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失业潮第三度席卷中国 专家警告未来3年规模持续扩大

文章来源: Newtalk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661 次)

疫情后,随着愈来愈多企业外移,中国经济持续下行,也让失业率继续攀高,近期多项数据显示经济复苏缺乏动能,中国青年失业率已直逼 20%。专家分析,1970 年代以来的第三次失业大潮正在席卷中国,短时间不大可能缓解,未来 3 年,失业规模恐持续扩大,而内卷将趋严重。许多大学生如今正面对毕业即失业的困境,但在就业市场哀鸿遍野之际,中国仍宣布 2023 年国防预算将比去年大增 7.2%,让外界批评这种重军事轻民生的政策,不仅让更多人失去工作,也会让中国政府失去民心。

据《大纪元时报》今 ( 7 ) 日报导,1970 年代以来中国经历三次失业高峰。第一次是 1973 年至 1979 年,文革期间下乡的知识青年要求“返城”产生的就业危机,第二次是 1998 年至 2001 年国企改革带来的下岗潮;第三次指 2020 年后,即疫情爆发后,失业规模逐年攀升,预估 2025 年来到历史高峰。

旅美经济学家李恒青分析指出,自己是在文革时代出生的,经历过中国第一次、第二次失业潮,这一次大规模的失业,跟前两次不一样,整体形势越来越不好,他真正担心的是这一代年轻人,最后对未来失去了希望。

中国此次失业潮真的只能用“哀鸿遍野”4 字形容。中国经济在企业出走及严格疫情管控下,互联网、房地产、补教全部熄火,高达百万就业机会瞬间消失,加之美中贸易战,企业关厂外移,让青年失业率狂飙。就有网友哭诉,自己投了百份履历都石沈大海。一家山东国企更招聘砍半,只招 1,000 人,报名人数竟高达 10 万,履历如泄洪般涌入,企业为节省成本,还直接动用 AI 先进行淘汰。

包括腾讯、阿里巴巴、微博等大型民营企业,最近几个月都宣布裁员。字节跳动、美团、百度等,在校园招聘上不是征才砍半,就是直接盖牌。

阿里巴巴集团也在进行大裁员。 图:截取自阿里巴巴集团脸书(资料照)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表明,2022 年中国城镇就业人员比 2021 年减少 842 万,60 来首次下跌。学者预估经济和劳动力市场复苏不容乐观,预计未来 1 至 2 年城镇新增就业人口数目还会下降。且最近三年,中国城镇青年的失业率从约 13% 攀升至超 20% 以上,今年更高,特别是毕业的大学生。

2022 年 7 月,中国青年失业率中 16 岁—24 岁人口失业率占 18.2%,创有历史数据以来最高;去年同期全国毕业大学生失业率为 6.1%,单在上海市,应届毕业生平均就业率只有 32.8%。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还预计今年大学毕业生有 1,158 万人,将有 800 万大学生失业,创 2020 年 3 月以来新高。

经济滞后发展无能有效地吸收这些新增劳动力。房产崩盘,民企倒闭,商店关门等,后疫情时代,中国经济不断下滑,国内国外的经济环境趋向恶劣,又没有良性政策支持企业发展。

而针对在岗失业人口方面,文章列举,A 股上市企业平均职工数量比疫情前缩水 11.9%、10% 的企业注销或停止运营,包括腾讯、阿里、美团、百度今年第一季度裁员率达 9%,旅游、教培、房地产业裁员更是严重。

全国青年全职职工约 2.5 亿人,若依 10% 失业或裁员率推算,青年在岗失业人数约 2,500 万。加上近三年约 2,300 万农民工因为失业而返乡,其中 60% 为青年人,意味有 1,400 万人失业返乡。综合以上数据推算,疫后三年共新增 5,400 万青年失业人口。

中国经济崩坏,房地产崩盘,许多地方都出现烂尾楼,图为西安的一处工地。 图 : 翻摄自企鹅号

李恒青认为,当局在部分数据统计上做手脚,实际情况更严重。他举例,以“应届毕业生总数”来说,不少学校为了刻意压低毕业人数,采取不发给学生毕业证,直至毕业生找到工作了,才把毕业证颁发出去。有学生为了出国,需要毕业证书,就必须透过熟人,去请学校开毕业证书,因涉及当局对于毕业生的就业考核,这就是造假!

河南省教育厅 5 月 30 日下发“百日冲刺”方案,要求毕业生在 8 月 31 日前找到工作,甚至下令“零就业家庭”和长期未就业的毕业生必须“动态清零”。网友质疑,连就业问题都想搞运动,想必是解决不了问题。

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助研究员王国臣也分析指出,中国大陆失业率的统计确实存在遗漏,首先它抽样的样本比例过低,不到 0.07%,其次,抽样对象倾向于有居住地址、有固定居所的人,农村很大比例没有纳入调查,近期官方公布 20.4% 的青年失业率,还不包含农村。

王国臣认为 :“百年不遇的疫情”或许只是作者表面的说法,更根本的原因是中国大陆当局对于民营企业的打压,才是造成青年失业率高企的主要原因,包括 2019 年以来的国进民退,对于网络科技公司、房地产行业的监管引发的问题,这些民营企业才是真正吸纳劳动力的主要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