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美国包租婆痛诉:中国留学生普遍都是“巨婴”

文章来源: 国际教育视界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139 次)

我只要定期来检查房子,出了问题就在房租押金中扣除或者起诉到法院。后来发现真不行,有些留学生的坏习惯如果不改,会深深影响到他们未来的生活。

所以我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哪怕担个恶房东的坏名声,也要把所有租我房子的孩子们的不良生活习惯给改过来。

作者:熊靓

7月暑假,对于很多已经手握学校offer的孩子们来说,是一段用以各地旅行和走亲访友的惬意时光。

在众多即将启程的准留学生里,有两个孩子却收到了美国准房东发来的邮件,要求他们必须在抵达美国之前完成电器使用、垃圾分类等关于在美国生活方式的学习,并且还要进行考核,如果考核不通过,就不能把房子租给他们。

这不禁让他们倍感困惑——

花钱租房还需要考试吗?房东的行为是不是太过分了?没住之前就提这么多要求,等入住了还不得百般刁难!

赴美留学生第一课——

学会垃圾分类!

Susan就是这个难搞的刁钻房东,一个在洛杉矶拥有三套可出租房屋的“包租婆”。

当房东十年,Susan接触了近50个房客,而且清一色都是中国来的留学生。对每一个房客进行卫生的培训和考核,是Susan租房前必经的一个环节。

她说:“我看似是在为难中国留学生,实际上是在帮助他们——把一些生活习惯的问题给解决了,孩子们一到美国,就可以游刃有余地应付海外生活了。”

家长们对Susan的行为很是不理解,花了钱为什么不能自由地使用房子?美国的房子租出去还有这么多附加条件,是不是在歧视中国留学生?这么爱惜自己的房子干脆供起来得了,别拿出来出租呀!

“唉,给留学生房客进行培训,其实是我太多事了!我完全可以把入住手册发给他们,让他们自行学习。

我只要定期来检查房子,出了问题就在房租押金中扣除或者起诉到法院。后来发现真不行,有些留学生的坏习惯如果不改,会深深影响到他们未来的生活

所以我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哪怕担个恶房东的坏名声,也要把所有租我房子的孩子们的不良生活习惯给改过来。”

Susan是三十年前从北京来到美国的,在洛杉矶的一所大学教书。她接触的中国留学生普遍都是学习上超级高能,但在生活上相当低能

她在第一次出租房子的时候,遇到了三个小伙子,他们住了两个月,就被邻居投诉了。

Susan赶到房子一看,原来是因为三个小伙儿不会垃圾分类,把厨余垃圾和矿泉水瓶等可回收垃圾混在了一起,结果垃圾就被拒收了。

他们只能将没有收走的垃圾放到院子里,时间一长就臭了,邻居就受不了了。

小伙们也很委屈,在国内时别说垃圾分类,他们连倒垃圾都没有干过;而且美国垃圾分类又这么严格,也需要给他们适应的时间。

Susan说,她也想给孩子们适应的时间,但是邻居们是无法理解和等待的。

有个邻居曾经对她大喊:“不要把房子租给黄皮肤!”除了狠狠把邻居的话怼回去之外,Susan当下决定一定要把租自己房子的留学生都培训好,第一是希望自己作为房东能够少些麻烦;第二是希望租她房子的留学生能够以干净整洁的形象在美国生活,不会无缘无故被歧视

富二代家长不忍孩子受苦,

雇佣人打扫卫生?

中国父母都是爱子的,出国在外都会给孩子准备足够的钱,舍不得他们吃一点苦。也有很多父母宁愿花钱解决,也不愿意让孩子费力适应海外的生活习惯

Susan在三年前接待过一个留学生租客,是一位考上了UCLA的富二代。

家长为了让女儿住得舒服一点,一次支付了一年的租金,租下了Susan一整栋两百平米的别墅。

就在Susan要给孩子进行租客培训时,却遭到了家长的极力反对。

他们说孩子是去留学的,不是去干家务的,如果按照Susan的安排,成天要做垃圾分类、打扫房间、清理地板,孩子还有时间去学习吗?最后他们告诉Susan不用培训了,自己会请一个佣人,每天负责房间的打扫和女儿的饮食起居

看到家长消极的态度,Susan很是感慨,在美国三十年,她见过太多溺爱孩子的家长,出了问题就拿钱来解决,根本无视孩子健康、良好的生活习惯的建立

对于家庭教育来说,这种态度太可怕了!直到现在遇到这样的事情,她的心情仍然无法平静。

在她的教育观念里,独立是留学时期的必修课

她说:“我也可以市侩一点,反正你有钱,只要不影响我作为房东的收益,你想怎么折腾都行。

但是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只要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都会去管,哪怕是别人的孩子。”

这种想法很折磨人,但是Susan一直在坚持给所有的留学生房客进行卫生习惯的培训。

她也发现,所有的孩子都是渴望独立。富二代女孩入住后,她找到女孩讲了培训卫生习惯及适应美国生活的事情,孩子马上就答应了,并配合她完成了所有的培训。

女孩告诉Susan,父母从来不要求她做任何家务,包括在学校里打扫卫生,都是喊家里的佣人来完成。

她读的是国际学校,很多有钱人家的孩子也都是这么干的,老师也就习以为常了,她也觉得不做家务是一种正常状态。

但是看到网上经常有房东吐槽留学生的文章,她感觉自己也会成为那样的留学生,不是不讲卫生,而是真不会收拾,不会干家务。

看着孩子成为生活白痴绝非父母本意,但无数有经济能力的家长却因纵容造成了这样的后果,这种纵容有百害而无一例。

毕业弃养宠物,

成为引发歧视的源头

每年一到毕业季就会有流浪的小动物出现在大学附近,这种现象已经成为加州大学周边的“顽疾”。

在洛杉矶开了五家连锁宠物店的Rosy是Susan的小女儿,她说店里主要的客源就是留学生,最主要的服务是帮助留学生办理回国宠物寄养及毕业生宠物收养等。

“我做宠物的生意是受到我妈的启发,自从她将房子出租给留学生,每年只要有退租的,都会有房客找到我妈,让她帮忙处理那些带不走又没人要的宠物。有人甚至拿出一万美金,跟我妈说让她找人把狗狗进行安乐死。这颠覆了我妈的三观,她就干脆拿着钱,把狗狗带回家里养着。

但是一条狗可以养,超过三条我妈就应付不过来了,于是我从中发现了商机——开一家宠物店既可以赚钱,还可以为留学生解困。从一家店开到了如今的五家店,生意非常好,这得要感谢留学生了。”

Rosy认为,她把宠物当成是一门生意,但妈妈却一直在为留学生弃养宠物的行为到处奔走,甚至在大学里专门为留学生开了关于养宠物以及在毕业之后如何处理宠物的讲座。

Susan来加州留学生活已经快三十年了,刚开始她只想着教教圣贤书,然后收租过安逸的生活。但留学生们弃养宠物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她就职的UCLA经常有学生会发起关于弃养宠物的游行。

她有个白人学生曾经当面质问她:“是不是华人都这么不负责任?和这样的群体在一起上课我感到十分羞耻!”

听着这番发泄,Susan非常愤怒,立刻投诉了学生的种族歧视言论,但是心里却也非常难受。

在她手上有一份关于留学生弃养动物的数据,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中国留学生。在庞大的留学生群体里面,这些弃养宠物的虽然只是极少数,但却因为这样的行为造成了种族歧视,实在太冤枉了。

不仅是数据上的证明,在现实生活中她帮助处理的房客弃养宠物被抓、被罚款事件也不止一例了。

“大家都觉得我喜欢管闲事,包括很多留学生。我在各个留学生聚集的社区和活动中都宣传过,依然很难减少弃养动物的情况。

现在感觉很无力,我只能要求我所有的房客尽量不要养宠物,即便是要养我也会帮他们做好登记,并且告诉他们在美国弃养宠物轻则罚款,重则判刑。

希望通过我的微薄之力,能够改变留学生群体爱弃养宠物的不光彩形象吧!”

暴力使用家电和房屋,

房东只能不断涨房租

美国的房东对中国留学生是又爱又恨,爱他们舍得花钱,凭他们的支付力就保证了洛杉矶各大学校附近的房租每年都在稳步提升,而且还经常出现一房难求的情况;恨的是这帮留学生在使用家电和房屋时简直太凶了!

他们好像跟房子有仇一样,住上几个月,整个房子就像被恐怖袭击了一样。Susan也感叹,留学生对房屋和家电的损耗太大了。

她总结了十年来,三套房子事故的发生情况:小型火灾有33次,平均一年一套房子至少发生1次。这还不包含她不知道的情况,因为只有火势不可控的时候,才会招来消防警察处理。

微波炉、烤箱等小家电的更换率是每年一次,都是因为使用不当和过度使用导致的。还有一任房客,擅自改造了房子的排水系统,导致整个社区都被水淹了……

Susan笑称,如果她成立一家处理事故的公司,就专门帮助她这些房客处理生活上的麻烦,就完全可以实现盈利了。

她有个洛杉矶房东群,里面有一百多个房东。只要说租房子的是中国留学生,他们就会立刻将价格提升10%以上。她发现所有的房东都遭遇过关于暴力使用家电和房屋的问题,不得已只能靠提高房租减轻风险。

中国留学生真的有这么差吗?Susan认为也不全是这样。

首先,留学生是真不会使用美国的家用电器,对于从中国富裕家庭出来的孩子来说,美国的电器稍显落后

“我有个房客,家在浙江,住的别墅都是指纹锁。我给她送钥匙的时候,她根本就不会用。后来,她出门经常不锁门,导致了几次失窃事件。她自己也说,这是习惯问题不是她故意的。”

其次,有些人情况比较恶劣,会故意弄坏家电和房屋。

曾经有个房客对Susan涨房租表示不满,就在退房的时候将所有小家电都浸泡在水里。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等到再次使用的时候,家电全都因为短路报废了。

Susan承认,她是个难以相处的房东,对留学生的要求比较高。

但初衷是希望他们能够改变一些不好的习惯,在美国的社会少遭遇一些歧视。但往往事与愿违,教育并非那么容易,教育者百分百的传授,受教育者只能接受百分之一。

Susan说绝大多数房东的态度就是拿钱解决问题,教育不是他们的责任。但她实在是做不到,作为一个初代留学生,她还是要大声疾呼:

留学生的家长们也要积极起来,正确面对孩子们在留学中遇到的生活困境,同时培养孩子独立、良好的生活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