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引各大巨星:新加坡成亚洲“演唱会经济”大赢家

文章来源: HK01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538 次)
世界从疫情中走出来的第一年,各国民众都盼望着能在当地享受到自己最喜欢的明星的演出,许多领导人更亲自发出邀请,好让世界级的明星”大驾光临”。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在Twitter上引用Taylor Swift歌词,恳求Taylor别让加拿大人们度过”又一个残酷的夏天”;自称”超级粉丝”的泰国前进党(Move Forward Party)党魁皮塔(Pita Limjaroenrat)也转发巡演通告说:”来吧,我会跟你一起唱《薰衣草薄雾》(Lavender Haze)!”此外,智利总统、澳洲议员都公开或私下邀请她来当地开唱。在亚洲,新加坡似乎成为疫后”演唱会热潮”的大赢家。

政府领导人、议员们对这些乐坦巨星的热情是有原因的。从票务、演唱会周边到酒店、交通、餐饮,一场吸引数万观众的演出对地方经济可能有着不小的作用。根据市场研究公司QuestionPro的一份报告,唱作歌手Taylor Swift的The Eras美国巡演(包括在20个城市举办的共53场演出)可为美国经济带来高达46亿美元(约合391亿港元)的收入,超过全球50个国家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平均每位观众会花费1300美元(约合1万港元)在门票、旅行和服装等项目上。投资公司eToro的金融分析师Callie Cox告诉《纽约邮报》:

每个周末,她访问的城市都会公布酒店入住率以及为每个地方经济创造的收益,而数额是以百万计。

英国东部萨福克郡(Suffolk)Ipswich镇议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该镇出身的唱作人Ed Sheeran举办的演唱会吸引近14万观众,给镇上带来900万英镑(约合9029万港元)的净收益。

瑞典丹斯克银行(Danske Bank)的首席经济学家Michael Grahn甚至表示,尽管难以准确计算,歌坛天后Beyonce今年5月的演唱会给瑞典酒店和餐饮业的刺激,可能使该国的通胀率增加了0.2至0.3%。

在众多歌迷的翘首期盼中,Coldplay今年公布了在亚洲7个城市的16场演出计划,当中新加坡占6场,并于明年1月举行;Taylor Swift则选择只在新加坡和日本停留;此外,韩国女团BlackPink、Twice、英国歌手Harry Styles、爱尔兰男团Westlife、”歌神”张学友也都在今年光顾新加坡的明星之列。

相比之下,今年来港办演唱会的海外歌手则有韩团MAMAMOO、BLACKPINK、台湾五月天、周杰伦、JJ林俊杰、Charlie Puth、Sam Smith、张惠妹,以亚洲明星为主。

据新加坡《商业时报》(Business Time)报道,Taylor Swift演唱会的同一个星期,航班和酒店的价格激增。旅游网站Agoda上个月表示,Coldplay明年1月新加坡演唱会期间的住宿搜索量增加了8.7倍,当中以来自邻国马来西亚、印尼的游客为主,此外还有来自香港、泰国、澳洲、菲律宾和印尼等国的游客。

“亚洲活动和娱乐之都”

新加坡近十多年来在创造娱乐和旅游业品牌上的努力和投资得到了回报。由于新加坡自身的旅游业基础薄弱、缺乏吸引海外游客的观光景点,当局很早就把打造”亚洲活动和娱乐之都”作为目标,争取在全球旅游业中分一杯羹,并在演出场馆、允许合法赌博的综合度假村、国家剧院和美术馆等设施的翻新和建造上投入大量资金。

根据德国斯塔蒂斯塔调查公司(Statista)数据,2011至2020年间,新加坡酒店房间数量增长了40%,就连疫情期间也有所增加。

作为Coldplay、Taylor Swift演出场馆的新加坡国家体育场(National Stadium)项目,便是在这样的考量下诞生,政府于2003年宣布这项金额达6.5亿美元(约合51亿港元)的投资项目,希望打造一个多功能体育场馆、以举办世界级体育赛事并吸引游客。体育场最终于2014年建成,可容纳55,000名观众。

香港最大场馆亚博只能容纳1.4万人

而作为区域内的竞争对手,香港目前可用的最大演出场馆——亚洲国际博览馆(AsiaWorld-Expo)容纳观众数仅为14,000人;2019年启动的能容纳5万人的启德体育园工程,则预期要到明年才完工。对于Coldplay、Taylor Swift这些每场演出动辄数万观众的国际巨星而言,香港显然无法提供足够大的场地。

此外,由于香港直至今年初才开关,一些大型活动也从香港转移到新加坡举办,如去年举行的”世界珠宝展”、亚太区美容展等。业内人士表示,许多举行世界巡回的歌手、团体也因此无法及时预定演出场地,令香港错失机会。而新加坡则在去年率先开关,政府再拨出近5亿新元(约合29亿港元)来支持旅游业,推动疫后经济复苏,今年则又规划新的旅游景点,包括可提供滑冰、冲浪、滑雪等多种活动的设施。

除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外,自2000年以来,新加坡当局一直在积极争取国际巨星,试图吸引他们的粉丝群前往该国。例如,新加坡旅游局此前与美国歌手Charlie Puth等明星合作,制作了一系列宣传该国景点的视频;还有高级官员亲自上阵推广Taylor Swift的演出消息。

旅游咨询公司MasterConsult Services的总经理Christopher Khoo先生说,冒险前往亚太地区的音乐人通常会考虑日本或澳洲等地,而那些想开拓东南亚市场的人将转向位于区域中心的新加坡。 “与吉隆坡、马六甲、曼谷、雅加达和所有这些地方的交通便利,意味着如果有一场特别好的演出或音乐会想参加,他们几乎能够把新加坡视为周末度假地。”

邻国歌迷抨击政府

但新加坡接连吸引世界级明星、尤其是在东南亚拥有大量歌迷的Taylor Swift,也引起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家民众对本国政府的不满。由于Coldplay主唱Chris Martin在演唱会中挥舞LGBT旗帜的照片引起马来西亚保守派议员的批评,该议员以宗教、种族的名义呼吁取消Coldplay演唱会,许多马来西亚歌迷便在社交媒体上抨击保守派政治,有歌迷在Twitter上称能够理解为什么Taylor Swift无法在该国开唱:”如果她要来,宗教原教旨主义者会对她的演出服装和她支持LGBT权利的立场吵个不停。”

而菲律宾的歌迷们则将错失演出归咎于政府腐败、城市规划和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等。作为Taylor在该国庞大粉丝群的一员,Charlyn Suizo虽然对无法在菲律宾见到偶像感到难过,却也表示理解:”我们没有一个适合舞台的大体育场,没有用于物流的技术,也没有必要的设置让她开演唱会。”

反观资源充足、基建发达的香港,没有像伊斯兰国家”宗教保守”等争议,却在表演场地上一直依赖已沿用多年的红馆及亚博馆,难以吸引国际级巨星来港献技,加上打击黄牛不力,落后甚至败予新加坡也不足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