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爷跳水,怎么成了“8A级”景点?

文章来源: 腾讯新闻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867 次)
近日,天津的跳水大爷们突然引发了大量的关注。在社交媒体上,多段天津大爷大妈们在海河跳水的视频广为流传,并使得海河上的狮子林桥、北安桥等地成为网红打卡“景点”。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天津大爷们的跳水方式颇具特色,跳水前会有开场白,并与现场观众互动,幽默风趣,伴随着一声声的惊叹声或赞扬声,他们或前空翻或后空翻跳入水中,姿势各异。

有评论戏称,天津大爷们的跳水已经成为天津民间的“6A级”景点,成为各地游客来天津必打卡的一景。不过,网友们随后又将其“升级”为“8A级”景点,以显示其不可替代性。

伴随着天津跳水大爷短视频的爆火,在引发关注的同时,也引起了不少的争议。有的认为天津应借此契机推动区域文旅发展,化“流量”为“留量”,也有的质疑大爷们跳水的合规性与安全性,并对其能否良性发展表示担忧。

对此,天津河北区文旅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天津,大爷们跳水是一项民间自发形成的体育运动,并不属于景区范畴,也不在该局的管理和职责范围内。

当被问及是否有可能将狮子林桥等地打造成旅游景点时,该工作人员表示,短期内不太可能成为景点,因为这需要有相应的主体和一些景区申报标准。

不过,该工作人员表示,天津跳水大爷们的爆火肯定会带动周边文旅产业发展。

大爷大妈们在跳水,小年轻在叫好

8月28日下午三点,当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到达海河上的狮子林桥时,桥上和岸边早已挤满了观众,人声鼎沸,甚至有不少拉着行李箱的游客涌入其中,拿出“长枪短炮”严阵以待。

狮子林桥是一座横跨海河的拱形大桥,全长96.6米,该桥桥顶上有两只巨大的石狮子,桥身上有诸多小狮子,颇受游客欢迎,是天津一景。从天津站出发,大约2公里左右即可抵达。

“我姓石,我的网名叫悠然老石。”在狮子林桥上,一位头发花白、约六七十岁的老大爷自我介绍道。伴随着他激情澎湃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以及“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话语,一个大鹏展翅跳进海河里,引起岸边观众阵阵惊叹声。

即将跳水的石大爷。摄/郑世豪

与此同时,在狮子林桥下的河堤上,王建正为好奇的群众热心讲解着:“这位是退休的老教授,每天都会来这里跳水”“现在上去的是原先的游泳队老师,注意看他的姿势,一看就是专业的”“这是老杨,一年365天,366天都在跳水”……

一群平均年龄在六七十岁的大爷大妈们在跳水,桥边岸上二三十岁的小年轻在吆喝叫好,是当下狮子林桥上的真实写照。

狮子林桥两岸围观大爷跳水的人群。摄/郑世豪

王建是天津市水利勘测设计院退休职工,也是天津跳水大爷中的核心人物之一,他曾参与天津海河的治理改造工程,和同事们一起完成了海河市区段的总控制测量任务。对于海河的水文情况,他如数家珍。

“从你站着的地方,向东方就是渤海湾。”他站在河堤上,指着远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据他所述,狮子林桥下海河水深6.5米,水面到桥面在7米左右,从桥上跳下并不会触到河底。

图为王建。

王建从小在海河边长大,从十多岁起,他就在海河里游泳。他指着狮子林桥旁的一片建筑说,他曾经住在那里,后来搬去了别处。

王建从2011年开始录制跳水视频,直到2018年短视频爆火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天津跳水大爷们。如今,附近大约有上百人会来此跳水,大部分年龄都在60岁以上。王建提到,原本冬季在这个地方滑冰、游泳的轮滑队、冬泳队,现在也都转战到跳水上了。

76岁的宫秀明是跳水大爷中年纪最大的一位,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从56岁起就在海河里跳水,已经跳了二十多年。只要天气允许,他每天会在这里跳上两个小时,大约20个来回,家人都非常支持。

据他介绍,从海河有狮子林桥开始,就有业余跳水队在此跳水。多位受访者表示,他们的童年几乎都是在海河里度过,他们自称“水陆两栖人”。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胡雯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谈到,天津海河大爷的跳水表演为大众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来看待老年生活,展示了积极老龄化的可能性和价值。

至于为何各地跳水的大爷那么多,唯独天津大爷能火出圈,她认为,和天津的文化土壤有关。

胡雯表示,天津有着开放的港口文化,再加上受到话剧、相声文化影响,同时天津传统社区中邻里关系较为紧密,天津人习惯与邻居、朋友分享生活中的点滴,形成了幽默风趣、乐观开朗且乐于交往的性格。而天津大爷们从小在海河中嬉戏,通过跳水获得了观众的喝彩和认同,也进一步增强了他们的归属感和自我价值感。

“能说相声的大爷跳水,天津是独一份”

一位旅游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和现代港口城市,天津旅游业的发展与城市的地位并不相称。

据《2022年天津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22年天津国内旅游收入为773.06亿元,而该年天津生产总值为16311.34亿元,旅游总收入占生产总值比例并不高。

让很多人没想到的是,在暑期游高峰期即将接近尾声的时候,天津因为跳水大爷们的突然爆火,一下子成为了旅游界的“香饽饽”。

郑世豪是来自河南郑州的一位大学生,来天津旅游的时候,特意来看大爷们跳水。他说,相比天津其他景点,看大爷们跳水更有意思。“其他景点都是静态的,每个城市都有相似的,但能说相声的大爷跳水,天津是独一份。”

天津跳水大爷火了,来围观的游客蜂拥而至,在车来车往的大桥上滞留,将桥边挤得水泄不通,而当大爷们在狮子林桥两边跳水时,不时有游船从桥下穿过。

在跳水大爷们和观众互动,将周边氛围感拉满时,也有不少年轻的游客爬上大桥,开始了他们的“首秀”。中国新闻周刊在现场粗略统计,一个小时内,至少有四五位穿着常服而非泳衣的游客学着大爷们跳入水中。

而在狮子林桥上,显眼处可见“禁止攀爬、禁止跳水”“禁止游泳”等提示标语。

毫无疑问,以上种种,给地方治理带来了一定的压力与挑战。

近日,负责海河北岸地区管辖的望海楼派出所工作人员称,在海河河道游泳的行为“肯定是禁止的”,派出所针对这一现象已经组织人员开展巡逻,通过岸边巡视和游艇水上巡查等手段劝导跳水和游泳的群众上岸,远离危险区域。

但是在跳水大爷们看来,这是一项健康的体育运动,是他们老年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们“从小就泡在海河里长大”,自认为安全“绝对没问题”。

胡雯说,从建立老年友好型社会出发,一方面要尊重和包容老年人的需求和选择,支持他们追求自己的目标;另一方面,让老年人在了解和认识到海河跳水风险的同时,尽可能采取措施为老年人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

深圳大学旅游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杰武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可以通过开发城市河流,将其转变为公共空间,提供跳水和游泳等活动,并与公园的景观和观赏功能相结合,形成综合的具有运动和观赏功能的公园。

而对于狮子林桥本身,刘杰武认为,可以参考重庆李子坝轻轨穿楼,将其打造成为一个网红景点。这样不仅能增加城市的知名度,也能充分利用桥面空间进行相关活动。

从安全角度考虑,刘杰武认为,可以对大爷们跳水这一运动进行半组织化管理,确保有一定的规矩和组织,并协调相关志愿者进行管理和疏导,以防止游客因为不懂规则而发生安全事件。

至于大爷在公共场所跳水的合规性问题,北京合川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雷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天津大爷跳水一事,不宜简单以是否违反法律法规来进行评价。

他说,从行政法的角度看,政府应该关注整个行政过程,不仅要保证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和合理性,更重要的是确保行政法律法规和具体行政活动的导向结果是社会所期望的。

李雷认为,天津大爷跳水体现了人民群众对健康和积极生活态度的追求。因此,政府应该通过行政手段积极引导大爷跳水行为,为他们提供安全保障,为游客提供更好的观赏空间,并通过合法合理的方式消除一些负面的法律空间,争取通过政府的行为,使整个活动更加有序,使这种群众喜闻乐见的自发行为没有违法之虞。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