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兆韦德北京多店停业、换壳,创始人陷跑路风波

文章来源: 界面新闻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124
截止2023年8月16日,在一兆韦德官方小程序上,北京尚有七家门店在列,但仅有位于亮马桥的大使馆店,仍使用一兆韦德的名字营业。

“一兆韦德”,这个曾经国内市场最大连锁健身机构之一的名字,自2023年5月开始,就一直和“跑路”牢牢绑定在一起。

5月,在上海、广州等地的多家一兆韦德门店就因“设备检修”、“受复阳影响”等原因闭店。在此期间,一兆韦德甚至还陷入有关“一兆韦德退款公告”的谣言,并因此冲上热搜。

此后,该公司陆续宣布新获融资、即将重组,但并没有复苏的迹象。8月以来,这家老牌连锁健身机构在北京门店的“停业风波”,正愈演愈烈。

“爆雷”早有隐患,会员最后时刻遭“收割”

曾是一兆韦德望京华彩店会员的张先生告诉界面新闻:“现在北京的门店都关了。”

在张先生组织的一个超300人的维权群中,会员充值未用的总金额达到数百万元,“多的有十几万,最少的也有8000元。”

张先生在2021年办了5年的会员卡,此外他的账户上还剩余价值6万元的私教课。

今年5月,一兆韦德望京华彩店突然以“电路检修”为由宣布停业,而会员们没有收到任何提前通知。这也是后来一兆韦德多家其他门店的闭店理由。

天眼查app显示,望京华彩店所属一兆韦德健身管理有限公司北京三分公司。6月22日,该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这家店所在的物业公司及出租方相关文件显示,该店因拖欠水电费和租金,已在今年6月被要求搬离。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我头一天还在跟教练约课,第二天都到了跟我说上不了了,”张先生表示,发现门店复开无望后,他最终填写了退费申请单,但迟迟没有结果。

8月14日,张先生前往一兆韦德位于上海的总部,但他按照一兆韦德健身管理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却扑了个空。

天眼查app显示,成立于2008年的一兆韦德健身管理有限公司,现注册地址为上海市浦东新区牡丹路60号10-11层。尽管曾在2019年1月15日更换过企业住所,但只是更换了楼层,变更前后的地址都在牡丹路60号的东辰大厦中。

然而,东辰大厦内的工作人员则告知张先生,一兆韦德公司只是注册在这里,“没在这里办过公”。

据了解,一兆韦德上海总部的实际办公地址在上海市黄浦区河南中路1号,这也是一兆韦德城市运动馆门店的所在地。

转战到这家门店,张先生被告知,此前填写的退费申请并没有如约传至上海。对方甚至表示无法查到北京会员的办卡时长与报课信息。

张先生告诉界面新闻,当时该门店里也有许多来自上海的维权者,他自己则在现场又填了一遍退费申请,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任何反馈。

实际上,部分一兆韦德门店的爆雷早有端倪。

今年2月从一兆韦德离职的李教练告诉界面新闻,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去年就已出现。

李教练告诉界面新闻:“去年拖欠了4个月左右,后面补齐了,到年底又开始拖,后面工资也发得乱七八糟。我因为年底的疫情没怎么上班,欠薪不多也就没再追究了。”

据界面新闻了解,今年春节后,望京华彩店的操课就全面停止,瑜伽、尊巴等外聘教练都因为长期欠薪而不再到一兆韦德上课。

据维权群的会员反应,不知什么原因,有会员在去年10月份成功申请了退费。但事实上,提前退费只在少数,大多数会员却在门店停业前遭遇了最后一轮“收割”。

陈女士是望京华彩店的终身会员,她与丈夫最初于2022年11月首次在一兆韦德办卡。

原卡本将在2024年4月和2026年8月才到期,但到了2023年2月,店内销售一直劝说陈女士买下价值3.8万元的终身卡,以及4.2万元的私教课程。

张先生也证实了当时的操作,据他从自己的私教处得知,当时,店方告诉教练,会按当前销售的百分比发放此前拖欠的工资。

在临近闭店前,这位私教甚至还提出,让张先生每次上课时用现金结费。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多家门店“换壳”存续,前会员被追加收费

5月望京华彩店突然停业后,在会员的追问下,店方表示,该店会员可以前往附近的一兆韦德金隅国际店运动。

但金隅国际店在今年8月初,突然禁止别店会员上私教课。随后,爱尚健身表示已接手该门店,并将对别店会员收取激活费用。

天眼查app显示,爱尚健身的所有者名为北京爱尚鑫嘉境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公司,直至2023年5月18日后,才获得了健身休闲活动、体育场地设施经营、游泳等项目的经营许可。

本就被迫换店的会员自然不满新的激活收费要求,纷纷开始维权,期间还有会员曾两次报警,警方介入下,店方出具的营业执照却显示仍属于一兆韦德,这意味着双方的转让并未完成。

目前,大部分一兆韦德会员主要通过拨打12345进行投诉,也有人选择上诉并立案。陈女士透露,她发起的诉讼已经走完调解程序,正在等待开庭,但会员们整体的维权进展缓慢。

陈女士表示曾咨询过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得知由于被告方(望京华彩店所属的一兆韦德健身管理有限公司北京三分公司)法人郑国或并未在一兆韦德健身管理有限公司持有股份,所以即使胜诉,也无法确保能追回退款。

张先生则提到:“一兆韦德方最初表示退费要扣除30%,我们不同意,但现在就算接受也难以收到退款。”

此外,包括西单店、凤凰城店等一兆韦德门店,已先后更名为北京凤凰健身。

另据界面新闻从门店工作人员处了解,已经营15年的大使馆店也在更换股东,将在今年之内更名为凤凰健身,其背后则为北京凤凰美健身会所有限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而包括一兆韦德健身管理公司创始人金宇晴、北京三分公司负责人郑国,曾分别担任该公司董事长和董事,且均于今年6月7日退出。

创始人疑似跑路,连锁健身巨头分崩瓦解

2023年8月14日,社交媒体上流传出一兆韦德创始人金宇晴跑路的消息,称他本人已携资产前往瑞士。消息一出,维权会员们格外愤怒,不断在社媒平台发生。

据了解,7月10日,金宇晴曾在个人抖音账号发视频,称要卖房给员工发薪水,但如今,该账号的全部内容已被清空。

甚至有网友质疑——“这样看来,卖房是不是为了好跑路?”

天眼查app显示,一兆韦德健身管理有限公司2008年成立于上海,注册资本为1200万美元。但实际上金宇晴于2001年就在上海开设了品牌的第一家健身房。

2018年至2019年,一兆韦德连添两轮股权融资,投资方包括理成资本、熙金资本和伟亿财富。2019年6月,黄浦江资本再对一兆韦德发起A轮融资,交易金额达到1000万元人民币。

连续获得注资后,一兆韦德也快速乘上中国健身市场跃居全球第一的发展势头,成为国内行业的头部品牌。

图片来源:东方IC

据三体云动数据中心《2019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一兆韦德在2019年总体年营业额为19-20亿元,连续两年位居全国第一,门店数量超过130家。

不过,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中国健身行业带来了一场“大洗牌”,传统大型连锁健身俱乐部的模式也遭受了不小的打击。

《2022年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显示,在主流城市中,健身俱乐部平均增长率为3%,倒闭率却高达13.30%,净增率为负10.34%;健身工作室的平均增长率为3.52%,倒闭率为16.01%,净增率为负12.48%。

早在今年上半年,有关一兆韦德陆续闭店的消息就引发了广泛关注,甚至在5月流传出“一兆韦德因经营不善、资金断裂而发布退款公告”,但一兆韦德官方随后进行了辟谣。

一兆韦德发文表示,受疫情影响,公司从去年12月以来,在经营上面临较大压力,不得不关闭一些运营不良的门店及时止损,“但公司已完成1.15亿融资,本次融资由君卓资本领投,致力于提升疫情后其门店运营能力。”

6月20日,一兆韦德还宣布将在上海浙江商会的推动下重组,旨在改进公司的管理结构、财务状况和市场竞争力。

不过,在天眼查app上,一兆韦德健身管理有限公司至今没有融资信息的更新,相反其风险总量已超过4500条,仅被起诉的开庭公告就高达1879条。

目前,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搜索“一兆韦德”,出现最多的词条是“一兆韦德退卡流程”、“一兆韦德倒闭了吗”等。

一位从业超10年的一兆韦德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健身房跑路的情况并不少见,但存在20年的品牌也难以为继,确实体现了这个行业的无奈。”