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AI提问,这个新职业火了

文章来源: 深燃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006 次)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唐亚华

编辑 | 黎明

最近几个月,AI火爆空前,甚至催生了一个新职业,AI提示词工程师(Prompt Engineer)。

这个职业最早出现在美国求职网站Indeed上,AI初创公司Anthropic的一个岗位明确提到招聘“AI提示词工程师”,薪酬报价是17.5万美元-33.5万美元/年。职位描述是:“这是编程、指导和教学的结合”,主要职责是帮助公司构建提示库,让LLM(大型语言模型)完成不同的任务。

也正是这一信息,让AI提示词工程师年薪百万这一说法广为流传。

这里提到的AI提示词工程师的任务就是将复杂任务拆分成机器能识别的语言提出一个一个需求,从而获得更准确的回答,AI提示词工程师需要的是跟模型交互的技能。

这一概念在国外火爆,国内也已经有人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了,只是国内的招聘中还没有明确将AI提示词工程师列为一个岗位。多数招聘中显示的职位是AI训练师,或者熟悉AI应用的产品经理、运营设计等。

AI提示词工程师在语言文本、图像、音频等不同的模态都能应用。那么,到了不同的领域,AI提示词工程师具体能做什么?根据从业者的说法,这个角色可以基于大模型开发垂直应用,也可以在现有职业的基础上叠加AI提示词工程师的技能,比如产品经理、设计师掌握了提示词技能后,就可以高效工作,快速出图。

在图像生成领域,AI提示词工程师水平的高低取决于应用专业提示词的能力,而在语言模型中,谁能用好AI取决于谁能提出好问题。

AI提示词工程师接下来能否真的成为一个独立的职业,行业内对此说法不一。有人认为这会是一个需求量非常大的新职业,也有人坚持认为这只是一项职业技能,会是很多职业的加分项,但不太可能会成为一个单独的职业。

讨论热度在继续,我们通过全面解析这一新兴职业,来看看什么职业会在这一波热度中吃到红利,普通人需要做什么准备。

一个国外火爆、国内萌芽的新职业

国外比较出名的AI提示工程师是一个名叫Riley Goodside的程序员,他凭借自己摸索出来的提示词技巧,得出了很多有效的经验,比如他发现,提示ChatGPT“忽略之前的指示”,ChatGPT就会说出自己从OpenAI那里获取的“出厂设置”信息。他将自己的技巧分享到在Twitter上后,随之走红。

随后,他加入了创业公司Scale AI,成为“第一个被招聘的提示词工程师”。Scale AI的说法是,AI大模型可以被视为一种新型计算机,“提示工程师”则相当于其编程人员,通过找到最合适的提示词,以激发AI大模型的最大潜力。

来源 / Pelexs

在国内,目前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AI提示词工程师这个岗位出现,但是有一些岗位的具体描述基本符合AI提示词工程师的具体工作内容,比如招聘网站上,有一些名为AI训练师、ChatGPT研究员、AI产品运营、AI产品经理、AI绘画师等相对应的岗位。

某AI训练师招聘信息的岗位描述是,根据客户特定的行业场景、实际转化目标需求,训练并优化模型,负责研究、搭建行业话术模板,针对话术设计过程,不断收集问题并进行总结。

需要明确的是,我们这里讨论的AI提示词工程师,不包括AI模型的开发者和数据标注工作者,主要聚焦在通过一定的提示词将AI模型用在具体业务中的岗位。

根据多位业内人士的说法,目前国内的AI提示词工程师主要在两个领域内,一个是类似于ChatGPT的大语言模型的应用中,另一种是在AI文生图领域。

“AI造梦师”IP创作者元元此前是一家AI公司的产品经理,今年3月以来入局了AIGC领域。他现在做的事情是在大语言模型接口的基础上,通过预埋Prompt的形式,加上调试、训练,做出垂直应用产品。

沐霖是一位文生图领域的提示词工程师,也叫AI训练师,他会自己接单做一些行业设计,也做AI绘画培训。在AIGC大火之前,沐霖是用户体验设计师,有六年以上的经验。

AI能提高效率的地方有很多,“比如我们以前做用户体验设计时,有一个岗位叫市场调研,会搜集大量数据来验证我们的设想是否可行,但现在AI已经有了庞大的数据库,作为一个专业的从业者,我只需要鉴别它给我的数据是真是假,节省了很多成本。”他说。

另外,沐霖作为一个设计师,一张大概要一周左右时间完成的游戏背景图,他只需要三个小时就能完成。

“我们目前先只出了AI绘画课,AI提示词工程师相关的其他课程还在备课中,会根据市场需求再推出。”沐霖说。

目前,已经有企业用提示词做出了能够商业化落地的工具。有米科技合伙人、有米云CTO蔡锐涛告诉深燃,有米科技旗下的有米云在2023年2月推出了服务内容电商的AI创作工具包,商家输入产品描述、卖点,直接就可以生成带货直播时需要的口播话术和投放广告的短视频脚本。

据蔡锐涛介绍,自2月份以来有米云官网日均注册量比去年年底增长了200%,现在已经有了单独为这个功能买单的客户。

该功能背后的原理是,公司在大模型和用户输入的需求之间增加一个环节,帮用户优化提示词,输出符合需求的文案。“不过我们公司暂时没有设置提示词工程师这个职位,而是让产品经理去学习并使用这个功能,现在,写好Prompt(提示词)已经成了产品经理需要的技能了。”蔡锐涛说。

AI提示词工程师能做什么?

判断AI提示词工程师是不是虚火,要看这个岗位到底能做什么。

目前元元所在的团队已经基于AI大模型开发出了很多垂直应用。完成的功能包括医疗问诊、政务服务客服、律师案情分析和写作、英语老师、数字人/数字员工,主要服务B端企业。类似功能只需要嵌入到公众号里,用户就可以进行聊天对话了。

据他介绍,做出一个英语老师的垂直模型是最容易的,因为英语是ChatGPT的母语,“我基本上只需要告诉它,接下来你将扮演一位顶级的雅思老师就可以了。”

元元提到,相对复杂的是数字人,包括了前期设计和后期测试两个环节。“我需要让数字人知道自己是谁,所以就要给他定制人生履历,让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背景,怎么样在跟人的互动中表现。定制好之后输入到ChatGPT里再进行测试,多次优化提示词直到数字人能给出相对满意的回答。”

他也提到,写提示词的难点在于需要细化提示词的颗粒度,“中文本身就博大精深,近义词、同义词、多音字都要提示系统什么场景下是什么意思。”

除了语言模型,元元也做了文生图方面的应用。五一期间,元元用Midjourey做了一个迪士尼风格的头像定制模型,“我们在Midjourey里面设计好了一段提示词,用户只需要提供一张照片,我们就能生成一个好看的个性化头像,7天左右的时间里就有上百个粉丝关注了我的账号并咨询定制头像业务”。

接下来,元元打算推出定制头像业务,个人头像、闺蜜头像、情侣头像等,类似多年前流行的大头贴。作为提示词工程师,他要做的就是设计多种风格供用户挑选。这就需要他尝试变换不同的提示词,最终为每一种风格确定下来一段标准的提示词。

创业两个月,元元已经有了十几个订单,他们的客户以B端企业为主,有摄影领域的文生图合作,政务领域的客服,有意向需求的公众号大概有几百个。他计划向企业端收取月或年服务费,对C端用户会根据问题回答的字数以及图片张数收取费用。

什么样的人更容易成为AI提示词工程师?多位从业者提到,在大语言模型里,产品经理之类的岗位更匹配,而在AI文生图领域,一般是由游戏行业的原画师,商业插画,广告、创意类的品牌设计从业者更多,因为他们有相关行业基础,只要再学习一些AI相关的知识和提示词的用法,就能有比较好的效果。

来源 / Pelexs

成为高水平的AI提示词工程师最关键的是什么?

“对于大语言模型来说,最关键的是能不能提出一个好问题”,蔡锐涛解释,而在AI文生图领域,需要绘画、设计等领域的专业知识,同时掌握提示词技巧,挑战是对所在行业的理解能力。

他举例,跟系统说“写一个卖口红的广告文案”,这就不是一个好的问题,问题变成:“我现在要在短视频平台上卖口红,颜色是豆沙色,促销价是29.9元,主要面向的群体是学生”,ChatGPT可能就会加入很多学生群体比较有感觉的词语去介绍。如果不在美妆行业,对目标消费者没有足够的了解,是问不出好问题的。

沐霖总结出的更有效的提问技巧是,站得比ChatGPT更高一层。

他提到,如果跟ChatGPT说:“请你设计一个关于xx的网站”,它可以完成,但这个提问没有涉及到搭建网站是否还需要考虑其他问题,比如要不要调接口或跟外部去衔接。更好的问法是,“你现在是一位产品经理,请你帮老板做一个网站设计方案,ChatGPT就可能会列出做网站需要的多个功能,根据需要选择实现其中的几个功能就可以了。”

国外有很多分享提示词技巧的内容,比如阿德莱德大学澳大利亚机器学习研究所(AIML)的高级讲师Lingqiao Liu分享:

第一种方法是一次性提示。比如,咨询某一种动物的情况,让模型根据特点、居住区域、饮食习惯等来给出信息;

第二种是角色提示。例如告诉模型“我是一个妈妈,想要知道每天行程规划”,从而让模型根据“妈妈”的角色来给出具体安排;

第三种方法是引入关键代理。例如,可以让ChatGPT写一个关于机器人的故事,然后让它根据自己的建议进行改写;

最后一种方法是思维链。即先让AI对回答某个问题给出具体步骤,然后在鼓励它依照自己给出的步骤,来推理更复杂的问题。

是单独的职业还是一项加分的技能?

关于AI提示词工程师的前景,目前行业内有两种差别比较大的看法。

一种说法是AI提示词工程师在国外已经火了,在国内也已经开始发展,行业内缺口不小,未来前景很大。

元元表示,行业内招一个高水平的AI提示词工程师月薪需要40k-60k,因为现在需求大而这方面的人才不多,“这个岗位比较像十年前的产品经理,有AI,就有这个需求,且未来三到五年内,AI提示词工程师缺口都会比较大。”

还有一部分人认为这不能够单独成为一个职业。蔡锐涛就认为,行业应该对AI提示词工程师祛魅,在他看来,这不应该单独成为一个岗位,而应该是相关从业者的一项加分的技能,提示词技能可以融入到各种不同的岗位里面。

国外也有不少人持有这样的观点。沃顿商学院教授Ethan Mollick在2月份发推文说:“我强烈怀疑‘提示词工程师’从长远来看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AI提示词工程师也不是未来会存在的工作。”剑桥大学机器学习研究主任Adrian Weller也认为,虽然能够通过提示与AI交互“具有很高的价值”,但“我不确定它是否会继续下去很长一段时间。不要过多关注提示工程的当前,它会很快发展的。”

沐霖也提到,目前行业内纯AI提示词工程师不多,大多数人把这项技能融入到了自己日常的工作中。比如程序员利用AI提高工作效率,产品经理用AI来写方案,设计师用AI做图。“大多数从业者不一定要完全转型去做AI提示词工程师,结合了AI,自己的工作就能更高效更有质量。”

有人质疑,AI提示词工程师的高薪值得吗?为亚马逊Alexa开发语音控制功能的对话设计工作室labworks.io的创始人Tom Hewitson就认为这里面可能有泡沫,在他看来“最适合做这件事的人是熟悉AI的产品设计师或业务分析师,他们的年收入往往在10万到15万英镑之间。”

沐霖表示,目前AI行业内职业变动很快,招聘需求对这个岗位的描述也很模糊,“因为很多企业也在尝试阶段,有垂直领域的经验、AI的思维加上学习能力强就可以了。接下来行业还会有什么变化谁也不知道,这方面的人才需要做好准备,去迎接更大的机会。”

未来,随着技术进步,AI提示词工程师这个岗位或者技能会不会被颠覆?

来源 / Pelexs

蔡锐涛认为,得看具体领域,比如文生图领域的提示词工程师更有可能出现较大的变化。因为目前的文生图主要需要的还是大量专业术语类关键词的堆砌,使用门槛太高。“我看到过设计师用的提示词分享,有色彩、拍摄角度、光圈,甚至还有颜色代码,这就变成另外一个专业门槛了”。

在他看来,接下来可能会有人想办法降低AI文生图系统的使用门槛,比如提供一些风格或者要素的固定选项,用户可以选择而不用自己输入,如果这样,AI提示词工程师就没那么重要了。

但是对于文本处理和生成领域,他认为大语言模式需要对话,如果要获得高质量的结果,对AI提示词工程师问出一个好问题的要求仍旧很高,短期内不太容易发生变化。

需要注意的是,大语言模型的提示词用法有很多公开资料可以学习,而在AI文生图领域,有一定绘画或设计基础的人更容易掌握AI作图技能,普通人寄希望于通过简单的提示词学习达到作图大师的水平是有难度的。

AI提示词工程师能不能成为一个独立的职业没有定论,未来绝大多数人都需要掌握提示词技巧这件事在行业内是达成共识的。

积极拥抱AI,是所有人都需要做的事情。跟AI提示词工程师匹配度更好的产品经理等职业或许会迎来第一波机会,而在日常工作中多用、多探索,多去想想如何能提出更好的问题,是普通人可以做的。

*题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元元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