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阻止年迈、独裁的习近平打台湾?

文章来源: 德国之声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941 次)
有评论认为,外交手段没能阻止普京入侵乌克兰,也不大可能改变习近平吞并台湾的念头,他已将收复台湾描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一步。想收复失地的独裁者们一般不会被好言好语说服。他们只能被强大军事力量和韧性经济体的联盟阻止。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从习近平到普京,年迈独裁者的危险之处》,作者Michael Beckley指出,习近平和普京都已年满70岁,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及其盟友将面临一个极其严重的威胁:这两名正在变老且拥有核武器的领导人将结盟,因为他们已感到实现自己不切实际野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正如普京对乌克兰冒险发动战争所表明的,专制统治者并不总是想和平地淡出。作者说,留给年迈独裁者重塑世界的时间越来越少,而他们对国内人民服从自己、国外的人却蔑视自己的记忆却越来越深。

文章说,习近平和普京都明确表示过他们重新绘制欧亚大陆版图的野心。外交手段没能阻止普京入侵乌克兰,也不大可能改变习近平吞并台湾的念头,他已将收复台湾描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一步。想收复失地的独裁者们一般不会被好言好语说服。他们只能被强大军事力量和韧性经济体的联盟阻止。

作者认为,美国及其盟国应加快把武器运到乌克兰和台湾等前线地区,打造一个拥有大量武器弹药和关键资源的经济和安全集团,以保护国际水域和盟国领土的安全。西方国家必须联合起来,使北京和莫斯科不能有任何打一场轻松征服战的幻想。

打台湾?中国军队没有实战经验

《华尔街日报》推出系列播客”习近平的中国梦如何重塑中国”。在其第二部分中,该报中国分社副社长Josh Chin与记者Joyu Wang追踪了中国军队在习近平治下的迅速发展,以及台北和华盛顿官员正如何为中国入侵台湾的可能性做准备。

习近平在2012年掌权后马上做的事情就包括命令中国军队和将军们做好”能打仗、打胜仗”的准备。中国军队能做到几分?Josh Chin认为,中国有220万现役军人,但几乎没有人参加过实战。中国上一次打仗是1979年与越南在边境发生小规模冲突。战争经验很重要,尤其是考虑到现代战争的复杂性。中国现在有三艘航母,但单单操作一艘航母就需要数千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职责,所有人必须协同工作,然后再与其他舰船组成航母战斗群,各舰船之间也必须协同合作。然后这个航母战斗群还要与空军和陆军协调作战。自反恐战争开始以来,美军几乎一直在打磨其进行此类复杂联合行动的能力。中国则不然,一直以来主要是通过让士兵参与联合国在非洲和其他地方的维和任务,来努力为他们积累作战经验。但如果你与中美两国的国防官员和分析人士交谈,他们都会指出,执行维和任务与诸如因台湾问题爆发冲突而采取的重大军事行动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如果有一天台湾要在军事上对抗中国,能确定台湾是否有能力与之一较高下吗?Joyu Wang认为,台湾自身有抵御中国可能入侵的优势。其中一个是地理因素,台湾和大陆相隔一道海,台湾海峡也波涛汹涌,一年中只有几个月适合登陆。不过与此同时,作为一个岛屿,台湾也很容易受到封锁。台湾政府也正注意到这一点,并试图追加措施,确保在被封锁的情况下,台湾的网络连接也能保持正常,能源储备也是。因此,地理位置就像是一把双刃剑,可以帮助保护台湾免受入侵,但也会让台湾处于某种弱势地位。

“伦敦涂鸦事件”的策划者在玩反讽吗?

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网络媒体”歪脑”发表文章《 “伦敦涂鸦事件”是高级黑还是低级红?谈中国宣传话语的传播逻辑》,作者贾葭说,来自中国浙江的留学生一鹊主导策划的”伦敦涂鸦事件”并非反对中国的反讽,因为一个敢于反讽社会主义价值观的人,不仅应该有使用自由言论的勇气,也应该有诚实面对自己的勇气。从一开始小红书的发布语言以及后续他的自辩来看,一鹊显然是一个缺乏勇气的年轻人,相比自由的表达,他更喜欢”安全的表达”。

文章指出,中共内宣和外宣不同。内宣更多的是服从性测试以及可执行命令,不会在乎对方的感受和文字的内涵,往往是很直接的价值判断–社会主义就是好,就是好,可以说一万遍。外宣则不同,外宣重视让对方相信,更多着墨于事实层面的有无,倾向于呈现一种事实判断。比如,上海的高楼大厦很多,比伦敦多,比东京多。这是一个事实判断,而且也的确是一种事实。外宣话语,说到这一步就够了,无需深入,有时候只是提供一种暗示的空间就够了。

其次,主流的宣传话语,是要靠信得过的人来讲。如果不是根红苗正的媒体或者媒体人、自媒体人,你擅自讲述主流话语,往往会被怀疑为阴阳怪气和不怀好意。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笔杆子在谁手上,也是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不要说在伦敦,就是在北京,他刷一面白墙写上这二十四个字,恐怕也是要被警察讯问的,因为他并没有获得这样的授权。按照中方标准,一鹊在错误的地点做了本不该他做的事情。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