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博物馆监守自盗丑闻下引发的中国文物争议

文章来源: BBC中文网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144 次)

大英博物馆近日传出有2000件藏品遭职员监守自盗,博物馆馆长辞职下台之际,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小报《环球时报》发表社论公开要求英国无偿返还博物馆的中国文物,并称引起网上广泛讨论。

《环时》形容大英博物馆为“全球最大的‘赃物接收者’”,并称声援全球其他国家提出同样声请。该报更进一步发表漫画,讥讽大英博物馆“贼喊捉贼”。有近270年历史的大英博物馆迄今并未回覆BBC的置评要求。

这起争议刚好发生在英国外交大臣詹姆斯·克莱弗利(James Cleverly;祁湛明)访华之际。星期三(8月30日)凌晨抵达北京的克莱弗利是五年来首位访问中国的英国外相。

目前中英关系因中资投资英国敏感行业受阻,围绕香港与新疆人权问题的争议,以及参与在北京眼中,以美国为首的“五眼联盟”等围堵中国行动,正陷于低谷。克莱弗利此行希望修补双边关系,而大英博物馆的中国文物似乎成为了新的烦恼。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中国研究院主任曾锐生教授对BBC中文分析说,《环时》这篇社评主要是出于见风使舵,但也可以理解为给克莱弗利一个下马威。

曾锐生教授说:“克莱弗利访华该是早于大英博物馆问题出现前就已敲定,但像《环时》甚至中国外交部等,要是利用大英博物馆事件作为杠杆向克莱弗利施压,毫不奇怪。”

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现代语言学院中国文化研究创始教授利大英(Prof Gregory Lee)认为,中国正式提出返还文物的要求,只是时间问题。他对BBC中文表示,《环时》显然希望对大英博物馆这尴尬局面加以利用。

《环球时报》在8月27日同时透过该报中、英文版发表这篇社评,开首称:“作为一家中国媒体,我们正式向大英博物馆提出要求,请把所有通过非正当渠道获取的中国文物无偿地归还中国,不要再采取抵触、拖延和敷衍态度,首先要向全世界做出归还的公开承诺,并尽快启动这项早就该做的工作。”

“请英国政府在法律及相关程序上予以配合推动,这将是对英国是否真心诚意洗刷殖民污点、弥补历史罪责的一种考验和验证。”

文章并未提及克莱弗利访华,但批评英国称:“有着血腥、丑陋、可耻殖民历史的英国,对待别人却一直有着很强的道德优越感,经常站在道义高点上对别国的内部事务指手画脚,甚至横加干涉。我们真不知道,他们的道德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

社评发表后,微博、微信公众号与抖音等社交媒体平台上的相关内容接连出现,包括来自其他官方媒体的帖文与短视频。部分也被转发到社交媒体“X”(前称Twitter推特)上。

据新浪微博数据,截至8月30日,由《环球时报》发起的话题“请大英博物馆无偿归还中国文物”获得超过8亿阅读量,带来至少2.6万原创帖文。

《环球时报》属官方媒体,但中国政府并未公开评论其主张。不过,中国外交部在8月29日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扬了瑞士近日举行仪式,向中国返还一批文物。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此次文物返还是中瑞两国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合作的又一次成功实践,对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与友谊发挥了积极作用,也对在全球范围打击文物走私、保护文物安全、扩大政府间合作具有示范意义。”

大英博物馆成立于1753年,1759年正式开馆,目前拥有西方规模最大的中国文物馆藏,合共达2.3万件,涵盖自距今达1万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至当代的多种青铜器、瓷器、翡翠、书法与绘画等。著名展品包括唐代《女史箴图》摹本。

《环时》社评称:“它们都是怎么从中国流失到大英博物馆的,具体过程可能难以追溯。但可以确定的是,它们大多都是当年英国趁人之危、趁火打劫,甚至直接对中国制造劫难趁机劫掠或盗取得来的。”

“只要英国不能证明哪一件藏品来自合法、干净的渠道,那么这件藏品的母国就有权利去追索。”

8月16日,博物馆公布发生监守自盗事件,约2000项藏品“失踪、被盗或受损”,一名雇员被革职。8月25日,博物馆馆长哈特维格·费舍尔(Hartwig Fischer)辞职。

馆方表示已向伦敦大都会警察局(Metropolitan Police;又译大伦敦警察厅)报案,同时委托博物馆前理事奈杰尔·博德曼爵士(Sir Nigel Boardman)和英国运输警察局(British Transport Police)警察总长露西·多尔西(Lucy D’Orsi)主持独立调查。

《环时》社评称:“人们质疑英国警方和馆方为何迟迟不发布失窃文物的照片与详细描述。不发布照片可能意味着,大英博物馆仍然未能查明其庞大收藏中究竟有多少已经丢失,大概率比2000件更多。”

“换句话说,大英博物馆没有保管好的、弄丢弄坏的,其实主要是属于其他国家的文化财产,这怎能不让人心疼。”

《环时》8月29日发表政治漫画,进一步讽刺大英博物馆在“贼喊捉贼”。

事情也被提升到联合国层面。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杜加里克(Stéphane Dujarric)29日主持例行记者会时,被问到是否认为大英博物馆毫无能力保护其馆藏,以及应否将文物归还有关国家。

杜加里克回答:“我不会评论此具体情况,这问题实际上是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但我希望贼人——正如任何贼人一样——得到警察的彻底调查。”

杜加里克的发言同样在抖音、微信影音号等平台上被广泛流传。

大英博物馆理事会主席,前英国财相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欧思邦)许诺将亡羊补牢,汲取教训,重建公众对博物馆的信任。

英国杜伦大学政府和国际事务学院国际关系助理教授张晨晨博士在一条X推文中引述她最近发表的论文说,欧洲的博物馆须实现去殖民化,而返还文物只是其中之一。但这得在承认一些“后殖民地区”的反殖民主义运动受到了独裁、反动的民族主义政策所左右的基础下进行,且须意识到其中有边缘群体正受到打压。

利大英教授也对BBC中文指出,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是,谁有资格运营英国的博物馆,有资格决定展示哪些“中国的东西”。

他在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像他这样的西方学者得承认自己继承了传统东方主义所留下的傲慢特质,且因此认为自己是中国文字与文化的守护者。他认为这问题在1966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尤其显著。

中国网民要求大英博物馆返还文物的言论时有出现,但《环时》称:“这次丑闻所暴露出来的大英博物馆在文物管理和安全防护方面的巨大漏洞,令一个流传很久很广的说法不攻自破,即‘外国文物在大英博物馆得到了更好的保护’。”

“我们很怀疑,它是有人对发展中国家进行文化殖民洗脑的产物。”

一些网民留言支持《环时》的这篇社评,一位河北网民说:“这才是《环球时报》该有的样子。”也有网民直接向“保护文物论”的支持者叫板。

但也有网民在微博和X上质疑社评的时机与动机,例如质疑目前舆论主流应是针对日本排放福岛核废水,不应转移视线,或质疑此举是在鼓吹民粹主义。

曾锐生教授对BBC评论说:“大英博物馆丢失2000件小型展品不容狡辩,但文革期间在毛泽东领导之下,又有多少倍于此的文物遭到破坏?”

“虽然大英博物馆不比从前安全,但它仍然比较安全,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曾锐生教授认为,在中国目前以习近平为首的领导层下,他不认为存在任何政治氛围与条件,实现大英博物馆文物归还。

监守自盗丑闻曝光后,一些国家先于《环球时报》提出了归还文物的要求,理由也是围绕于大英博物馆保护文物的能力是否仍值得信赖。

希腊多年来持续促请大英博物馆归还帕特农雕塑(Parthenon Sculptures)——又名埃尔金大理石雕塑(Elgin Marbles)。希腊《论坛报》(To Vima)8月21日刊登对文化部长莉娜·门多尼(Lina Mendoni)的专访,门多尼称,保安问题“强化了我国提出最终返还(帕特农雕塑)的长久、正当要求”。

尼日利亚官员也公开要求大英博物馆归还掠夺自贝宁王国(Kingdom of Benin)的贝宁青铜器(Benin Bronzes)。贝宁王国领土如今是尼日利亚的一部分。

《环时》社评称:“我们在道义上支持其他曾经遭受英国劫掠的国家比如印度、尼日利亚、希腊等提出文物归还的诉求。”

英国议会跨党派大英博物馆小组主席,执政保守党籍下议院议员蒂姆·勒顿(Tim Loughton)形容,这些趁此时刻要求返还文物的国家是“机会主义者”。

勒顿告诉BBC,其他国家应“团结起来协助追回藏品,而非看风使舵”。

同属保守党的马克·罗根议员(Mark Logan MP)同时是英国议会跨党派中国小组与跨党派大英博物馆小组的副主席。BBC中文请他评论对应否返还中国文物和大英博物馆是否仍有足够能力保护文物的看法。

马克·罗根简要回答BBC中文记者:“一家银行要想留住你的存款,它就必须保护你的血汗钱;要是一个政府希望代表你,它必须维持诚信。显然,对于任何文化机构而言,保护好其文化资产是个关键。”

利大英教授认为,希腊与中国要求大英博物馆返还文物的情况相似,中国知识分子十分熟悉帕特农雕塑(Parthenon Sculptures)的故事,中国当局也乐于将中国与希腊比较,强调两国历史均源远流长。

但他指出,虽然希腊与中国文物均是从地理上的希腊与中国被盗,但18世纪的希腊只是个新兴民族国家,而被盗文物却来自于希腊立国“想都不敢想”的年代。同理,经历颐和园被搜掠的是满清,而非取而代之的现代中国。

利大英教授对BBC中文称:“要是你问我,谁对‘埃尔金的赃物’(Elgins’ booty)的宣称更铿锵有力,我会说是希腊与中国的,而非英国。”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