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初选首场辩论: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

文章来源: 纽约时报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180
在57分钟的时间里,我们可以一睹后特朗普时代共和党的模样。

他们在政策和意识形态问题上进行了漫长而激烈的争论。年轻的对战年老的。唯一的女性责骂七个男性,将自己塑造成房间里唯一的成年人。他们的个性在聚光灯下闪耀,展示出该党史上空前的多元化的力量。

在2024年竞选的第一场初选辩论中,八名共和党候选人试图创建一个没有特朗普的地带——另一个政治世界,在那里,共和党的竞选将围绕议题、意识形态和人生阅历展开讨论。

至少在短期内,这场辩论不太可能威胁到唐纳德·特朗普在初选中的主导地位。他决定不参加这场辩论,可能不会因此付出多大代价,这个决定使他能够避开被直接提问和挑战,这不仅涉及他的刑事起诉,还涉及他的政府在移民和联邦支出方面未能兑现的一些承诺。

在共和党候选人的角逐中,他仍然以两位数的优势领先,这种优势通常属于现任总统,而非初选竞争者。周三晚上并没有出现一位显要的挑战者,分裂的阵营使特朗普获益。即使是挑战他提名的人也多数表示,即使他被定罪,他们也将继续支持他。

然而,这位前总统的缺席为更广泛的保守派立场创造了一个机会,即便只是个虚幻的机会。共和党人长期以来一直在讨论一个遥不可及的想法,即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会是什么样子。在密尔沃基转瞬即逝的几个时刻里,这种可能差点让人感觉像真的一样。

在整整两个小时的辩论中,福克斯新闻主持人等了近一个小时才只问了两个关于特朗普的问题,或者正如主持人之一布雷特·拜尔所说,特朗普是“没在房间里的大象”。当被问及如果前总统被定罪,他们是否会支持他时,除了新泽西州前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和阿肯色州前州长阿萨·哈钦森之外,所有人都表示他们会支持。

没有特朗普的咒语似乎被打破了。

当被问及人类行为是否导致气候变化时,德桑蒂斯拒绝按照主持人的要求简单地说是或不是。拉马斯瓦米谴责“气候变化议程”是一个“骗局”。黑利表示,她将向中国和印度施压,要求两国降低排放量。

几年来,这种政策分歧一直被特朗普的个人执念所掩盖:他的夙怨、他关于2020年大选的虚假言论、他的四起刑事案件。在初选的最初几个月里,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候选人们,他们被迫对针对特朗普行为的一系列法律调查中的每一个新发现做出回应。随着竞选活动与特朗普的出庭和诉讼日益紧密地交织在一起,这种情况可能会继续下去。

但是,在没有特朗普主宰的舞台上,这场对峙表明,谁能成为特朗普主要对手的竞争仍远未结束。

德桑蒂斯没能明确自己作为特朗普主要对手的地位,经常在辩论中被晾在一边。参议员蒂姆·斯科特是艾奥瓦州冉冉升起的新星,然而他那积极的、具前瞻性的信息很难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没有了特朗普的陪衬,克里斯蒂反对特朗普的理由——这是他竞选的核心论点——也变得极为平淡。

其他候选人的表现更为出色。黑利试图把自己描绘成专注于解决方案、不受政治纷争影响的人。“如果你想听夸夸其谈,那就去找男人。如果你想干实事,那就去找女人,”她援引撒切尔夫人的话。

拉马斯瓦米吸引了人们的关注,他嘲笑竞争对手是“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的傀儡”,以及“被收买”的职业政客。他的崛起可能不会给特朗普带来严重风险,他称特朗普是“21世纪最好的总统”。一次又一次,他咄咄逼人的姿态遭到对手的抨击,他们说他是“外行”和“菜鸟”。

彭斯急于解释他为何决定抵制特朗普推翻2020年大选的阴谋。他也得到了自己的机会,受到德桑蒂斯和克里斯蒂的支持,两人都认为他对选举结果的认证是正确的。“我选择宪法,我永远都会,”彭斯说。

这些言论最终可能都不重要。在辩论结束后的最初几个小时里,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台上的交锋会对特朗普放松对共和党的控制有多大帮助。这场辩论的持久影响可能不过是几个小时的头条新闻,周四晚上,当特朗普前往亚特兰大富尔顿县监狱自首时,这一轮报道就会被冲淡。

至少就目前而言,这个平行宇宙相当于精心制作的角色扮演,有讲台、戏剧性的背景,甚至还有服装。七个男人在舞台上一字排开——不管是支持特朗普还是反对特朗普——都穿着深色套装、白衬衫,戴红色领带。

自特朗普八年前执政以来,从国会到爱荷华州的游乐场,共和党集会的氧气已经被吸干了。人为制造出来的辩论环境似乎在提醒共和党人,从政治角度来说,在没有特朗普的房间里呼吸是什么感觉。

在堕胎问题上,所有候选人都宣称自己“支持生命权”。但在后罗诉韦德时代,他们对这一承诺的具体细节存在分歧。前副总统迈克·彭斯支持实施联邦禁令。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表示,应该允许各州制定自己的限制措施,尽管他给自己的州签署了禁止怀孕六周后堕胎的禁令。南卡罗来纳州前州长妮基·黑利敦促共和党人“停止妖魔化”这一问题,称无论是哪种联邦限制,该党都达不到让法案通过的票数。

有关对乌克兰援助的问题凸显了传统的鹰派外交政策观点与反干涉主义派之间的分歧。彭斯、黑利和克里斯蒂支持提供更多资金来反击俄罗斯的入侵,并将总统普京说成是彭斯口中的“独裁者和杀人犯”。德桑蒂斯则呼吁欧洲承担更多费用。38岁的生物技术投资者和政治新人维韦克·拉马斯瓦米反对未来任何形式的参与。

拉马斯瓦米说:“我们这个舞台上的职业政客,他们会对着基辅朝圣,朝拜他们的教皇泽伦斯基,却不为毛伊岛、芝加哥南区或肯辛顿的人们做同样的事情,我觉得这很侮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