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接连关停,行业洗牌对孩子或是利好?

文章来源: 金羊网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149 次)

连日来,多个读者的电话接连打进羊城晚报报料平台,所投诉问题直指广州黄埔区某幼儿园忽然关停、预缴学费或打水漂。此事并非孤例。据记者观察,今年春天开始,有民办园接二连三发布闭园通告,或因生源不足难以为继,或因股权纠纷终止办学。

忽然关停让家长和幼儿陷入被动,导致家长们在选择民办园时顾虑重重:挑选幼儿园时要看哪些方面?行业洗牌,幼教从业者路在何方?

挑选民办园,多个细节需留意

近几个月,广州十余所民办幼儿园宣布关停,遍及天河区、海珠区、番禺区、黄埔区、花都区等地。此外,珠海高新区海怡湾伊顿幼儿园、深圳新加坡茵维特幼儿园、深圳德威幼儿园等国际幼儿园也宣告退场。

幼儿园关停后,在读幼儿去向和费用退还问题是两大焦点。

当前大部分关停幼儿园的处理方式是协助孩子转入周边幼儿园,并承诺处理好退费问题,但也有少部分幼儿园因费用退还问题处理不当引发家校纠纷。这让家长们在择园时多了一些顾虑:如何挑选到靠谱的民办园?

从事民办教育研究的专家王凤利接受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相较早教托育机构、教培机构,幼儿园是由教育部门管理,而教育部门的风险准备金制度较大程度上保证了民办学校(幼儿园)资金稳定。

记者了解到,风险准备金是用于学校出现意外情况或终止解散后的后续处理经费。准备金数额与学校办学时间长短有所区别:新开办的民办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的风险准备金分别不低于20万、50万、80万、100万元,民办培训机构不低于10万元。办学第二年起,依据学校的层次、规模和办学条件等可以按区域实际情况调整准备金比例。

王凤利提醒,当前很多民办园并无办学资质,持有的是市场监管局发放的营业执照,属于机构,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幼儿园”。因此,家长前去探园时,需留意园方是否具有教育部门批准的招生资质。此外,还应着重留意一个细节:年审时间。“有些幼儿园办园之初通过了教育部门审核,但在之后的办园过程中没有达标,就不再具有招生资格,但可能园内挂着的还是以前的资质,所以家长要在这个方面留个心眼。”

学前教育专业学生实习遇冷

幼儿园招生局面的变化,也让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感受到危机。某高校一名早期教育专业老师向记者透露,有一家幼儿园负责人找到自己,希望能帮园所的几个实习生“找找工作”,因为自己所在的幼儿园“实在没有学生”。他认为,眼下,由于幼儿园关停连锁反应的滞后性,还没有大规模影响到高校,但未来两至三年,影响会显现。

广州一知名民办幼儿园园长也提到,今年有一所高职和一所技工院校学前教育专业的老师找到自己,希望能解决毕业生的顶岗实习问题。按往年惯例,幼儿园会接收几名大学生,安排他们顶岗实习、发放待遇,但由于今年生源减少,一名实习生也没收。

广州一所高职院校学前教育专业老师则表示,目前还是有许多幼儿园需要优秀教师,自己所在的微信群里经常出现各家幼儿园的招聘信息,“很多都是公办园在招毕业生,学生就业目前还不受影响。”

教育部公开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共有幼儿园28.92万所,较上一年减少约5600所,降幅为1.9%。其中,普惠性幼儿园24.57万所,占全国幼儿园的比例近85%。这个普惠性的概念包括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这也意味着2022年民办幼儿园数量在4.35万所,比2021年的5.01万所,减少了13%。而记者观察到,去年深圳55所公办园发布二次招生公告,今年广州天河区也有64所公办幼儿园面向社会招收插班生。

“当前整个学前教育行业内的状态是:一边很好,一边很不好。”王凤利早年在公办园工作,之后从事民办教育研究,在她看来,如今幼儿园招生并非公办园好、民办园不好那么简单,部分有特色的民办园招生依旧火爆。此外,有的公办园或许因为体制机制问题,理念反倒跟不上社会节奏,而有的民办园因为生存压力,其从业者反而好学精进。“这一批倒闭潮对行业来说是一次洗牌,会清理一批不以教育为目的、只重盈利的园所,对孩子来说有可能还是福音,”王凤利说,“优质教育会慢慢凸显出来,因为必须做优质教育,才能活下来。”

国家督学、广东韶关学院院长廖益分析认为,近年来,幼儿园发展规模较以往扩张不少,各级教育部门对幼儿园的审批规划还应更加精准,对于教育发展、经济发展和人口出生率变化还应加强研究、科学规划、合理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