-18 07:30

编者按:

近日,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主席赵宇空就美国最高法院废除平权法案一事在National Review发表评论性文章,当事人的发声让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华人主流对事件的态度。赵宇空(Yukong Mike Zhao)是亚裔美国人教育联盟(Asian American Coalition for Education)的主席,他在自己的新书《批判种族理论与清醒文化》(Critical Race Theory and Woke Culture)中警告说,美国如果继续反对任人唯贤和强制种族平等,将带来可怕的后果。

相关阅读:

Image

全文编译如下:

2023年6月29日,美国最高法院就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对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C)提起的诉讼作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废除了平权法案。

意料之中的事情如期而至,一些受意识形态驱使的自由派人士对这些裁决发起了猛烈抨击,并追随教育部长米格尔-卡顿(Miguel Cardon)将这些裁决错误地称为国家的“倒退”。拜登政府甚至计划召开一次峰会,讨论如何绕过这些裁决。

大多数亚裔美国人强烈反对这种负面的消极应对。

作为一名亚裔家长和自2015年以来一直领导亚裔社区争取平等教育权利的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主席,我想告诉我的社区:推翻平权法案是亚裔美国人的历史性胜利。

几十年来,哈佛大学和美国其他名牌大学实施的基于种族的平权法案,对亚裔美国人造成了巨大伤害。这种歧视以更高的录取标准、事实上的种族配额和种族刻板印象的形式,不公正地强加给美国亚裔学生难以承受的学习负担和压力,甚至导致一些美国亚裔青年的抑郁、焦虑和其他心理问题。由于害怕在申请大学时受到歧视,亚裔美国人在申请大学时往往不得不隐藏我们的种族身份和我们伟大的文化遗产。

面对如此普遍存在的不公正现象,自1988年以来,亚裔美国人一直在为争取大学录取中的平等教育权利而斗争,并于当时对哈佛大学提出了第一份民权申诉。从那以后,一些美国亚裔学生开始对常春藤盟校的歧视性录取做法提出了挑战。2014年春天,加州的亚裔父母发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草根运动,反对参议院宪法修正案5 (Senate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 5),该修正案本可为选民提供恢复州内平权法案的机会。

Image

2014年11月,Edward Blum领导的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加入了我们的斗争,对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C)提起诉讼。他带来了亚裔组织急需的法律人才和资源,为美国政治上最边缘化的种族群体——亚裔美国人社区提供鼎力支持。

在Edward Blum先生遭到自由派媒体的恶毒攻击后,AACE的联合创始人站了出来。2015年5月,我们联合64个亚裔美国人组织,共同对哈佛大学提起了民权诉讼,在全美范围内揭露了大学录取中对亚裔的歧视。从那时起,我们一直领导着全美的亚裔社区,坚定地支持SFFA对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诉讼。自2018年7月30日以来,AACE在亚裔社区建立了越来越大的联盟(从2015年的64个伙伴组织增加到2022年的368个伙伴组织),并在各级联邦法院提交了五份法庭之友意见概要(非当事人意见陈述),支持SFFA的诉讼。AACE与伙伴组织合作,在波士顿和华盛顿特区组织了两次历史性集会,以提高对亚裔教育公平事业的认识和团结。

自亚裔社区对哈佛大学提起第一起民权诉讼以来,已经过去了35年。现在,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们终于为我们的社区提供了平等的法律保护。这是亚裔美国人的历史性胜利。我们的孩子在大学录取中将不再被视为二等公民。他们不必比其他人付出更多努力才能进入同样的大学。

作为一名美国公民,我想告诉我的美国同胞们:废除平权法案也是所有美国人的历史性胜利。

Image

几十年来,基于种族的平权法案造成了美国人与人之间的种族分裂。由于没有选择最合格的学生接受高等教育,它还破坏了美国的择优录取制度。通过拒绝许多学习成绩优异的亚裔或白人学生,它加剧了我们理工科人才的短缺,并危及我们在世界上的科技领先地位。

废除平权法案将有助于维护美国梦的基石——任人唯贤。更重要的是,这些裁决将废除仅存的基于种族的法律,推动美国向一个不分肤色的社会迈进,正如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60年前所梦想的那样。对美国来说,这些裁决非但不是“倒退”,实际上还实现了民权运动的最终目标。展望未来,所有申请大学的美国人将不再以肤色来评判,取而代之的是他们的优点和优秀品格。

随着美国走向不分肤色的社会,美国亚裔教育联盟敦促美国的政治和文化领导人采取具体措施,解决许多非裔和西语裔社区K-12教育失败的根本原因。导致高等教育缺乏多样性的不是精英政治,而是美国内陆城市教育的失败。长期以来,美国建制派一直把平权法案当作掩盖这一深刻伤口的绷带。

但平权法案并没有从根源上解决任何问题。2017年,《纽约时报》报道称,“即使有了平权法案,非裔和西语裔在顶尖大学的比例也比35年前更低。”

现在,是时候让那些真正对此负责的人承担责任了,也是时候挫败那些想要破坏这些裁决的人的努力了,比如拜登政府。我们其他人应该庆祝美国向前迈出的一大步。https://mp.weixin.qq.com/s/Zp95mFVb710yXg-B__tdwQ

Image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