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高龄产妇”盛海琳,被网友骗走200多万?

文章来源: 大皖新闻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329 次)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最高龄产妇”盛海琳的“烦恼”有点多。

丈夫突然离世,网友“上门”要钱,双胞胎女儿迫于经济压力转学……这些“烦恼”时刻都让74岁的她忧心忡忡,原本充满希望的生活也笼罩了一层阴霾。

“我不知道陈晓辉背着我骗了那么多人,我自己也被她骗了200多万元。”8月24日下午,盛海琳向记者讲述了她近年来不为人知的“被骗”经历。

盛海琳接受大皖新闻记者采访。

高龄生下双胞胎女儿

盛海琳为人所熟知,源于她身上“中国最高龄产妇”的标签。

60岁之前,盛海琳在医院做到领导的位置,与身为教授的老公养育了一个女儿。但世事难料,女儿跟女婿在洗澡时因煤气中毒双双不幸遇难。

唯一的女儿去世,给盛海琳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走出悲痛后,她萌生了再生一个孩子的想法。

“别说外人了,我的亲人都不理解,我们一度断绝来往。”盛海琳告诉记者,在那段对她来说最黑暗的日子,她“发疯”了一样想再生一个孩子。

为此,她喝中药,接受试管婴儿手术,忍受浮肿、高血压、肝腹水等多种并发症的困扰,怀孕数月后,60岁的她顺利产下双胞胎女儿。

打破生育极限的她,被称为“中国最高龄产妇”,有人支持她将其视为偶像,也有人表示不能理解,这让她一度成为社会热议的人物。

自称因投资频频被骗

或许是出于对未来家庭生活的担忧,又或许是陷入被人追捧后的迷失,盛海琳悄然成了一个个“投资”“帮忙”等骗局的围猎“对象”,而她本人却并不知情。

一切还得从她有名有钱后开始说起。2010年盛海琳顺利产下双胞胎后,在各种媒体的聚焦下,她很快成了“明星”。

成名之后,各种邀约也应接不暇。用盛海琳自己的话说,一年有200多天出差在外,出席各种讲座,也挣了一点钱。

与此同时,为了能给两个孩子多留下一点财产,盛海琳还把手中的不动产盘活,将离世的大女儿的婚房变卖了200多万元。

手头渐渐宽裕的盛海琳,年龄显得很“突出”,出于对孩子教育、生活等方面的考虑,她仍然渴望多攒一点钱。

“在各种周到服务、令人愉悦的环境、高额的回报刺激之下,我先后投资了180多万元。”盛海琳说,2016年左右,她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投资了一家叫“映山红”的旅游公司。

也是差不多在这一年,她在销售保健产品过程中与一名叫陈晓辉(又名“李竹”)的女士相识。

盛海琳告诉记者,陈晓辉自称是北京某大型医院的退休教授,还编造了很多无法求证的信息以博取她和家人的信任。

盛海琳说,在与陈晓辉相识的前三年,两人的关系仅停留在保健品销售的合作上,并未产生经济纠葛。2019年5月,映山红系列公司非法集资案暴发。

“当时我的投资只收回来40多万元,其余140多万元眼看着就要打水漂了,急得我团团转!”盛海琳说,正当她无助的时候,陈晓辉伸出了“援助”之手,表示自己认识上面的主要领导,可以帮她讨回投资,但需要请客打点,后来就从她这里拿走了15万元。

“2019年,陈晓辉以帮助我丈夫投资采购某电视台器材为由,骗走了我110万元。后又以能赚大钱为由,让我将丈夫200万的保险单作抵押,向银行贷款60万元继续投资。”采访中,盛海琳粗略统计后说,陈晓辉从自己手上拿走了236万元之多。

此时,两人的矛盾还没有爆发。

甚至,到在2020年前后,当盛海琳开始接触短视频和直播时,陈晓辉还会以其“干妹妹”的身份出现在视频中。

全国多位网友找盛海琳“要钱”

对于盛海琳来说,身上的“麻烦”还远不止自己被骗,同时她还陷入了另一个骗局的纠纷之中。

湖南怀化的宋女士,失去孩子后,她特别想再要一个孩子。2023年初,她偶然刷到了盛海琳的视频,了解到她在60岁高龄下还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的事,于是便在视频下方留言。同时,宋女士还在视频中见到了另一名女子,后来才知道是陈晓辉。

“当天晚上,陈晓辉就给我回信了,她说可以将盛老师成功的经验告诉我,让我少走弯路。”宋女士说,起初她并不相信陈晓辉,但第二天陈晓辉建了一个包括盛海琳在内的三人微信群,并进行了视频通话。

这番操作将她的疑虑打消了大半。随即按照陈晓辉的要求,她向指定的银行卡里转了3.6万元,用以购买美国产的调节身体的保健品。

宋女士转账给陈晓辉的记录。

宋女士说,在这之后,陈晓辉又告诉她,可以办理生产全过程的VIP,并说办理了这个VIP后,包括调养、受孕、生产全过程都会得到指导,即便身体条件不允许或者中途放弃,扣除已花费用,剩下的钱还可以退。

对此持怀疑态度的宋女士,于2023年2月份上旬,专程从湖南怀化赶到了合肥盛海琳的家中。

“盛老师做了一大桌子菜,很热情地招待了我和丈夫,期间详细给我讲了她的心路历程和她生下双胞胎女儿的过程,我感觉我们就是同路人。我是因为相信盛老师,才决定办理VIP的。”宋女士说,她回到湖南后,在陈晓辉的一再催促下,向陈晓辉分三次共转账12.3万元。

宋女士分三次向陈晓辉共转账12.3万元。

在吃了陈晓辉带她购买的激素药和美国产的保健品后,曾经做过宫腔镜下子宫肌瘤电切术的宋女士身体出现不适,用药一个月后,宋女士前往湖南怀化的医院就诊。

“要想保住女性身体器官的话,这个药不能再用了。”宋女士说,医生告诉她,如果强行做试管婴儿的话,可能会危及生命。

2023年7月份,宋女士向陈晓辉讲述了自身情况,加上家人生病需要用钱,表示希望能够退还剩下的VIP费用,陈晓辉告诉其“好的”,之后便再无音讯。

类似的事情最早可以追溯到2023年4月份,多位遭遇同样经历的网友找到盛海琳,声称自己被打着“盛海琳”旗号的陈晓辉骗走数十万元。

感到事态严重的盛海琳在2023年劳动节期间,将陈晓辉喊到了合肥,经过当面对质,让其还给5位网友共计100万元左右的费用。

近日,记者多次拨打陈晓辉的电话,均提示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合肥警方目前已刑事立案

采访中,盛海琳反复说,尽管她事先对陈晓辉的身份有些怀疑,但由于其各种花言巧语的欺瞒,再加上自己工作生活各种忙,并未真正地去深究。

2022年12月,丈夫突然生病,盛海琳原本想将其送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进行治疗。

但她当时身上仅剩5000元钱,于是便向陈晓辉提出取出自己的投资,结果却遭到了拒绝,这让盛海琳开始对陈晓辉产生怀疑。

盛海琳说,她之前的积蓄几乎被陈晓辉“骗”光,就连双胞胎孩子在学校的学费都交不齐,后来只能换校就读。

合肥市公安局短信回复盛海琳称“已刑事立案”。(吴芳/图)

今年6月13日,盛海琳就自身被陈晓辉诈骗一事向合肥市公安局报案。

7月8日,合肥市公安局以短信的方式回复盛海琳,针对其报案线索,公安部门已进行刑事立案侦查,并提醒可通过来电问询案件进展情况,同时告知办案单位为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刑警一队。

近日,记者联系了刑警一队,工作人员称,因涉及案情暂不便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