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美国气候特使克里访华,你应该了解的关键问题

文章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008 次)

就在全球变暖带来的致命高温、干旱、洪水、野火等灾害影响日益严重之时,中美这两个地球上最大的碳排放国之间的气候谈判已中止了近一年。

拜登总统的气候变化事务特使约翰·克里于周日抵达北京,重启与中国政府的气候谈判。他预定将与中国对等官员解振华和其他官员举行为期三天的会谈,目的是寻找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合作的方式,尽管两国在贸易、人权和其他问题上的紧张关系不断加剧。下面是你关于这次访问应该了解的东西:

为什么说这次会面事关紧要?

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和可再生能源投资国,更重要的是,两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化石燃料污染排放国。两国排放到大气层的温室气体合计约占全球排放量的40%。

分析人士一致认为,美中两国减少碳排放量的速度,以及帮助其他国家转向风能、太阳能和其他形式清洁能源的速度,将决定地球能否避免气候变暖带来的最严重灾难性后果。

“没有中国参与,就没有解决气候变化的方案,”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的戴维·桑德洛说,他曾在克林顿政府和奥巴马政府担任资深官员。“世界上两个最大的排放国应该就这个生存威胁进行对话。”

美国和中国为什么现在开始就气候问题进行谈判?

在高度紧张的关系持续了近一年后,这两个超级大国的领导人终于开始再次对话。

由于时任美国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访问中国声称是其领土的民主岛屿台湾,中国政府于去年8月冻结了与美国的高层外交接触。克里曾表示,希望气候谈判能够不受地缘政治争端影响,但中国官员拒绝了这个想法。

拜登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1月在巴厘岛会晤时同意两国高级官员重启气候谈判。但这个计划在今年早些时候搁浅,因为一个中国侦察气球被发现飘越美国大陆上空,引发了华盛顿的愤怒,进而导致中国政府放慢了恢复谈判的速度。

拜登为稳定两国关系,已在最近几周派数名内阁部长级官员访华。克里此行是在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和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之后。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将在克里之后访华。

“我认为有办法解决问题,与中国建立一种对他们和我们都有利的工作关系,”拜登最近在接受CNN采访时说。

美国和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上已做了哪些工作?

在2015年达成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巴黎协定》中,几乎所有国家都同意控制碳排放,避免让全球气温上升到危险的高度。《巴黎协定》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和中国达成了协议。

两国暂且放下了几十年来谁应该先减少碳排放的争论,同意一起采取行动,尽管行动速度不同。两国的协议让美国和中国能够说服其他国家的领导人,无论富裕程度如何、也无论是否对气候变化负有责任,每个国家都有责任帮助解决气候变暖问题。

美国的目标是在本十年内将碳排放量降低近50%,并在 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中国已表示,将让碳排放量在2030年时达到峰值,然后开始减少,到2060年时实现净零排放。

分析师们说,两国都大致有望实现近期目标。但仍有重大的难关。

美国正在投资3700亿美元用于清洁能源,并实行法规,限制汽车尾气和烟囱污染。但与此同时,美国一直在批准新的石油和天然气项目,也一直没有兑现帮助更贫穷国家支付摆脱化石燃料所需费用的承诺。

中国的电动汽车销售量领先世界,太阳能发电量高于所有其他国家的总和。但中国消费最脏化石燃料煤炭的数量仍在继续危险地增长。国家领导人冲淡了减少煤炭使用的承诺、重新强调“能源安全”后,中国最近加快了建设燃煤发电厂的速度。

美国想从克里访华中得到什么?

克里已表示,他希望至少在三个问题上与中国合作:控制石油和天然气井泄漏的强效温室气体甲烷、森林砍伐,逐步淘汰中国的煤炭使用。

美国也一直督促中国制定新的、更严格的气候目标,包括提前碳排放量达峰的日期。

克里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希望离开时,在减少碳排放方面看到一些“开启未来的具体新行动”。

中国想得到什么?

大多数人认为,中国政府想把重点放在已设定的目标、以及为实现这些目标制定的政策上。中国政府不喜欢外界迫使它设定新目标,尤其是在担心拜登的潜在继任者可能退出承诺的时候。

中国以制定可实现的目标并将其付诸实施而著称,已提前完成了确保在2030年前将非化石燃料消费比重提高到25%的目标。

“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做了很多工作,”英国智库查塔姆研究所研究部主任、中国气候政策问题专家李永怡(Bernice Lee)说。“他们显然想指出,中国能源结构中,可再生能源比重不断增长的情况,他们认为这是一项成就。”

但她还说,“问题是中国是否愿意谈判更快地淘汰煤炭。”

尽管经济规模和碳排放量巨大,但中国仍试图将自己置于发展中国家捍卫者的位置。虽然近20年来中国一直是最大的碳排放国,但中国的人均碳排放量仍低于大多数富裕国家,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富裕国家应该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为全球行动提供资金上承担更大的责任。解振华和其他官员很可能会强调这点。中国官员还可能就华盛顿对中国制造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征收关税的问题向克里施压。

“美国在气候以外的其他领域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尤其是贸易领域,因此中国可能希望,在气候问题上采取积极步骤,有助于缓解其他领域的紧张关系,”总部设在芬兰的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中国能源分析师秦琪(音)说。

此行可能有什么结果?

中国的观察者们对此行的期望较低,部分原因是中国政府和大多数政府一样,不喜欢表现出被迫采取行动的样子。观察人士预计,在克里访华期间,中方不会发布有关碳排放目标或降低煤炭消费的重大新声明。

“我认为他们不会让自己表现出好像约翰·克里来这里告诉他们该做什么的样子,”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迈克尔·格林斯通说。

一个可能的结果是,两国同意定期举行美中气候变化会晤。专家们说,这会是一个有影响的结果,可能为定于今年11月在迪拜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铺平道路。

能源分析师秦琪指出,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财政部长耶伦最近都未在访华期间达成重大协议。但他们与中国官员的见面“可能会为今年晚些时候最高领导人举行峰会奠定基础,那时我们也许能期待看到一些更实际的结果,”秦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